Menu
Woocommerce Menu

在乱世的业火中湮灭无存,如今后果越来越严重

0 Comment


图片 1

读纪传体的史书,往往会留下历史就是一堆人名构成的印象。

越南现在是我们的邻国,一直和我们在有很深的历史渊源,在公元、、、、现在很少有人知道,越南曾经使用汉字长达几千年,直到近代以来才废除了汉字。虽然越南废除了汉字,但汉字在越南历史上却有着深刻的影响,直到如今,废除汉字的后果还在继续,后果也越来越严重。

人不是制度,人有七情六欲,这些欲望和情绪能够穿透历史的厚重,在两千年后取得共鸣,进而让人有一种与古人共情的虚妄自信,仿佛自己了解了刘邦,体会了韩信,甚至某个刹那间就成了汉武帝。

越南废除使用1800年的汉字,改拉丁文字,如今后果越来越严重

其实,在这个时刻,司马迁的《史记》和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没什么区别,所以,它是“无韵之离骚”,却不是完整的历史。

越南的中北部在历史上长期都是中国的领土,是中国的一部分。直到公元968年的时候,越南才正式脱离中国,独立建国。

这本来就是两难,正因为它作为传播产品的情绪特性,保障了它具备足够的存世量,能在2100年的传抄中不至绝灭,而不像干瘪的汉律、起居注、户籍、诏令一样,在乱世的业火中湮灭无存。

图片 2

通俗地说,《史记》、《汉书》就像是汉朝人发出的密码电报,另外那些记录着汉代社会全貌的材料,就是“密码本”,对于沧海桑田之后的我们来说,要看懂电报而不曲解它们的原意,就需要对照“密码本”按图索骥。

这个系列,我们就是要破译司马迁、班固发给我们的“汉朝密码”。

书接上回。

汉高帝十二年,年迈的汉高祖刘邦指示知识分子“老兄弟”陆贾:

试为我著秦所以失天下吾所以得之者何,及古成败之国。

简言之,即:

秦何以亡,汉何以兴?

这个问题在长达15年的惠帝、高后时代销声匿迹,直到汉文帝以诸侯王入继大统,才频繁出现在史书上。

贾山、贾谊、晁错等人,都曾经以秦亡汉兴为主题,讨论过现实问题,张释之、冯唐则都被汉文帝主动问询过这个问题,具体的言论则没有记载。

那么问题来了,一是汉文帝为什么关心这个“虚头巴脑”的问题?二是究竟秦何以亡,汉何以兴?

七百年后的另一位太宗文皇帝李世民,又为什么也一样关心“隋何以亡,唐何以兴”的问题?

图片 3

标签:, , , ,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