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呼猿洞的传说故事

0 Comment

有一年清明,杨柳青,桃花红,正是西湖风景顶好的辰光,游湖踏青的人到处都是,灵隐寺前一片闹盈盈的。那天,杭州知府也出来耍子儿,他鸣锣喝道地到了灵隐寺,看见飞来峰脚下,密密麻麻地围着一大堆人,就叫差役在人群中赶开一条路,自己挨近去一看,哈哈!原来有个老和尚,正在那里跟一只金毛猴子走围棋哩。这知府也是个喜欢走棋的,当时那些拍马屁的人把他捧得天一般高,称他是天下无敌的国手。这时,他看见了棋盘棋子,不觉手痒起来,便一脚把猴子踢开,坐下来要和老和尚较量较量,当着众人显显自己的本事。

老和尚知道做官的人是顶要面子的,便手下留情,有意让掉几个子儿认输。知府赢了棋,心中得意,就站起身子,仰着头呵呵大笑起来,并把老和尚奚落一番。

老和尚心想:我好意给你留个面子,你倒给脸不要脸!就也嘻嘻地笑了起来。知府见他嘻笑,便说:你疯了,走输了棋还笑哩!老和尚说:大人呀,你不知道,强中自有强中手,我上面还有老师父呢!

知府忙问:你的师父在哪里?敢出来跟我走一盘吗?

老和尚用手朝山上一指:喏,那就是我的师父。知府抬头望去,见刚才被他踢开的金毛猴子,正在飞来峰上攀着树枝荡秋千哩。就说:呸!我当是谁,原来是只毛猴子!你就唤它下来,我跟它走一盘。

老和尚朝山上一拍手掌,那猴子便一个纵跳跳到老和尚的身旁,两只精灵的眼睛,一闪一闪,望着知府。老和尚向猴子做了个手势,它便在老和尚的位子上坐下,和知府走起棋来。知府哪里是猴子的对手!走不了几个子儿便输得他脸红耳赤。瞧瞧众人,一个个都抿着嘴巴暗笑哩。他干咳了几声,说道:鬼猴子毛手毛脚的,这盘棋不算数,另来,另来!

第二盘知府还是输了,急得他脸上一阵红一阵白,黄豆大的汗珠子,一串串地从额角上挂下来。围着凑热闹的人,见堂堂的知府大人竟败在毛猴子手下,都哄笑起来。知府在众人面前出丑丢脸,心中气恼极了,脸孔一下变得铁青铁青,霍在站起身,将棋盘摔在地上,大吼道:把这畜牲抓紧起来,给我狠狠地打!

差役们一窝蜂拥了上来,老和尚看看不对,便在猴子头顶上一拍,喝声:去罢!只听那猴子一声呼啸,就射箭一般在蹿上飞来峰去了。

差役们追上山去,只见那猴子从这棵树梢跳到那棵树梢,又从那棵树跳到这棵树梢,一会儿东,一会儿西,比松鼠还灵活。差役们奔跑了半天,累得上气不接下气,还是捉它不住。知府地山下气得浑身颤抖,大喊大叫:给我放火烧山,给我放火烧山!

差役们刚点上火把,却见那猴子扑地跳下树来,一声长啸,便钻进旁边的石洞去了。差役们急忙追进洞去,一看,这山洞四面石壁,前无门,后无路,那猴子已经不见了。差役回报了知府,知府不信,亲自钻进石洞去察看,仿佛看见那猴子贴壁躲在洞里,他慌忙扑过去,不想用力过猛,倒把自己的鼻子碰扁了。知府没法,只好捂住鼻子,灰溜溜地回衙门去。

自从那金毛猴子隐入石洞,人们就见不到它了。但是,只要老和尚朝石洞拍拍巴掌,呼唤一声,它还会钻出洞来。后来,老和尚死去了,石洞里的猴子就再也不出来了。因为老和尚当年曾经对这石洞呼唤过猴子,后人就一直叫它呼猿洞。

早先,杭州庆春门外是一大片荒芜的官地。有一年,当朝的华太师派他的管家臭鼻头到杭州来。臭鼻头骑马绕着荒地跑了一圈,这一大片荒地就算是华家的了。华太师又在杭州四城张贴榜文,招佃开荒,说明只要把生地变成熟田,长出庄稼,十年之内不起租。

穷人们都扳着手指头算起来了:头一年没出息,第二年收五成,第三年收七成……嗳,天下哪有这么好心肠的财主呀!

凑巧这时候从外乡来了一对夫妻,他们急着要寻个落脚的地方,听说有这么个招佃的财主,便不管三七廿一,在华太师的契约上捺下了手指印。

夫妻两个来到庆春门外,找到一个深水潭,在潭边搭起一座小草棚安下了家,就起早摸黑,下死力开起垦荒地来。

这一年隆冬腊月,天下大雪,妻子要生伢儿了。在这孤零零的小草棚里,没有亲戚送包红糖,也没有邻舍递碗姜汤,只有丈夫守着妻子,急得团团转。呼啦啦!北风把草棚的门刮开了,丈夫赶忙起身去扣好;呼啦啦!北风又把草棚的门刮开了,丈夫又起身去扣好;呼啦啦!北风第三次把草棚的门刮开了,丈夫第三次把门扣好时,哇的一声,伢儿生下来啦。

丈夫对妻子说:生这伢儿扣了三次门,就叫他三扣吧。

丈夫嫌三扣长得慢,说:三扣呀,快些长大吧!爸的腰骨都累折啦!

三扣飞快地长高了一截。

妻子也嫌三扣长得慢,说:三扣呀,快些长大吧!娘的眼睛已昏花啦!

三扣又飞快地长高了一截。刚生下来的伢儿,就有七八岁那么大,比十来岁的伢儿还懂事,家里家外的生活都帮上一手。

三扣帮他阿爸种田,天上总有一片乌云跟着他走,六月里的毒日头晒不着他;三扣替他妈妈去担水,只要朝桶里吹口气,两只水桶就满满的啦!人们都说,三扣不是凡胎,三扣是龙出世的。

自从三扣爸在华太师的契约上捺下手指印以后,就有不少穷苦人也做了华太师的佃户,搬到这片荒地上来住。渐渐地,在那口深水潭的周围,聚成一个二三十户人家的村庄。你一锄,我一耙,荒地很快变了样:东一片绿油油的田,西一片青葱葱的地,杨柳枝儿摇,百花迎风笑,景致好看极了。

第三年春天,田刚耕好,秧才插下,三扣爸用完了力气,累死在地里。三扣妈心中悲痛,把一双眼睛也哭瞎了。从此,三扣替这家放牛,那家割草,娘儿俩苦挨着过日脚。

不久,华太师告老还乡,回到杭州。他见这片荒地已经变成肥沃美丽的田园,就要收回来盖太师府养老。

臭鼻头领人闯进村子,逼着佃户立刻搬走。佃户们听了都叫嚷起来:不是讲明十年之内不起租吗?

臭鼻头嘿嘿奸笑了两声:十年之内嘛,一年也是十年之内,半年也是十年之内,如今已是第三年,太师的好事做到头啦!一声吆喝,手下人便动手拆屋子。拆屋拆到三扣家,三扣不依。三扣象发疯一样地扑上去,扭住臭鼻头乱抓乱咬。臭鼻头急了,命手下人把三扣捆绑起来,吊上一块大石头,扑通一声,丢进门前的深水潭;他又放起一把火,把三扣的瞎眼妈活活地烧死在草棚里。

等臭鼻头这班人走了以后,邻居们都赶到深水潭来打捞三扣。他们捞了半天,什么也没有捞到。有人钻进水里去探探,原来潭中央出现了一个无底洞!

很快,在这片土地上就盖起了一座金碧辉煌的太师府。太师府里金砖铺地,银砖砌墙,明珠嵌板壁,白玉镶栋梁。真是天上神仙府,人间宰相家呀!

太师府刚造好,华太师六十岁的生日也就到啦。这一天,太师府里张灯结彩,热闹极了。华太师坐在客堂当中的太师椅上,拜寿的官员绅士黑压压的跪满一地。拜完寿,正要入席吃酒,忽见臭鼻头连滚带爬地奔进来,大叫大嚷:太师爷不好啦!后院突然长出两根柏树干,一定是出了什么妖怪!

华太师不相信,便和官员绅士同到后院去看,果然有两根光秃秃的柏树干矗立在那里,有个官员忙凑趣说:这是天降祥瑞,太师爷寿比松柏,万古长青……

话没说完,只见柏树干往上一冒,轰的一声,从地底下飞出一条巨龙。原来这柏树干就是巨龙的两只角。这巨龙就是三扣——三扣报仇来啦!

巨龙转下身,龙头一摇,龙尾巴一扫,就把整个太师府沉入地底,变成方圆几十亩大的一口池塘。华太师和官员绅士都淹死地里面了。

被赶走的穷佃户又从四面八方聚拢来,在这池塘边安下了家。他们耕田种地,植树栽花,一年一年,这片地方慢慢地变得越美丽了。

因为华太师的太师府沉在池底,人们便把那口大池塘叫做华家池;也有人看这片地方风景好,称它为小西湖。

标签:,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