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司马错的功劳不在商鞅之下,唐玄宗还会不会干出那种宠爱美女不理政事的事情呢

0 Comment

至春秋时代,考察贵族上层社会婚外性关系已有丰富史料。《春秋》三传之中,以《左传》所记这方面事例最多;《公羊传》与《谷梁传》中虽亦有之,但较简略,且往往亦见于《左传》所载。

文章来自笑傲酱油历史说

古书上说唐明皇每年赏给杨玉环姐妹的脂粉费竟高达百万两!看来她同时也是“美女经济”的古代实践者。一千多年后的今天,人们把“美女经济”发扬光大,世界500强的企业里,给女人脸蛋服务的就有好几家,其实杨玉环是她们的先驱者呢!

《左传》对于婚外性关系有专用之词,谓之“通”。《左传》中用“通”记载的至少有十六事。

后商鞅时代的秦国固然有先进的体制,但如果没有司马错提出“西进”的战略,就难以获得足够的能量补给,从而只会成为一个地区性强国。如果听从张仪往东方冒进的战略建议,甚至很可能就死在东进的血腥之路上了,若干年后出现的可能不是秦始皇,而是齐始皇,楚始皇………从这一角度而言,司马错的功劳不在商鞅之下。

文章摘自:《三峡文学·我们》2005年第1期,作者:张楚,原标题:十二表扬稿之一:杨贵妃表扬

此所谓淫风,凡、报、因(皆为春秋时代合法的异辈收继婚),兄妹相婚、转房以及仲春之会、色情娱神等等,皆不在讨论范围。这一小节所论,侧重于婚外性关系。这种性关系在春秋时代的贵族社会中非常普遍。

文章摘自:《广州日报》2013年5月22日第B4版,作者:佚名,原标题:司马错:功劳并不亚于商鞅

说到中国古代的美女,有一个耳熟能详的名字叫杨玉环,史书称杨贵妃是也。“天生丽质难自弃,一朝选在帝王侧。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杨玉环的美丽,估计是没有谁能抵抗得住的。“西施沉鱼,貂婵闭月,昭君落雁,玉环羞花”的四美图,被无数文人反复吟唱,直到今天,说到某丰腴女子的美丽,也常常拿杨玉环说事:“像杨贵妃般迷人!”那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绝色女子(不像如今“美女”一词太过泛滥,把长相普通的女子也叫作美女,让人觉得搞笑),一举手一投足,无不让人结舌惊艳,吃一枚荔枝,动人的樱桃小口足以让中国人迷恋千年;喝一口白酒,迷离的醉态也能让京剧名角梅兰芳演一出《贵妃醉酒》的绝唱。“肥环瘦燕”中的“肥环”,不知引发了古往今来多少人的遐想。

婚外性关系与婚前性关系又有不同。考之各主要民族的文明史,通常对婚后的婚外性关系的制约要出现得早些。中国古代情形,大体也是如此。

司马错与张仪争论于秦惠王前………司马错曰:“不然。臣闻之:‘欲富国者,务广其地;欲强兵者,务富其民;欲王者,务博其德。三资者备,而王随之矣。’今王之地小民贫,故臣愿从事于易。夫蜀,西僻之国也,而戎狄之长也,而有桀纣之乱。以秦攻之,譬如使豺狼逐群羊也。取其地足以广国也,得其财足以富民,缮兵不伤众,而彼已服矣。故拔一国,而天下不以为暴;利尽西海,诸侯不以为贪。今攻韩劫天子,劫天子,恶名也,而未必利也,又有不义之名。而攻天下之所不欲,危………不如伐蜀之完也。”

但是也正是由于她的美丽,杨玉环成了一个“争议人物”,自古言“红颜祸水”,杨玉环身处要位且又如此美丽,当然也就难以逃脱“祸水”的命运。她长的实在太漂亮了,于是“春霄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不仅如此,还“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这样,唐玄宗李隆基怎么能治理好国家?最后安史之乱爆发导致唐朝由盛而衰,和杨玉环的受宠不无关系。

先秦典籍中提到不少上古之时的风流韵事。如《楚辞·天问》谈到禹的传说:“焉得彼涂山女,而通之于台桑?”此事前面已提到过。又如《吕氏春秋·当务》云“禹有淫湎之意”,也指此事。《天问》又云:

卒起兵伐蜀,十月取之,遂定蜀。蜀既属,秦益强富厚,轻诸侯。

一般人都认为唐玄宗是被杨贵妃“害了”,但我看这个罪过还是唐玄宗本人要大得多。杨玉环最初为唐玄宗第十八子寿王的王妃,是李隆基见其姿色后动心,欲纳入宫中,为此李隆基很是动过一番脑筋,月黑风高夜,将玉环移入郊外尼姑庵,为女道士,号太真。天宝四年入宫,得玄宗宠幸,封为贵妃(时年李隆基61岁,杨玉环27岁)。将自己的儿媳妇强夺为妃,与那个任人摆布的儿媳妇有何干系?至于李隆基沉醉于杨玉环软胸玉腿间不能自拔,我看更多的原因是男人好色。六旬老汉遇到正当年华的绝色女子,叫他不迷恋也很困难。说到安史之乱,首先该归罪的是李隆基,好大喜功,又不理朝政,疏忽边防,完全没有了开元时的进取心。杨贵妃是美女,唐玄宗要宠幸,换了一个美女,唐玄宗还会不会干出那种宠爱美女不理政事的事情呢?当然会!古代的皇帝,无论“明君”抑或“昏君”,九成以上都好色,秦始皇汉武帝唐太宗明太祖康熙乾隆,哪个不是娶了一堆老婆生了一堆儿女?只不过有时候各种矛盾还不尖锐激烈,没有因为宠爱女色而直接亡国罢了。这么说来,像杨玉环、妹喜、妲己的事情就好解释了:“红颜祸水”谁之过?臭男人之过。所以我们得到的教训是:不要总向美女发难,不然你会死得很难看。

有扈牧竖,云何而逢?击床先出,其何所从?

《战国策·秦策一》

文章标题叫杨贵妃表扬,当然要名符其实,说到表扬,杨玉环可以说是咱们中国第一个有影响力的流行教主,地位类似于现在国内王菲、靳羽西,日本滨崎步,欧美小甜甜和辣妹,杨玉环引领着唐朝的各种化妆潮流。受吐蕃服饰和化妆的影响,杨玉环带头搞了“啼妆”、“泪妆”,顾名思义,就是把妆化得像哭泣一样,当时号称“时世妆”。这种妆不仅无甚美感,还给人一种怪异的感觉,用现在的话说是前卫的,就像王菲首化的“晒伤妆”什么的。作为一个流行先锋,杨贵妃也是非常称职的,搞出各种新花样让“粉丝”有样学样,比如光一个眉毛,她就搞过“鸳鸯眉、小山眉、五眉、三峰眉、垂珠眉、月眉、分梢眉、涵烟眉、拂烟眉、倒晕眉”等等,那时没有时尚杂志,要是有的话,那还不每期都围着她这眉毛转。

是说亥正与有易女行淫,有易之人入而击其床,亥被杀,女则先逃逸了。这场行淫之事似乎还是兄弟俩一同干的,因为《天问》接着就说“眩弟淫,危害厥兄”,谓亥与弟恒一同淫于有易氏之女,致亥被杀。这类风流事例,因在神话与传说之间,故不可视为确切记载。

公元前316年,商鞅变法二十多年后的秦国,面临着往东走还是往西走的战略定位问题:往东走,挺进战略核心地段,夺取战略中心高地;往西走,取得丰富的资源,补充强国所需的能量。

古书上说唐明皇每年赏给杨玉环姐妹的脂粉费竟高达百万两!看来她同时也是“美女经济”的古代实践者。一千多年后的今天,人们把“美女经济”发扬光大,世界500强的企业里,给女人脸蛋服务的就有好几家,其实杨玉环是她们的先驱者呢!

至春秋时代,考察贵族上层社会婚外性关系已有丰富史料。《春秋》三传之中,以《左传》所记这方面事例最多;《公羊传》与《谷梁传》中虽亦有之,但较简略,且往往亦见于《左传》所载。

鬼谷子的弟子张仪提出往东走,打击韩,削弱楚魏,控制战略中心地段:周王朝。秦国要当老大,就得往竞争最激烈的地方发展,占领天下的制高点,张仪打的牌是“争名者于朝,争利者于市”,要在最显眼的地方争名利,简而言之就是“争名利”战术。

文章来源笑傲酱油历史

《左传》对于婚外性关系有专用之词,谓之“通”。《左传》中用“通”记载的至少有十六事,先列其中十四事如次:

澳门赌钱官网,强大需要能量补给

1.“共仲通于哀姜”。

澳门十大正规网站,而司马错站出来反对往东走,他提出“西进”。他用三个“务必”来解释“西进”的必然性:想要国家富裕,务必要有广阔的土地资源作为物质供应基础;想要国防强大,务必要有足够的国民财富作为军事产业支撑;想要成就王业,务必要有健全优良的管理品质。

2.甘昭公“通于隗氏”。

而秦国的战略劣势恰恰是“地小民贫”,国土狭小,国民贫困,说白了就是身子骨还弱,这点家底无法支撑起强大的国防,要获得物质支撑和能量补给,那就得“西进”。

3.“晋赵婴通于赵庄姬”。

司马错进一步分析西进的可行性,巴蜀地域广阔,资源丰富,人口稀少,而且管理混乱,力量弱小,军事上容易征服,打起来就像豺狼追逐羊群,不用多大的伤亡就能把它拿下来。投入少,赚取却大:领土立即会大面积增加,财富立即就会海量地增加。

4.“宣伯通于穆姜”。

更重要的是风险低,这么一块宝地不和东边六国接壤,是“西僻之国”,把它打下来在诸侯国之间不会引发有多大动静,不会导致其他国家的干涉。拿下一块含金量极高的宝地,却无任何风险,不用付出大多代价,按照现在的说法,秦国可以廉价“并购”西部。

5.“齐声孟子通侨如”。

相反,如果向竞争形势紧张的东部诸侯国推进,就会顶着侵略韩,劫持周天子的恶名,蒙受道义上的压力。东方诸侯的游戏规则已经很成熟,道义往往和利益捆在一起,丧失道义就是丧失利益。所以东进是一项高风险高成本低收获的投入。

6.“齐庆克通于声孟子”。

对比之后,秦惠王选择西进,当年十月出兵征服西蜀。有西蜀作为物资供应基地,秦国硬朗起来,变得“强富厚”,从此更不把东方诸侯当成一回事。司马错打出的是“强富厚”战术。

7.“栾祁与其老州宾通”。

后商鞅时代的秦国固然有先进的体制,但如果没有司马错提出“西进”的战略,就难以获得足够的能量补给,从而只会成为一个地区性强国。如果听从张仪往东方冒进的战略建议,甚至很可能就死在东进的血腥之路上了,若干年后出现的可能不是秦始皇,而是齐始皇,楚始皇………从这一角度而言,司马错的功劳不在商鞅之下。

8.齐庄公“通”于棠姜。

战略要地未必存在于竞争最白热化的地区,有时候存在于那些看似边缘化的地带,它们显得无关紧要,却含金量高,投入少,收获大,风险低,又能培育你的战略优势,成就你的强大。读《司马错论伐蜀》,当作如是观。

9.“蔡景侯为太子般娶于楚,通焉”。

10.“公子朝通于襄夫人宣姜”。

11.“季姒与饔人檀通”。

12.“晋祁胜与邬藏通室”。

13.季鲂侯“通”于齐悼公之妻。

14.孔悝之母“通”于浑良夫。

转载注明笑傲酱油看历史

标签:,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