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崇祯皇帝遗恨》,胡太后便对儿媳妇穆皇后道

0 Comment

据史书记载,她曾口出惊人之言,恬不知耻的对穆皇后兴奋地说:“现在看来,当娼妓比当皇后,更有乐趣。在宫里是几百个女人侍候一个男人,现在是一大帮男子侍候我一个,想来这也是天道轮回,命中注定之事。”

清军已集结关外,闯王李自成的大军,也已逼近京城。而崇祯晚上出宫,只听得各处府衙的官员,竟还醉生梦死,传出管弦之声。国难当头,他们还在寻欢作乐。这些,也便是当时国民政府大官们的写照。眼看京城难保,崇祯想将太子托太师带走避难,结果竟连门也未能进去。

据此,台湾的柏杨先生得出的结论是:舜之所以高龄远行,有不得已的苦衷,要么是武装押送,不得不往;要么是追兵在后,盲目逃生。两者必居其一。

北周对高氏皇族还是网开一面,把男丁杀光,让女子们自谋职业,除了赏赐勋臣之外。胡太后此时身上已没有多少银两,只好靠变卖随身携带的首饰勉强生活。政治上又受到专政,类似于文化大革命中的伪军官太太、地主婆,也没有合适的人敢娶她们。而她曾享受过太后的尊荣,何曾遭过这个罪?当然也不习惯下嫁民间过男耕女织的平民生活,她喜欢热闹的性爱,便留在城市讨生活。她除了自己身体的本钱外,还有前朝皇太后、皇后的金字招牌,这是一笔巨大的社会资源,她要利用这笔资源。胡太后便对儿媳妇穆皇后道:“咱们女人想要存活下去也只有一条路好走,凭我们的牌子和漂亮盘子,一定能成为长安城中的风月班头。”到了此时,穆皇后又有何说?只好红着脸微微点头。北周朝廷处于羞辱失败者的角度考虑,大概很快就给她们发放了营业执照。于是,由胡太后又当粉子又当老鸨子又兼拉皮条,在长安的平康巷(长安城中妓女聚居地),高张艳帜,开始了娼妓生涯。

本文来源:中新网,作者:邓小秋,原题:《崇祯皇帝遗恨》

“尧舜禅让”,是一段妇孺皆知的远古时代的政治传说。但史书中开始有明确记载这件事的时候已是春秋战国时期。由于已经时隔几千年,对于它的真实性当时就有人怀疑,而且历来说法不一,一般有以下四种说法。

那年是577年的春末夏初,胡太后年龄刚过40岁,平时养尊处优,保养得好,用的是全国最先进的化妆品,看上去还不到30岁,而且更具有成熟的风韵。她又深谙男女之道,犹是风情万种。她的儿媳妇、高纬的皇后穆黄花,也才20多岁,正是风华正茂的岁月。长安的风月场中从天而降两位皇后级的美女和资深美女,这消息足以颠覆一个国家。一下子居然名声大噪,成了风月场中的红人了。长安人士争相前往,一时盛况空前。生意好的不得了,她们的床位费一涨再涨,还是应接不暇。有钱的替有权的买单,无权无钱的只能过屠门而大嚼。最尴尬的就是那些有些小资本的商人和穷酸文人了,付不起昂贵的嫖资又有些情调,面对历史上这最有意思的女人和做过最高贵的皇后的女人,酸葡萄心里时时泛滥,骂她是最下贱的娼妓,哼,老子出钱,又贡献精液,让你快乐,傻瓜才干呐!似乎这样一说,精神就胜利了。但胡太后做得自是快活,把床上运动作为自己人生的终极目标,每天就像吃了兴奋剂。据史书记载,她曾口出惊人之言,恬不知耻的对穆皇后兴奋地说:“现在看来,当娼妓比当皇后,更有乐趣。在宫里是几百个女人侍候一个男人,现在是一大帮男子侍候我一个,想来这也是天道轮回,命中注定之事。”

崇祯,是明代的末朝皇帝。据史学家介绍,崇祯皇帝本人,倒并不是那种骄奢淫逸、昏庸无道的君主。相反的,他还比较务实,勤于朝政。在生活上,更是提倡朴素,节衣缩食。说起来,也可算是个很想搞好朝政、懂得节俭的皇帝。但问题在于,明代后面几朝的皇帝,基本上都是些荒淫无度的角色。他们贪图享乐,后宫淫乱。长年不理朝政,指派后宫太监去监督各部大臣,任用他们执掌生杀大权。横行不法,倒行逆施,已经将大明江山作践得差不多了。

第一,举贤说。据说,尧十六岁就显示出了治理天下的努力,到八十六岁那年,已经年迈体衰,就叫大家推荐和选举贤能的“接班人”,大家就推举了舜。

穆皇后也有同感。胡太后生性贪婪,把赚的银子全都抓在自己手里,只分得很少的脂粉钱,这使穆皇后有些不满。

到了崇祯末年,内库空虚,外强中干。宦官当道,奸党横行。老百姓流连失所,赤贫千里。各地的起义队伍,此起彼伏,纷纷举起造反旗帜。灾民们一呼百应,夺城掠地。势如破竹,直逼京城。而这时的崇祯,再想独挽狂澜,已是力不从心。再加上他用人不察,听信谗言,错杀于谦等爱国将领,导致众叛亲离,孤立无援。最后,在清军与闯王的双方相逼下,走投无路,只能在景山上吊,自尽而死。

尧为了对舜加以考察,就把自己的两个女儿娥皇、女英嫁给了他。

我国历史上的皇后、皇太后很多,但像她这样荒淫无度、寡廉少耻、自甘堕落风尘的皇太后或者就是历史的唯一。应该说,妓女都是吃青春饭的,可胡皇后以半老徐娘之身,仍然魅力四射,大张艳帜,室无虚客。穆黄花妖冶善媚,亦得狎客欢心。竟使得长安城夜无鳏夫,旷男不怨。何也?关键在于她是前朝的皇太后,其身价无比,出场费高。男人都有征服欲,借银子也要前往,谁不想和皇太后睡觉呢?况胡太后内挟淫技,犹有冶容。相传胡氏得夏姬之术,与人欢会,常如处子。所以,只要是生理正常的男子,无不以能一亲胡太后的肌肤为至上荣光,男人之间便多了一项谈资,多了一项炫耀的资本。

崇祯之死,不仅是他个人的悲剧,也造成了清军入关、异族占领的严重后果。血雨腥风,民众遭殃。从此,中原大地被满族统治了三百多年。所以说,崇祯他那末日来临之际的遗恨,同时也为人们敲响了警钟。国力衰弱,就会受到外族的欺凌与蹂躏。因而,在抗日战争前后,“南派京剧”的代表人物周信芳,特地编演了《明末遗恨》一剧,内容就是着重揭露那些身居要位的官僚,只图私利,不顾国亡。通过这出戏,呼吁民众奋发图强。同时,揭露与嘲讽当时国民政府官员们的贪得无厌,腐败无能。抗战不力,祸国殃民。该剧因为切中时弊,所以备受广大观众的欢迎。这在当时来说,等于是指斥当政者的昏庸无能,确实是要冒着很大的风险。周信芳演出这出戏,是需要具备高度的政治热情与胆识的。

在大家的眼里,一个眼珠里有两个瞳仁的舜是个奇人。他母亲很早死去,父亲是个瞎子,后母愚悍,后母所生的弟弟叫象,凶横顽劣,三人合谋,总想害死舜,分掉他的财产。象几次暗算舜,但都被舜识破,舜不但没有怪罪他们,反而对父母更加恭敬,对弟弟更加关心。

几年之后,有一个盐商,很富有,在朝廷上都有关系。什么都不缺了,心想,能再娶一个皇后或皇太后,那可是极风光的事了。虽然他对胡太后的床上功夫流连忘返,但岁月不饶人,胡太后毕竟是半老徐娘,且胡太后认为做妓女比作皇后都好,那世上还有什么职业能激起她的兴趣?于是就看中了穆皇后,劝她从良,愿意娶她作为偏房。穆皇后也不愿意总这么混下去,便点头同意,与胡太后商量着拿走自己这几年挣的那一份银子。胡太后一听就翻了脸,说道:“你是我们妓院的台柱子,你一走,这生意还能火吗?要走也可以,得把身价银子留下来,这是我们这一行的规矩。我也不多要,让那盐商拿500两银子给我,你愿意到哪儿就到哪儿,咱们算是两讫了。”

这出戏,由周信芳主演崇祯皇帝。一开场,就描写朝廷的内库空虚,需要筹措饷银。在金殿上,崇祯要求大臣们慷慨解囊,捐款付饷。谁想,那些大臣们谁也不愿响应。甚至连富可敌国的国丈、太师周奎,也只肯出几两银子。这时,清军已集结关外,闯王李自成的大军,也已逼近京城。而崇祯晚上出宫,只听得各处府衙的官员,竟还醉生梦死,传出管弦之声。国难当头,他们还在寻欢作乐。这些,也便是当时国民政府大官们的写照。眼看京城难保,崇祯想将太子托太师带走避难,结果竟连门也未能进去。

舜用高尚的品格赢得了尧的信任,尧就把治理天下的权力交给了他,自己退居一旁养老。时光飞逝,八年后,尧去世了,舜正式做了帝王。

穆皇后哭道:“我卖笑挣来的万千两银子都哪儿去了?如今我想从良你还索要身价钱,当初我可不是你买来的,今天你不还我银子咱们没完。”胡太后骂道:“你个不要脸的小婊子,哪里还有什么银子?这上下关系的疏通,地痞流氓的打点,都是我出面摆平,哪一样不要银子?你这一走,今后我饿死在哪儿还不知道呢?要银子没有,要命倒是有一条。”两人话不投机,扭打在了一起。

崇祯万般无奈,深夜撞钟,想召集人马抵挡一阵,但是却无人应召前来,三次撞钟,只来了将领李国桢一人。最后,李国祯大战棋盘街,寡不敌众,直至阵亡。此时,崇祯已知山穷水尽,走投无路,身处绝境,只得自缢于景山。周信芳在民族危亡之际,演出此剧,深刻地讽刺了当时国民政府官员们不顾国家安危、沉溺于金钱声色的丑态。同时,也大声疾呼:如果不奋勇抗战就只有灭亡的惨痛结局。唤起人们起来反抗,勇于战斗。保卫祖国,保卫家园。因此大家认为,周信芳在那时演出的《徽钦二帝》,具有一定的鼓舞作用与积极意义。

这就是一般历史书上所说的“尧舜禅让”的故事。这种说法,因为是以群众推举或领袖授予为基础的,因此人们称这种说法为“举贤说”。

那盐商也知道穆皇后有银子存在胡太后处,就想把女人带银子一起弄到手,听得屋里厮打了起来,也进去帮忙。两拳难敌四手,胡太后哪是对手,被打得满地找牙,连喊饶命,只得把辛辛苦苦攒下的银子拱手交出。这一下子胡太后可就惨了,房钱,脂粉钱,米粮钱,都是一笔庞大的开支。为了多挣银子,吸引嫖客,妓院多次开展优惠活动,但人们追涨不追跌,生意反而较以前清淡了不少。

(摘自香港《大公报》文/邓小秋)

第二,畏劳说。有一些学者则不同意以上说法,他们认为尧舜禅让没有那么严肃和神圣,只不过人们不想承担这份辛苦的职务罢了。

却说穆皇后跟随盐商回到了他的家乡,知道自己的老婆像母老虎一般,不敢把穆皇后带回家,安排在别处。可没过上两个月,他老婆就得知了消息。带上亲眷将穆皇后一顿好揍,赶出了家门,连换洗的随身衣裳都不许带走。穆皇后无路可去,只得一路乞讨再到长安,求胡太后收留,再不敢有从良的念头。胡太后从穆皇后走后,生意清淡,也巴不得她回来呐,就不计前嫌,接受了她。

文章出处笑傲酱油看历史www.lishiqw.com

《庄子》一书里也记述了禅让的故事:尧让天下于许由,许由不受。又让天下于州支父子,州支的父亲推辞道:“我刚好得了忧郁症,准备治病,哪有心情治理天下?”后来,舜又让天下于善卷,善卷也拒绝了,而且还躲进深山老林里,后来竟不见踪影了。

看来这就是二人最后的也是最满意的归宿了。人上一百,形形色色。胡太后从皇后沦落到烟花丛中恣行奸秽的人生轨迹,令人不由生发人生无常的感慨,而胡太后以之为乐,仿佛如鱼得水,则又令人悲哀不已。这种离经叛道的行为,的确有违道德操守,但萝卜白菜,各有所爱。有人爱钱,有人爱权。胡太后见过太多的真金白银和不受约束的权力,说风光曾经比谁都风光,说腐败曾经比谁都腐败,也算曾经沧海难为水吧,但性这个东西,是人之大欲,好色不分男女。胡太后的好色,与其说是人性的堕落,不如说是人性的回归,只不过她曾有的皇太后的身份,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有些过了,以传统的伦理价值来衡量,离经叛道的意味就重了。

关于许由这个人,在《高士传》中叙述得比较详细。他说:尧认为许由有治理天下的能力和德行,就想把天下让给许由,许由不接受,逃避到箕山之下隐居起来。后来,他的行踪还是被尧知道了,就派人召许由为“九州长”,许由竟然觉得这句话很脏,他跑到颖水之滨洗起耳朵来,正洗着,碰到了另一个高士巢父,他正在牵牛喝水。巢父问:

胡皇后死于何时,史书无明确记载,大约是公元581年至589年的隋朝开皇年间。做了十年妓女,最后病死在长安。她是中国历史上绝无仅有的由皇后改行做妓女的第一人。悲夫,悲夫!

“老兄,你在这里洗什么呀?”

本文出处笑傲酱油历史说

“喔,我洗耳朵。”

“洗耳朵!为什么?”

文章来自笑傲酱油历史说

标签:,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