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嫁石砫宣抚使马千乘为妻,这就是中国大举侵略越南的开端

0 Comment


3个英语专业毕业的80后,在北京从事着英语翻译方面的工作,可是平时一到周末,大家就爱结伴去博物馆,“现在博物馆的解说功能很发达,可是里面无论是电子解说还是导游解说,都有点照稿子读的官方腔调,我们几个就想着把自己对博物馆文物的了解和理解,跟同好者做一个分享,于是就开了一个微信号‘一起去逛博物馆’,没想到,粉丝大增的同时,得到的回馈就是解说得很诙谐,但又认真专业。”这三位中“claypigeon”这么告诉记者。

起义军击败汉朝驻军,征侧自立为王,其领导的起义历史上称为“二征起义”。征氏政权坚持了3年,被东汉伏波将军马援平定。

已六十八岁高龄的秦良玉,带着她手下历经百战的白杆兵,誓死抗拒,一直到张献忠败亡,起义军终没能踏入石砫半步。

图片 1

文章来自:快乐老人报 作者:佚名
原标题:越南渲染的“中国侵略史”真相如何

已六十八岁高龄的秦良玉,带着她手下历经百战的白杆兵,誓死抗拒,一直到张献忠败亡,起义军终没能踏入石砫半步。

趣说人:曾国君是中年文艺男

对于中国人来说,在越南参观历史博物馆是一种奇特的体验。从公元前3世纪到18世纪,几乎每一个展厅,都可以看到,解说员自豪地向各国游客介绍,越南人民反抗“中国侵略者”的英勇事迹。西沙海战后,越南政府出版社推出的《越南古代史》说:“越南历史就是一部中国侵略史。”而在中国人民眼中,越南曾是最亲密的战友之一,1950-1978年间,中国在自己非常困难的情况下,勒紧裤腰带援越200多亿美元(兑换成黄金现在价值约5万多亿元人民币)。古代中越之间究竟有怎样的恩怨冲突,以致越南如此耿耿于怀?

明朝末年,朝政腐败,关外清兵经常寇掠关隘,关内社会动荡不安,民不聊生,斯文凋弊,整个大明朝的总体局势用兵荒马乱来形容一点也不夸张。这个时候,地方武装在与反武装的斗争过程中,出现了一些著名的将领及其优秀的作战部队。白杆兵就是比较著名的其中之一。所谓“白杆兵”,就是以持白杆长枪为主的部队,这种白杆长矛是明末忠贞侯、四川总兵秦良玉根据当地的地势特点而创制的武器,它用白木做成长杆,上配带刃的钩,下配坚硬的铁环,作战时,钩可砍可拉,环则可作锤击武器,必要时,数十杆长矛钩环相接,便可作为越山攀墙的工具,悬崖峭壁瞬间可攀,非常适宜于山地作战。白蜡木的外观与欧洲槐木相似,成奶白色或微带粉红,坚韧而富有弹性,加工简单,所以,在冷兵器时代它是一种既实用又经济的兵器器材。

记者饶有兴趣地加了他们的微信号,先看了一下最新几期,发现这种关于博物馆藏品的介绍与解说员完全不同,更加口语化。其中关于《江汉汤汤:湖北出土商周文物展》在北京的中国国家博物馆的展览,就有20多篇。像其中的第23篇就介绍了中国国家博物馆北19展厅的几件宝贝,如青铜建鼓座,是战国早期的,开篇就介绍说“这个‘美杜莎’似的玩意是一只大鼓的鼓座,如果你知道它的主人就是那位爱文艺、懂家装的曾国国君曾侯乙,就不会对如此古灵精怪的乐器配件感到惊讶了。”

镇压郡县起义是侵略战争吗

秦良玉,忠州人,父亲秦葵。自小,秦良玉的父亲以兵法部勒子弟,曾对秦良玉说:“汝一弱女子,盍习兵毋为人鱼肉。”秦父让秦良玉学习兵法与武艺的原始初衷是让秦良玉能够自卫防身,但是秦良玉勤奋学习,亳无输让须眉,“秦良玉与兄弟比肩习武,兼读兵法。20岁之前即精于‘骑射击刺之术’,尤精其父所授韬略。”由此,秦葵无不感慨地评价秦良玉说:“惜不冠耳,汝兄弟皆不及也。”秦良玉却慷慨答曰:“使儿得掌兵柄,夫人城、娘子军不足道也。”明神宗万历二十二年,秦良玉二十一岁。当时忠州纨绔子弟曹皋看上了秦良玉,被秦断然拒绝,后来曹皋加害于她,以秦良玉支持抗税斗争将其下狱。秦良玉出狱后,搞了一次比武招亲,曹皋也来应征,被秦良玉打败。秦良玉对石砫土司马千乘一见钟情,故意输给马千乘,决定嫁给马千乘。万历二十三年,秦良玉二十二岁,嫁石砫宣抚使马千乘为妻。石柱也属忠州,离秦良玉的娘家不远,是一个苗族人为主的郡县,朝廷设置宣抚使统辖这些归顺了大明的苗人。马千乘并不是苗人,他祖籍是陕西抚风,乃马援后裔,因祖上建立了战功,被封为石砫宣抚使,官职世代沿袭,最后传到了马千乘身上。

从图片上看,这个鼓座由8条大怪龙和数十条小怪龙盘结而成。另外,还有兽面纹青铜鼓等。这种文章读起来就像有个同游博物馆的同伴在你耳边闲聊的感觉,还把一个国君说成了一个中年文艺男的感觉,觉得特别有时代感。

公元前214年,秦始皇平定岭南百越族聚居地,设立了桂林、南海、象三郡,其中象郡包括今天的广西东南部和越南北部、中部。按越南的说法,这就是中国大举侵略越南的开端。实际上当时那里只有一些原始部落,没有独立政权。秦始皇死后,南海郡龙川令赵佗自立为王,建“南越国”。公元前111年,汉武帝重启统一事业,攻灭“南越国”,将其地划为九郡。由此至五代后期大约一千年间,这一地区一直属于中国古代专制王朝的一部分。

石砫地处偏远,民风骠悍,时有叛乱兴起;所以宣抚使最重要的责任就是训练兵马,维护安定。所以,婚后不久,秦良玉间语千乘曰:“今天下多故,石硅界黔、楚、蜀交,不可不练兵为保境计。且男儿当立功万里,继先高祖新息侯家声,何区区固吾圉为?”千乘唯唯。于是,秦良玉与夫马千乘整饬土政,培训军伍,练出了一支戎伍肃然、所过秋毫无犯、为远近所惮的石硅土兵,即白杆兵。白杆兵大都是亲连亲友连友而召集组织起来,加以严格训练后,战斗力非常强。这些百杆兵战时为兵,闲时就组织起来开垦荒地,发展生产,并将部分新垦荒地分给官兵的家属和群众广种粮草。女兵则纺花织布,供应军需。

看精彩:馆内秦汉漆器多到能开超市

东汉初,光武帝改变越南地区不交赋税只交贡物的制度,派官吏到当地征税。公元40年,原始部落首领雒将之女征侧起兵反抗,其妹征贰随即响应。起义军击败汉朝驻军,征侧自立为王,其领导的起义历史上称为“二征起义”。征氏政权坚持了3年,被东汉伏波将军马援平定。按照中国史学界观点,马援平叛促进了当地生产关系的进步。而越南则评价二征起义为民族意识觉醒的开端,征氏姐妹被尊为女神。

清一色白杆长枪部队让人耳目一新,但真正让白杆兵闻名天下的是它后来的赫赫战功。从秦良玉的创建直到她去世那天,这支部队经历大小百余战,其中比较著名的有平播之战、浑河血战、收复四城(滦州、永平、迁安、遵化)之战等大战役。由此,白杆兵“遂著名海内”便不难理解了。

再看他们对博物馆文物的解读,充满了对博物馆文化的热情和激动。“claypigeon”表示,文章里都是我们几个逛完博物馆的感觉,所以肯定是与官方解说完全不同的角度,语言和情绪也都更发散。还是看《江汉汤汤:湖北出土商周文物展》,在这个展览的完结篇里解说道,湖北省博物馆率领众多市县文博机构带来的100多件精品展现了绚烂的楚文化,其中尤以商代盘龙城遗址、战国曾侯乙墓和战国九连墩的文物最为精彩。“不过这次并未展出湖北所有的精品,比如曾侯乙墓里的文物,如曾侯乙睡的棺材,超级大,也超级漂亮,超级到禁止出国展览。还有曾侯乙身上挂的玉佩,整整26节,长达半米,同样不准出国。另外,青铜尊和盘子,上面麻花一样的纹饰足以供十位专家各写10篇论文了,还没研究透呢,当然也不能随便出去展览。”

1956年11月,周恩来访问越南,亲自到河内“二征庙”献花圈,对“1900多年前因抗击中国汉朝马援率领的侵略军而牺牲的两位女王”表示敬意。周恩来选择参拜二征庙是为促进新时期中越关系,但客观而论,东汉时期越南是隶属于东汉郡县,马援镇压二征起义属于“内部矛盾”,此后近千年的起义与镇压性质皆类似。在越南的历史教育中,这些起义却是越南人民在英雄带领下争取民族解放的斗争。

万历二十六年,播州宣抚使杨应龙勾结当地九个生苗部落举旗反叛,他们四处攻击,烧杀抢掠,猖狂至甚。朝廷派遣李化龙总督四川、贵州、湖广各路地方军,合力进剿叛匪,马千乘与秦良玉率领三千白杆兵也在其中。由于白杆兵特殊的装备和长期严格的山地训练,因此在播州的战争中十分得心应手,大军长驱直入。最后,叛军调集所有兵力,固守在播州城里,城外则设下五道关卡,分别是邓坎、桑木、乌江、河渡和娄山关,每道关卡上都有精兵防守,杨应龙想以此作为自己的护身符。攻打邓坎,是由秦良玉带领五百白杆兵为主力。邓坎守将杨朝栋见对方兵力单薄,便准备一举吞灭,于是把手下五千精兵全部拉到阵地上,排下密密麻麻的阵式。秦良玉面对十倍于己的敌军毫不畏惧,骑一匹桃花马,握一杆长矛,率领白杆军威风凛凛地杀入敌阵,只见她左挑右砍,东突西冲,所过之处敌军兵士纷纷损命,如秋风扫落叶一般。但是,敌军人多势众,潮水般层层包住,陷入敌阵中的秦良玉方寸不乱,一边砍杀周围的敌兵,一边慢慢向敌将杨朝栋靠拢,将到近前时,她一顿猛杀之后,忽地纵马腾跃,还没待四周的人看清,她已把杨朝栋抓在了自己的马背上,右手挥舞着长矛,左手牢牢制住了敌将。众敌兵见头领被擒,顿时乱了阵脚,秦良玉的白杆兵乘胜追杀,没一顿饭的功夫,敌兵就死的死,伤的伤,逃的逃,五千人马溃散无遗。攻下邓坎后,剿匪大军接着又顺利地拿下了桑木、乌江、河渡三关,直达播州外围的娄山关。娄山关是播州城外的一道天然屏障,山势高峻险要,仅一条小路通过关口,可谓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地。攻打娄山关的主要任务又落到了白杆兵头上,限于道路狭窄,无法通过大批兵马,秦良玉便帮丈夫定下了一个巧取的方案。这天凌晨,秦良玉与丈夫马千乘双骑并驰,沿正路攻向关口,只见两杆长矛上下翻飞,挡关的敌兵一一倒下,而后上的援兵也无法一涌而上。而当秦良玉夫妇两人并肩血战,而敌兵越聚越多时,几千白杆军突然从关口两侧包围过来,敌兵防不胜防,落荒而逃。原来,趁秦良玉夫妇正面进攻,牵引了敌军注意力的时机,其他白杆兵将士从关卡两侧的悬崖处,凭着白杆长矛首尾相联,攀越上关,给了敌军出乎意料的打击。攻下娄山关后,叛军失去了护身符,剿匪大军一鼓作气,攻克了叛军据点播州城,杨应龙全家自焚而死,叛乱彻底平息下来。论功行赏时,石柱白杆兵战功卓著,被列为川南路第一有功之军,秦良玉初次参加大战,立下汗马功劳,除受到重奖外,“女将军”的英名远播四方,白杆兵初显锋芒。

“这位国君的家当实在是太精彩了,但如果你以为湖北省博物馆就只有曾侯乙,那又大错特错了,从一百万年前到一百年前,湖北省博物馆能铺出一条不断档的精品之路。”介绍里说,如80万年前的“郧县人”头骨化石,比“北京人”还要早三四十万年。还有商代玉戈等,另外“之前看到的漆器都是东周的,湖博的秦汉漆器更是多到可以开超市了,而且品相极佳。”

北宋时期越南侵略中国十余次

班师凯旋的路上,由于天气炎热,马千乘染上了暑疫;回到石硅后,又因接待不恭,得罪了内监邱乘云,被邱乘云设罪投入狱中。在狱中,得不到治疗调养,马千乘病重而死。马千乘死后,朝廷觉得他并无大罪,所以仍保留了他家石硅宣抚史的世袭职位。而这时马家的继承人马祥麟年龄尚幼,按土司夫死子袭,子幼则妻袭之制,朝延又鉴于秦良玉作战有功,文武兼长,所以授命她继任了丈夫的官职。秦良玉是个坚强的女人,她强忍住失夫的悲痛,毅然接过丈夫遗留下来的干斤重担,继续训练白杆兵,管理石柱民众,尽心尽力,保住了石砫的安谧昌平。

逛南博:体育文物展上的“捶丸”类似“高尔夫”

公元939年,交趾人吴权击败南汉军,拓土称王。968年,交趾地区的丁部领称帝,取国号为“大瞿越”,越南这才正式建立独立政权。公元960年,赵匡胤建立北宋。972年,丁部领遣使宋朝,请求册封。赵匡胤封丁部领为“交趾郡王”。这标志着越南成为中国“列藩”。1009年,李公蕴开创越南史上最强盛的王朝李朝,统治者多次“深入宋境,焚其仓而还”,“伐宋钦州,耀兵而还”。北宋疲于应付辽和西夏,无暇顾及西南,李朝的入侵强度一次次增加。

二十年时光匆匆流过,转眼到了明神宗万历未年,满人崛起于东北的白山黑水之间,万历四十四年,女真酋长努尔哈赤在赫图阿拉建立“大金”政权,开始连连发动对明朝的进攻。两年后,萨尔浒一役,明军惨败,诸营皆溃。辽东情势危急,朝延重调全国兵马赴援,秦良玉此时已经四十六岁了,仍然亲自率领三千白杆兵,连同自己的哥哥、弟弟、儿子,兼程北上卫边。万历四十八年,秦良玉的白杆兵与满清军队打了几场硬仗,挫伤了清兵的一些锐气。沈阳之战中,秦氏兄弟率白杆兵率先渡过浑河,血战满洲兵,大战中杀辫子兵数千人,终于让一直战无不胜的八旗军知晓明军中还有这样勇悍的士兵,并长久为之胆寒。由于众寡悬殊,秦邦屏力战死于阵中,秦民屏浴血突围而出,两千多白杆兵战死。但也正是由此开始,秦良玉手下的石柱白杆兵名闻天下。秦良玉闻讯后,亲自率领百名白杆兵,渡河杀入重围,拼死救出了弟弟,抢回了哥哥的尸体。其后,朝廷任命秦良玉为把守山海关的主将,赐予秦良玉二品官服,并封为诰命夫人,任命其子马祥麟为指挥吏,追封秦邦屏为都督佥事,授民屏都司佥事之职,还重赏了白杆兵众将士。

记者发现,刚结束的南京青奥会,也是“一起去逛博物馆”的选题,里面探访的是南京博物院艺术馆二层“博·戏:中国古代体育文物展”。接受记者采访的“claypigeon”说,三人团队中有一位是南京人,青奥会期间他特地去看了这个展。记者看到,文章里说,“青奥会落下帷幕,而体育运动的风尚永远不会消失,作为向青奥的献礼,《博·戏:中国古代体育文物展》架设了一条连接古今的神奇走廊。”展览中的图片部分,有两千年前汉朝人在玩“技击”和现代人玩的“击剑”,真是形似神更似。还介绍了展览中的一幅珍贵国宝,即《马球图》,据说是最早有关马球运动的图像资料,珍贵到禁止出国展览,必须花300大洋才能在陕西历史博物院的壁画馆才能见到它。

公元1069年,李朝十万大军在李常杰率领下攻宋,侵占钦、廉、邕三州,“尽屠五万八千余人,并钦、廉二州,死亡者几十万人”。这样一场残忍的侵略之战,发兵理由竟然是宋朝实行变法残害国民,越南“兴师问之,欲相救也”。相救的办法就是屠杀。到近现代,越南又声称攻宋“出于自卫”,是李常杰认为宋军有侵略企图,所以“先发制人”。1076年3月,宋军收复邕州失地,并打入李朝境内。李常杰提出议和,才又恢复宗藩关系。

这个微信号的内容之所以那么可读好玩,是因为作者们都是认真诙谐的博物馆迷,“你没看错,确实有一位古装人士在打高尔夫球,此人乃大名鼎鼎的宣德皇帝朱瞻基,即明宣宗。图版上说他玩的是‘捶丸’,类似于现在的门球。可是看看地上的小洞,这分明就是高尔夫嘛。宣德皇帝有过宏图大业,也爱好娱乐消遣,特命人将自己享乐时的身姿绘制成图,成就了如今仅存的这幅明代早中期宫廷绘画长卷《明宣宗行乐图》,现藏北京故宫。”

在胡志明市的越南国家历史博物馆,可以看到沙盘和人物模型再现的李朝军队大战宋军的场面。李常杰攻占宋朝城池的“功绩”,使他坐稳民族英雄宝座,而其屠杀中国平民的行径在越南国内则很少提及。

揭幕后:下载论文 先“吃透”再生动写出来

爱“抗华英雄”也爱孔子

“claypigeon”告诉记者,其实这个微信号是个十足的公益号,因为身在北京,文物资源丰富,周末他们三个人又爱逛博物馆,逛完之后写写介绍和心得体会还是很乐意的,所以目前做得还挺得心应手,“其实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自我学习和完善的过程。为了写一篇文章,需要花上好几个小时,要让文物的资料更翔实准确,如今百度已经不够用了,我们还到专业论文网站去下相关论文来研究,吃透了,才把自己理解的意思生动地写出来。”他表示,大家平时都有正职工作要忙,这些稿子大多是周末写的,8月8日上线发送第一篇,保持每天都推送。

元朝建立初期,忽必烈曾三次发动大军攻越南。仅第一次攻越取得胜利,后两次都被越南陈朝皇族将领陈国峻率兵击败。这令越南非常引以为豪,陈国峻也因而成为头号民族英雄。蒙古当时已经入主中原建立元朝,侵略越南的账也就一并算在了中国的头上。

明朝永乐年间和清朝乾隆年间,中国都曾出兵越南,出兵的原因基本都是越南发生内部叛乱,或受到邻国侵略,岌岌可危的王朝请求宗主国保护。19世纪80年代,中国最后一次履行宗主国的义务,帮助越南抗击法国军队,最终,中国不败而败,法国不胜而胜,在清王朝的妥协下,1885年,法国占领越南,中越宗藩关系结束。直至1949年之后,中越关系才翻开新一页,进入前所未有的蜜月期,两国领导人也结下兄弟般的私人友谊。

20世纪70年代后期,越南南北统一,民族主义情绪高涨,时逢中越关系紧张,于是古代中国“侵越”史成了民族主义教育的重头戏,越南官方出版大量渲染中国侵略的书籍,“抗华英雄”的事迹广为流传。

越南民间纪念“抗华英雄”的同时,也祭祀孔子和财神爷,文庙的数量恐怕不比二征娘娘庙的数量少。中越古代发生战争的时间加起来不超过40年,其余近两千年时间,两地交往密切。越南对古代中国的爱恨纠结,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解开的。(摘编自《国家人文历史》)

本文出自笑傲酱油网(www.lishiqw.com)

标签:,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