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匈奴单于主力被汉军击溃,世人都知道三国中有五位出色将领被称为五虎上将

0 Comment


霍去病(公元前140年-前117年),官至大司马骠骑将军,封冠军侯,西汉著名的军事将领,他是汉武帝时期大将军卫青的外甥。霍去病23岁时就去世了,关于霍去病的死因,有可能是漠北之战中匈奴人将病死的牛羊等牲口埋在水源中祭祀诅咒汉军,因此水源区产生了细菌,而霍去病在此处饮用了带有病菌的水,古代的医疗水平有限。然而在霍去病短暂的一生中他却取得了彪炳战功,在其17岁时就被汉武帝任命为骠姚校尉,19岁时又被封为骠骑将军,并于同年两次率兵出击占据河西(今河西走廊及湟水流域)地区的匈奴浑邪王、休屠王部,歼敌4万余人。公元前119年,卫青与霍去病各率骑兵5万北进匈奴,卫青部与匈奴单于主力遭遇,匈奴单于主力被汉军击溃。而霍去病所部更是北进两千多里,一路扫荡匈奴,匈奴各部闻风丧胆,在狼居胥山举行了祭天封礼,在姑衍山举行了祭地禅礼,兵锋一直逼至瀚海,匈奴单于逃到漠北,“匈奴远遁,而漠南无王庭”。

世人都知道三国中有五位出色将领被称为五虎上将,他们分别是关羽、张飞、马超、黄忠、赵云,却只有很少人知道同样是四大名著《水浒传》中也有五位梁山好汉被称为五虎上将,巧合的是其中一人还是三国时五虎上将的后代。

王守仁访仙踪

图片 1

第五:双枪将——董平

王程强 王阳明心学研修院

董平,原本是东平府兵马都督,擅长使用双枪作战,有万夫不当之勇。宋江攻打东平府之时,董平连战宋江手下包括“金枪手”徐宁在内的多名大将,而不落下风。

走进王阳明的生命之

图片 2

第二十四章 茅山福地访仙踪

王阳明弘治十五年正月初一游览了池州府的齐山,然后南下徽州府,攀登休宁的齐云山。之后东归,路径太平府芜湖,绕道龙山拜访同僚李贡(1456-1516)。李贡从刑部郎中任上升任山东按察司副使,可能是上任之前回乡探亲,这个时候在家。正月十三,王阳明登门拜访,没见到李贡,留下一只羊作为礼物,写下留言交给李贡侄子,闷闷不乐地继续赶路。路过当涂,趁着月色登临谪仙楼,体验李白逍遥的味道。

二月来到镇江府。丹徒有位汤礼敬,比他早一届进士出身,职务是行人司的行人。汤礼敬喜欢神仙学问,说到做功夫时如何呼吸、如何运动、如何练气化神,头头是道。汤礼敬怎么突然说到神仙学问呢?因为王阳明刚从九华山回来,要去茅山继续探访。于是两人结伴前往茅山。正德九年,汤礼敬71岁时,王阳明为他写了《寿汤云谷序》,在文中回顾了这段往事。

道教把自认为有神仙居住的名山胜境划分为十大洞天、三十六小洞天和七十二福地。茅山,号称道教第一福地和第八洞天。从排序上看,名列前茅。汉代,道教初兴时,来自陕西的茅氏三兄弟游历到此地,落脚于此。三兄弟修道炼丹,有了成就,济世度众,造福于周边黎民。为了纪念茅氏兄弟的功德,人们把原来的句曲山改名为茅山。

茅山是道教圣地,东晋年间的著名道士葛洪就是茅山人,他是有名的炼丹家和医学家。王阳明18岁时从南昌接亲回浙江,路过金华府东阳时,曾经探访过陶弘景的故居万松窝。陶弘景在茅山隐居了四十年。陶弘景出身官宦人家,曾给几位亲王当过老师,当过将军,融汇了儒释道三门学问,在滚滚红尘中建过功立过业,又在山中修炼出了成绩,是梁武帝的“山中宰相”。他这个经历有可能吸引了王阳明。

唐宋时期,茅山道教达到了鼎盛,曾经房屋五千间,道士数千人。这里是道教南宗,与南昌铁柱宫一样,都属于正一派,擅长炼丹和符箓。

弘治皇帝的爷爷、父亲两位皇帝都喜欢道教,甚至有些迷信道教的丹术。再早些的太祖、成祖也提倡道教。所以说,茅山的道教事业虽然比不上唐、宋那样兴旺,但是也和泰山、武当山一样热闹。这里的正一派道士日常功课有诵经、斋醮、祭祖敬神、修功德等法事活动,同时修炼辟谷和吐纳导引养生术。不同于北派的清修,他们可以结婚生子,兼顾出世、入世生活。

游茅山的向导汤礼敬这一年59岁,53岁时获得三甲进士出身,被任命为正八品的行人。行人就是替朝廷跑腿的信使。这个年纪干这个活儿,他的心情比王阳明也好不到哪里去。王阳明这年30岁,正六品主事,有些文名了。他们一起探访陶弘景隐居的洞窟,遍山寻找陶弘景的遗迹,晚上住宿在了玉宸观。说到陶弘景,汤礼敬就感慨红尘的污浊,羡慕和向往陶弘景的生活。王阳明虽然也羡慕陶弘景的隐士生活,羡慕陶弘景身居深山,竟然能吸引梁武帝多次派人来咨询国事,但是陶弘景是在俗世建功立业后才进山的,而自己寸功未立,如果就此入山,和草木一起腐朽,心有不甘。所以他不同意汤礼敬的想法。汤礼敬就问什么。王阳明说:“你两眉之间隐含凄然之色,这是愤世妒俗和忧国忧民呀。”这让人想起蔡蓬头对他的评价。

王阳明在茅山写的诗保存下来四首,这里介绍诗中的三点内容:

想象过去道士的风范:“古剑时闻吼,遗丹尚有光。”

喜欢世外宁静的生活:“仙屋烟飞外,青萝隔世哗。”“空林

无一事,尽日卧丹霞。”

挂怀俗世的功业:“夜深凌绝峤,翘首望长安。”

这个心情,与我们现在到深山里旅游的心情无二无别。我们进山旅游有什么收获呢?陶弘景有首小诗说出了我们的收获:“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

四首诗中的两首是题写在茅山蓬莱方丈的墙壁上。这就意味着晚上是住宿到了道观的方丈室,自然免不了与道长交流功夫的修炼。

离开茅山,北上返京,到了扬州府地面,旧病复发,滞留了三个月。这三个月是怎么养病的,已经永远成谜了。

五月回到北京。诗友们免不得要接风洗尘,要写诗要喝酒,写诗喝酒难免要分出个高低。他经过了九华山和茅山的清风、溪水的洗礼,经过了卧病扬州三个月的沉思,人生观发生了变化,认为人生有限,许多热闹不过是过眼烟云,丝毫无益于生命本身。在北京待了三个月,于八月份向朝廷写了份《乞养病疏》,获得了吏部的批准,要回浙江老家养病。

一个六品小臣请个病假也需要皇帝批准,真是辛苦皇帝了。弘治皇帝是个少有的好皇帝,他定期召集三位内阁大学士刘健、李东阳和谢迁到皇宫商议朝政,很民主。

王阳明这次回浙江老家入山静养,与他游历九华山和茅山有直接关系。他在《乞养病疏》中说,先回老家看病,病好了再回来报效朝廷。这次入山静养,一是养病,二是修道。修道之事在奏疏中是不便说的。在山中向和尚和道士学来的养生修道方法需要在山中试一试。

此为连载《走进王阳明的生命》第24篇

标签:, ,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