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客观标准化考试起源于上个世纪20年代的美国,新华社记者 李涛 摄

0 Comment


选择题最大的缺点就是效度较差,既考查不出考生的真实学业水平,也考查不到考生的实际能力和创新思维

最近,中国科协公布了一系列对科研人员工作、生活情况的调查结果,其中一项关于科研辅助人员生存环境的调查结果受到了圈内人士的广泛关注。科研辅助人员是科技工作者队伍的重要组成部分,在科研中有不可忽视的作用。但调查结果显示,我国科研辅助人员与科研人员的比例偏低。其中收入偏低、晋升机会少、不受重视等原因导致整个行业人才缺乏,并且流失严重。

图片 1

考试的主要目的是测评教学效果和学生的学业成绩,而非评卷、阅卷、打分的便利

调查结果来自于中国科协在全国建立的五百多个科技工作者状况调查站点。这些站点是国内唯一以科技工作者为对象的调查体系,所有数据和信息全部由一线调查员收集而来,因其覆盖广泛、布局合理、动态调整、规范科学而备受关注。长期以来,这一调查被认为真实准确地反映了中国科研人员的真实情况。

5月14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会见来华出席“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俄罗斯总统普京。
新华社记者 饶爱民 摄

对所谓标准化考试的误解和滥用,引起中考、高考等升学选拔考试的试题结构、题型和内容等固化、僵化和模式化

科辅人员=打杂?很“郁闷”

图片 2


中国科协调查站点负责人之一、安徽农业大学科技处工作人员闫大玮私下走访了几位自己学校的科研辅助人员。他问老师们,“如果十分是满分,你给自己现在的工作环境打几分?”得到的结果让他有点惊讶,“有的打出了1分极端分数,虽然也有给7分左右的,但他们表达了自己对现状的诸多不满。收入低、事情杂、地位低等都是他们不满意的因素。”闫大玮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说。

5月14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会见来华出席“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俄罗斯总统普京。
新华社记者 李涛 摄

客观标准化考试起源于上个世纪20年代的美国,因为移民、留学生筛选和两次世界大战人才之需,使采用选择题为主的所谓客观考试选拔方式得以广泛使用。后来随着计算机阅卷评分的便利得到推广,以美国教育考试服务中心为代表的语言类考试最为盛行。

闫大玮所在的安徽农大,科辅人员的收入在“每月到手4000—5000元左右,与科研人员收入相比存在较为明显的差距”,这一情况可能也代表了全国科辅人员的大致水平。但是,对大多数科辅人员来说,外界认为的收入低、正式编制人员少仍然不是他们面临的主要困境。“领导不重视,工作内容繁杂,很难得到肯定”才是影响科研辅助人员工作积极性主要因素。

我国引进这类考试题型大约在上个世纪70年代末,与1977年全面恢复高考几乎同步。随后选择题就像疯狂的外来物种一样迅速传播,上世纪80年代高考等各种英语试题中就充斥大量的选择题,别的学科试题中也开始出现选择题型。

调查显示,仅有一半的科辅人员按照岗位职责的要求开展工作,26.2%由科研管理人员指派工作任务或由领导临时决定工作内容。

选择题说是客观,其实选什么考点、用什么选项都是非常主观的。笔者认为,确实不是什么问题都是标准化问题,关键是,在各种大大小小的考试里盛行的选择题型,不是真正的标准化。

“科辅人员确实存在岗位职责不清晰的情况,他们的工作很杂,仪器设备管理、实验教学、实验材料或仪器采购、实验室的日常管理工作等等都可能是他们的工作,他们在科研中的贡献往往难以客观体现和评判。”闫大玮表示。

中、高考试卷选择题比重过大

对于一线科辅人员来说,他们急切希望实现的愿望是:尽快建立区别科研人员和科研辅助人员的绩效考评方法,考核的内容应是工作任务完成情况、工作成果与质量。

笔者抽样统计了140余套全国省、市中考英语试题和9套不同地区的全国高考英语试题。在140余套中考英语试题里,平均下来,选择题77分,占试题总分的63%,83道小题中就有59道选择题。在9套全国高考英语试题中,除了上海卷的选择题控制在41%的比例,其余8套试题中,平均下来,选择题占总分的68%,81道小题中选择题占了60道。同样是平均值,在9套高考文科综合卷中,选择题为140分,占总分的46.66%;9套高考理科综合卷中,选择题为126分,占总分的42%。

晋升通道几乎没有?很“心塞”

笔者还抽样统计了34套省、市中考数学题,平均下来,总题数为25道,其中选择题数为10道,占总分的40%。在9套全国高考数学题中,平均下来,总题数22道,其中选择题数为9道,占总分的40%。

晋升空间很小、职业发展渠道不畅是科辅人员面临的另一困境。科研辅助人员没有专门的评定标准和程序,一般走的是实验师到高级实验师序列——从初级至中级再至副高级的职称,但是由副高级职称再升至高级职称异常困难。

在笔者抽样统计的24套省、市中考语文试题中,平均下来,总题数25道,选择题数为10道,占总分的28%。而在9套全国高考语文试题中,平均下来,总题数22道,选择题数为11道,占总分的22.66%。在中考、高考语文试题中,选择题虽多,占分不多。

苏州大学实验室工作人员郭老师向科技日报记者表示,职称对她和同行们来说很重要也很难,而且“科研辅助人员与科研人员同级职称相互转换不对等”。闫大玮也表示,在安徽农大,科辅人员的职称竞争非常激烈,且极难转岗,所以不少科辅人员自嘲是“被遗忘的角落”,由此造成了一些消极情绪。

从总体上看,中考和高考各科试题中选择题比重过大,高考总分750分,有320分为选择题,占比超四成,尤以中、高考英语试题中选择题最多。为什么命题者对选择题情有独钟?是不是我们把选择题使用多的考试误认为是客观标准化考试?是不是我们被误导了?

在调查中,近八成的科辅人员认为职业晋升机会相对较少。大多数的科辅人员受过良好的专业教育,他们以硕士为主,也有部分博士和留学归国人员。尽管有少部分科辅人员本身愿意选择工作压力相对小的安逸环境,但对大部分人来说,“前路渺茫”的感觉让他们很“心塞”。“大多数科辅人员都是想干事,有科研理想才选择这个行业的。”闫大玮说。

笔者带着这些问题,数次专访上世纪80年代引进英语标准化考试的关键人之一——原广州外国语学院院长桂诗春教授。1995年正值英语标准化考试引进我国高考10年之际,桂诗春教授发表了《对标准化考试的一些反思》一文。他强调标准化考试并不等于选择题,标准化考试就是信度、效度和区分度较高的考试。桂诗春教授在文章中痛斥搞“题海战术”的应试教育,痛惜标准化考试被误读、误用。

自我提升有多难?很“心寒”

尽管屡屡遭受质疑,但在随后几十年的大学英语四、六级考试和中考、高考等英语考试中,所谓的客观选择题泛滥成灾。虽然自2014年大学英语四、六级考试题中已经大幅度削减选择题数量,高考英语试题全国卷也全部删除单项选择题,但现行中考、高考英语试题和其他学科试题中,其他各类选择题的比重仍然过大。

没有别的通道,那全力以赴做科研可不可以?很遗憾,这条路对大部分科辅人员也是行不通的。在许多实验室,科辅人员不被允许单独申请课题。还有一些实验室,科辅人员参与了科研,却很难在成果署名上得到体现。

而标准化考试的代表——美国托福考试,分听、说、读、写四部分,每部分满分30分,总分120分。没有单项选择题,全部是基于语篇和对话独白的单选和多选题,说和写全部不用选择题。英国的GCSE和A-Level考试题及雅思试题中选择题占比很小。雅思总分36分,只有听力和阅读部分有选择题10分,占总分的27.78%。

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这一方面是有的学校和实验室没能给予科辅人员公平的科研待遇,另一方面也存在部分科辅人员科研水平有待提高的问题。然而,对大多数科辅人员来说业务水平提高的机会并不多。

选择题不是真正的标准化

中国科协的调查结果显示,科辅人员岗位培训机会少,相对于教师或科研人员,科辅人员缺乏进修和培训机会。根据调查结果,43.5%的科辅人员反映所在单位没有针对科研辅助人员的培训计划,27.9%的科辅人员从未接受过培训,仅有28.6%的科辅人员接受过一年一次或两次以上的培训。51.8%的科辅人员学习或提高职业技能主要是靠自己摸索或同事帮助,20.9%通过所在部门培训提高职业技能,仅有14.7%是通过学校组织培训提高职业技能。

那么有人不禁要问:选择题有什么不好?

采访中,苏州大学的郭老师还提出,科研人员常见的培训或是出国交流的机会,科辅人员很少有这样的机会,科辅人员想要在职攻读博士学位提升自己也是非常难的。

选择题是第一代考试的代表题型。这种题型的主要优点就是可以用计算机阅卷评分,省时、省力、省钱,且答案唯一,但缺点却达30多个,因此饱受诟病。选择题最大的缺点就是效度较差,难以考查考生的真才实学和应用能力,这种仅限为对正误的辨认和判断猜测的题型,很难命制,常常支离破碎,既考查不出考生的真实学业水平,也考查不到考生的实际能力和创新思维。

都不满意?“重要度与重视度不匹配”的隐忧

由于这种试题的错误信息的输入,常常误导学生,对平时教学的反拨作用较差,极易造成大面积考试抄袭作弊行为的发生。选择题是被用来考查离散性知识点,多为四选一或三选一,因为选项多,可以随时组合,似是而非,可以选来选去。命题都对题目和考点的确定并不客观,而是非常主观随意的。

根据中国科协公布的调查结果,有78.2%的科研人员认为科辅人员在科研工作中的作用“较重要”或“很重要”,认为“不重要”或“很不重要”者仅占4.6%;但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51.6%的科研人员认为科辅人员最需要提升“与岗位相关的知识技能”,10.9%的科研人员认为科辅人员不能胜任科辅工作,职业技能仍需提升。66.8%的科辅人员反映自己在学校中的地位及受尊重程度“较低”或“很低”。

有人讲,教育改革中凡是技术性的改革都成功了,这个技术性的代表就是标准化的选择题使用计算机评分。笔者认为,这种观点大错特错,因为考试的主要目的是测评教学效果和学生的学业成绩,而非评卷、阅卷、打分的便利。

一方面是大家都觉得科辅人员很重要,另一方面是科辅人员实际上不那么重要;一方面是科辅人员觉得自己不受尊重,另一方面是科研人员对科辅人员能力素质不满意……由此产生的结果被业内人戏称为“相爱相杀”。

也有学者指出,技术应用在测试上可能是个误导。是否能用这种考试测量和判断出学生的能力,这还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实际上,即使在美国,各类计算机辅助的所谓标准化考试至今仍然存在很多问题,争议和质疑声从未间断。即使美国在一些领域试行“机考”,也要同时配备传统的笔试,以应对可能发生的各种情况。而以英国为首的欧洲国家的考试选择题却采用的极少。

早在几年前,就有学者撰写学术文章,分析称我国大多数科研团队负责人认为科研辅助人员的服务质量不高,对他们的工作不满意;同时科研辅助人员因为待遇、地位低,不少人有“混日子”的消极态度。现在看来,这一情况并没有实质性变化。

更为严重的是,由于对所谓标准化考试的误解和滥用,引起中考、高考等大规模、高利害升学选拔考试的试题结构、题型和内容等固化、僵化和模式化。此“三化”必然导致师生平时教学中的训练、考评模仿和“拷贝”中考、高考等考试的题型和所谓的“真题”,甚至连学生的作业都“考试题化”了。

中国科协相关负责人向科技日报表示,长期以来,我国高校缺乏专职科辅队伍建设意识。近年来随着科研工作的快速发展,科辅工作的重要性日益突出,高校开始设置专职科辅岗位。但对于如何建设科辅队伍、建设什么样的科辅队伍,无论是政府层面还是高校层面,都缺乏长远发展规划和具体措施,以至于出现科辅人员“工作重要,地位较低”的现象。

伪标准化考试扼杀学习兴趣和创新精神

有教学就有考评,考试改革是个系统工程。我们绝不能小觑考试的力量,我们要认识到伪标准化考试的模式化——模式化的考试和大量选择题的采用,使得一些师生选择走捷径:靠无休止的做题和猜题技巧,在短期而至的考试中尝到甜头,无心参与真正的教学改革。这种做法严重地扼杀了学生的学习兴趣和创新精神,与立德树人的教育目标背道而驰。

令人欣喜的是,招考改革已经被国家列入教育教学改革的重中之重。为贯彻落实《国务院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教育部已在浙江、上海两地进行高考、中考试点改革。同时,各地启动了更大范围的考试与评价改革试验。笔者认为,当务之急是总结、反思半个世纪以来中外教育考试与评价的得失,应主要在考试的种类和考试的题型及内容上加强研讨,在稳中有变的大原则下,加大考试改革力度。

笔者建议,首先在中考、高考上有实质性的突破,提高现行考试命题质量。第一步就是必须大幅度地删减选择反应题型的数量,适当增加限制反应题型和开放性题型的份额,确保各类考试,特别是中考、高考的效度、信度和公平度。另外,必须集中中考和高考命题权。中考命题权大面积下放到地级市,不仅浪费人力、物力和财力,而且保证不了命题质量,还会滋生考试腐败。以中考英语学科试题为例,全国140余套试题的题型和内容上都是大同小异,甚至相互抄袭,根本没有“自主命题”的必要。

此外,笔者建议,我们应在探索考试政策和上一级学校招生录取方式改革的同时,吸取国外考试和评价的经验教训,特别要研究英美国家不同的考试系统的特色和命题技术,建立起具有中国特色的各类考试与评价的理论和实践体系。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我国教育考试与评价改革的着力点还应该放在考试类型、考试题型、考试内容和科学应试复习教学的改革和创新上。

(作者为国家基础教育实验中心外语教育研究中心秘书长)

标签:, , ,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