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本文比较一下两人的历史功过,并且把路边的一所大宅子送给孙家居住

0 Comment

本文出处笑傲酱油历史说

事实上小乔只是周瑜的一个女战俘而已。周瑜攻占了她的家园,剥夺了她的自由,很可能也摧毁了她的初恋。当周瑜把小乔拥入怀中的时候,有无问过她是否心甘情愿?

历代帝王中杨广这方面其实并非特别出圈,陈夫人被调戏的故事也许还有汉族文人渲染传播来污蔑杨广糟践杨广的可能性。唐太宗的太太团规模也不小,其中既有长孙皇后,有贤妃徐惠,也有隋炀帝的女儿,有弟弟齐王元吉的妃子,有北周末年的名将尉迟迥的孙女等等。这方面,两人真的差不太多。

这样一位绘画大师不以画春宫图为耻,可见当时的风气了。更值得注意的是,周昉的春宫画在继承中有发展,由单纯的一对男女性交发展到五女一男的群交,更是题材上的一大跃进。

1

本文来源:《学习时报》2009年8月24日第9版,作者:孙文泱,原题:《唐太宗PK隋炀帝》

明清时的很多春宫画都是用作嫁妆的一部分,仅仅按照现在的标准视之为淫秽作品是不恰当的。

《三国志》记载,才十四五岁的周瑜,把孙策及其家人邀请到舒县居住,并且把路边的一所大宅子送给孙家居住。史家对此的分析:周瑜和孙策英雄相遇于草莽,一见倾心,义同断金。可是,十四五岁的孩子,有权力决定接收非亲非故的一家人,而且能把一所大宅子送给别人吗?何况,江淮军事大佬孙坚,为何会同意家人到一个陌生的家庭里寄身?

唐太宗李世民与隋炀帝杨广,一个是模范皇帝流芳千古,一个是反面教材遗臭万年。因为李世民对于唐朝的特殊功绩,唐朝人留下来的有关记载与评论99%都是赞扬歌颂,而杨广被视同亡国之君,身败名裂,唐朝人留下关于他的记载都是谩骂和攻击,连隋炀帝这个谥号也是唐朝恩赐的,充满贬义。本文比较一下两人的历史功过,并非多余的事,实际上这两人可以比较的地方很多,也很发人深省。

既然谈到色情文艺,就不能不谈谈春宫图了。毕竟和文学相比,图画更直观更直接,也更能够刺激感官。那么为什么在宋代以前,各种历史资料上关于春宫画的信息很少呢?这里面大致有如下几个因素。

到底是什么力量把周瑜送到了孙家面前?

在为本朝平定天下方面,李世民战功赫赫尽人皆知自不必说,杨广也有平陈的很好的成绩单。那时杨广以晋王身份率军出征,51.8万兵马、50位总管,皆由杨广统一指挥。军事行动方面固然有高颎等参谋决断之功,但杨广作为统帅的作用恐怕也不能简单地一笔勾销。对本朝的战功,李世民更大。

一是春宫图总是不公开的,除非是一些很荒淫的帝王贵族,为了追求极端的刺激,才会去制作。

2

隋炀帝与突厥启民可汗一度将双边关系提升至蜜月期,直到启民可汗去世以后,双方关系恶化。对吐谷浑的征服,使得今天的青海的大部分地区历史上首次置于中原王朝的行政管辖之下。唐太宗对东突厥的的战争取得决定性的胜利,颉利可汗被俘,以前臣服于东突厥的各族都奉唐太宗为“天可汗”。对高丽,隋炀帝三次劳师远征,第三次虽然高丽王乞降的结局给隋朝一点面子,但隋朝显然没有什么实质性收获。唐太宗不顾众多大臣甚至后宫徐惠的批评和反对,坚持征高丽,还是未能取胜。大体说来,两人对本朝都有开疆拓土的业绩,唐太宗的成绩更突出。

二是文字的传播总是比图画容易一些,毕竟春宫画不是什么人都能画的,需要技巧娴熟的画师。

唐代诗人杜牧写道:“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宋代词人苏轼写道:“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当代的大导演们更喜欢用周瑜和小乔的感情片段来博取票房。但是,事实上小乔只是周瑜的一个女战俘而已。周瑜攻占了她的家园,剥夺了她的自由,很可能也摧毁了她的初恋。

文章出处笑傲酱油历史说

三是即便有画师愿意画,中国到了东汉才出现纸张,更要到五代才发明雕版印刷术,这点也影响了春宫图的传播。

当周瑜把小乔拥入怀中的时候,有无问过她是否心甘情愿?

按照明代文人沈德符《敝帚斋余谈》上的说法:

3

春画之起,当始于汉广川王画男女交接状于屋,召诸父姐妹饮,令仰视画。及齐后废帝于潘妃诸阁壁,图男女私亵之状。……至隋炀帝乌铜屏,白昼与宫人戏,影俱入其中。唐高宗“镜殿”成,刘仁轨惊下殿,谓一时乃有数天子。……至武后时,遂用以宣淫。杨铁崖诗云:“镜殿青春秘戏多,玉肌相照影相摩。六郎酣战明空笑,队队鸳鸯浴饰波。”……而秘戏之能事尽矣。后之画者,大抵不出汉广川齐东昏之模范,唯古墓砖石中原此等状,间有及男色者,差可异耳。

赤壁鏖战在即,周瑜分析曹操兵出东吴犯了几条兵家大忌。可是征战无数的曹操,怎能不知周瑜也知的兵家大忌?曹操说有八十万大军,周瑜向孙权请兵五万抵抗,可是孙权最终只给他三万兵力。千里江东,面对生死大战,孙权为何采取如此态度?以三万人迎击曹操所说的八十万大军,周瑜的勇气从何而来?

可见这些春宫画的载体要么是墙壁,要么是屏风,要么是镜子,都不具备便携性、移动性,自然传播的效能也就有限了。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周瑜真地把胜利的希望托付给东风吗?

如果非要追溯一下画在纸上的春宫图,那么东汉张衡的《同声歌》大致透露出一些信息来。张衡是个科学家,发明过地动仪,又是个文学家,写过《二京赋》、《归田赋》。《同声歌》全诗是这样的——

邂逅承际会,得充君后房。情好新交接,恐栗若探汤。

不才勉自竭,贱妾职所当。绸缪主中馈,奉礼助蒸尝。

思为莞席,在下蔽匡床。愿为罗衾帱,在上卫风霜。

洒扫清枕席,芬以狄香。重户纳金扃,高下华灯光。

衣解巾粉御,列图陈枕张。素女为我师,仪态盈万方。

众夫所希见,天老教轩皇。乐莫斯夜乐,没齿焉可忘。

根据诗歌的内容,我们倒不难推想,这是一个女人诉说自己花烛之夜的经历和感受。值得注意的是以下三句——“衣解巾粉御,列图陈枕张。素女为我师,仪态盈万方。众夫所希见,天老教轩皇。”

标签:,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