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元朝礼部侍郎杜世忠、兵部郎中何文著一行抵达日本长门国的室津,到得罗卜藏丹津的爱妃营帐前

0 Comment


本文出处笑傲酱油历史说

史料证明,官田的税赋比民田还要高数倍!也就是说,农民遭受盘剥的程度不但没有减轻,相反还加重了!“仇富”的朱元璋并没有给农民带来多少真正值得期待的东西。

来源笑傲酱油历史网lishiqw.com

一听“珠宝”两个字,那女人更不犹豫,立即站起来,让马和尚拉着她的手,把她带出了营帐,闭着眼睛,从网铃下面的沟槽中钻出去。然后马和尚拉着她,在草原上狂奔起来。

有学者说过,坐了龙庭的朱元璋仍然是一个“小农”,因为他的历史视界非常狭隘,其治国理想就是建立一个以自耕农为主体的小农社会。

7月30日,元军原计划于该天启动全面进攻。但十多万元朝官兵都看到了这样奇怪的一幕:海上山影浮波,大鱼翻跃;并且能闻到浓浓的硫磺味。诸将领在商议之后撤销渡海登陆命令。这是海上风暴来临的征兆。

马和尚出发了。

“小农”朱元璋也常常谈到要藏富于民,不过。他所谓的“富”是指满足人们物质生活最低层次的需求,而一旦越过这个层次,则富人就成了他王朝稳定的一种威胁,是他的打击对象了。

图片 1

他手持岳钟琪的佩刀,背着黄金珠宝,疾如奔马一样,在草原的迷雾中飞快地驰骋,不长时间,就到了罗卜藏丹津的营地。

朱元璋对富人的压制,主要有两个办法,一是强制性移民;二是罗织罪名。

公元1275年,忽必烈再次向日本派遣使团,由礼部侍郎杜世忠和兵部侍郎何文著带领,要求日本称臣,以免再度兴师入侵日本。

先找到那三座张着红灯的大营,然后再踅到右侧,到得罗卜藏丹津的爱妃营帐前。果然见到一张铃网,严严实实地将营帐罩住。网铃之间的缝隙极是狭密,纵然是一只飞鸟掠过,也会撞出一片惊天动地的响声。

明王朝刚刚建立的时候,新朝就下令强迫大批苏州富民迁徙至朱元璋的老家凤阳。他运用法律打击大户更是不遗余力。富豪们稍不小心,就会招致横祸。常常是一个得罪,合家遭殃,而一旦罪名成立,则其财物田产都将充公。洪武朝发生了许多大案,在这些大案中,有许多豪强世家受到牵连。史籍上说:在朱元璋的打击下,三吴地区“豪民巨族,刬削殆尽”,“一时富室或徙或死,声销影灭,荡然无存”。

公元1275年4月15日,
元朝礼部侍郎杜世忠、兵部郎中何文著一行抵达日本长门国的室津,他们的计划是越过太宰府,与日本京都朝廷直接进行交涉,却被长门守护押送回太宰府。太宰府接到北条时宗的命令,又将使团成员送至镰仓。

可这网铃,却拦不住贼骨头马和尚。他正要施展化骨轻功,从网眼里钻进去,忽然又觉得这么个搞法,未免太浪费了。于是这厮蹲在地上,拿岳钟琪的宝刀当锹铲用,顷刻间就在地面上挖了条深深的沟槽,然后顺着沟槽,钻了进去。

为了躲避打击,富人们有的被迫将巨资奉献于皇室,有的则散财以图自保。可是主动申请破产,也不能保万无一失。著名的江南首富沈万三,捐资助修都城三分之一,又请犒军,朱元璋大怒,说:“一个匹夫,居然想犒劳天子之军,这是乱民,应该杀掉!”好歹经马皇后劝解,将沈流放了事。

这是忽必烈所派出的使团第一次来到镰仓,但是迎接他们的不是谈判桌,甚至不是以往的拒绝,而是日本武士的斩首极刑。这一次,年轻的北条时宗态度更为强硬。

撩起帐门前的帘子往里一看,帐中只有一个绝色的女子,正抱着一个孩子喂奶。马和尚一掀帘子走进去:吃了没?

朱元璋为什么“仇富”?

公元1275年9月7日,使团主要成员共计五人全部被拉到镰仓郊外的龙口斩首。

那女人正是罗卜藏丹津的爱妃,突然见到马和尚,却无丝毫惧色:你好大胆子哦,外边布着网铃,你居然还能钻进来?

首先当然有传统的渊源。按照今人对财富、对国家与公民关系的理解,都会认为私人财富的增长是国家的幸事,但在传统农业社会里,一个百姓的财富如果超出了基本的物质需求,甚至富可敌国了,那一定会动摇王朝统治的根基。“富可敌国,不祥”,这样一句话,当代以跨国公司为荣的人们肯定很难理解,却又是为古人所深深信奉的。正因为此,朱元璋抑制富人的方略中,很大一部分还是继承了传统的“治国智慧”。比如强迫移民,就是秦始皇、汉高祖均曾用过的老谱,他们都一致认为,富夺其基,人夺其势,这样连根拔掉,将其置于一个完全陌生的土壤中,就会使实力不弱、可能的异己者失去经济和社会支柱。

临刑,杜世忠作此绝命诗篇:

马和尚咧了咧嘴:不过是一张网铃,小意思。

其次,就朱元璋个人来说,他的治国理想是天然排斥商业活动的,他不仅认为放纵商贾聚敛财富会使老百姓弃本逐末,心术大坏,工商业发展而带来的不可避免的社会流动性的增加,百姓生活方式的变化,更让他仇视和恐惧。

出门妻子赠寒衣,

女人道:你等我哄孩子睡着了,就过来。

朱元璋的“仇富”带来了什么?

问吾西行几日归?

马和尚狐疑地问:过来干什么?

对朱明王朝,当然是有好处的。有利于其对臣民加强控制,且不用说了,就是经济上的收益,也十分丰厚。富人财产充公,数字庞大;由于大批地主的私田被没收,明初江南官田数量因而激增,明政府的田赋收入也得以大量增加。

来时徜佩黄金印,

女人飞红了脸:你好坏,非让人家说出来吗?

那么,从另一方面,朱元璋的“仇富”对一般百姓是不是充分利好呢?

莫见苏秦不下机。

马和尚更加摸不着头脑:什么说出来?

过去,史学家们谈起朱元璋的“锄豪强、抑兼并”,很少有不眉飞色舞的,因为据说这有利于缓解阶级矛盾,减轻富豪地主对人民的剥削。然而事实并非如此简单。在传统生产方式里,当然不乏土豪劣绅,农民租种地主的田,也不可避免要遭受盘剥,可是当这些田回到官府手中的时候,农民能不能不种地了呢?不能,还是要种,只不过,他过去从地主那儿租种,现在,变成了从官府那儿租种而已,他依然要为租田上交赋税。史料证明,官田的税赋比民田还要高数倍!也就是说,农民遭受盘剥的程度不但没有减轻,相反还加重了!

杜世忠的悲剧一方面是因为幕府“为他们最近的成功而骄傲,相信上帝能挽救他们”,更多是源自于镰仓幕府的武家政权特质。

那女人白了他一眼:你冒着生命危险,钻进来干什么?

这样一种现象其实一点儿也不难索解。农民过去租种地主私田,地主很多,选择余地大,而现在随着官田数量的增加,基本就只剩下官田可租。在你不租就没有饭吃的情况下,你不乖乖就范还能怎么办?

日本学者今谷明对此所作的分析可以说是相当客观的:“被置于长期锁国状态下的为政者的无端猜疑,往往容易引起国家之间的悲剧
多次杀害元使节的得宗政权就是其典型。既然杀害了外交使节
日本方面已经违反了规则,那么文永、弘安的战争就不能单纯地看作元的单方面侵略了。”

我钻进来是为了
马和尚这才想起来,急忙将那一斛珍珠拿出来:看看这个,你喜欢不喜欢?

明初出台过不少重农的政策,不能不说出身乡野的朱元璋对农民是有一种朴素的感情的,但平心而论,“仇富”的朱元璋并没有给农民带来多少真正值得期待的东西。

在被北条时宗处死的使者中,有汉人也有高丽人,还有畏吾儿人。

一见那熠熠生辉的明珠,女人两眼倏然睁大,发出了一声无法抑制的呼声,丢掉孩子,扑将过来,一把将珠宝抱在怀中:这珠宝
是给我的吗?

转载注明笑傲酱油历史网

忽必烈不可能忍受这般侮辱。

在当时,蒙古人作为一支古朴的民族,其杀戮成性代表了它落后的一面,但是他们也更加坚定地认为斩除使者是两国交往的大忌,是对自己最大的污辱。

标签:,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