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中国古代历史上六大北伐名将

0 Comment

中国古代的北方大地,总是血火交融,遭受磨难。这片中华文明发祥的沃土,不断成为野蛮入侵的前沿阵地,成为弱肉强食、生灵涂炭的砧板。然而在战火的洗礼中,它又表现出伟大而顽强的生命力。各民族在这里交汇融合,孕育出新的勃勃生机。于是它又得以脱胎换骨,蹒跚前行。唐代诗人李华在《吊古战场文》中,曾经这样描述两军交战:“主客相搏,山川震眩,声析江河,势崩雷电”。多么的激烈悲壮。在路卫兵看来,失去故土而辗转流徙,是每一个民族每一个人所痛心疾首、心碎难捱的。于是热血忠魂之士,为恢复旧日山河,不惜效死疆场,书写了一幕幕可歌可泣的悲壮往事。由此历史上也出现了十个武功卓着的“北伐名将”。

1、秦开

战国时燕国名将。是后来随荆轲一起刺秦王的秦舞阳的爷爷。燕国与东胡相邻,东胡是鲜卑和乌桓的先族,《后汉书》说它因居匈奴之东而得“东胡”之名,是“与匈奴并盛”的强大游牧部族。东胡经常南下骚扰燕国,抢夺财物,来去无踪。就像大街上抢包的,防不胜防,很让燕国头疼。为了边境安宁,秦开不得不给东胡当人质而“为质于胡”。这也为他日后的胜利奠定了基础,相当于公开“潜伏”于敌人内部,因此对东胡的风俗,特别是战术情况,摸得一清二楚,掌握了第一手材料。秦开逃回燕国后,率大军与东胡作战,退敌千余里,“归而袭破走东胡,东胡却千余里。”解除了燕国的北境边患。

2、蒙恬

匈奴是与中原产生摩擦纷争最早的古老部族,黄帝“北伐獯粥”,尧帝“北教八狄”,指的都是这个部族。可以说自三皇五帝伊始,便与中原征战不断。其民风彪悍,流动性大,战斗力强,是中原最早最强大的对手。中原对匈奴的一次决定性打击,出自秦国大将蒙恬之手。秦统一六国后,秦始皇派蒙恬统率十万大军“威振匈奴”,收复了河套地区,“却匈奴七百余里,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马”,打出了中原雄威,换得了边境的一度和平。

3、卫青

匈奴自冒顿单于时开始强盛,刚刚在废墟上建立起来的汉室根本不是对手,刘邦在白登山被围,险些做了俘虏,最后不得不采取和亲政策,以缓解双方的紧张局势。文帝时,曾派灌婴“发车骑八万五千”击退匈奴,但总体上还是以和亲为主,并不能完全摆脱匈奴的威胁。汉室经过几十年的休养生息,武帝时,国力鼎盛,于是改变了初期的和亲政策,对匈奴发动了大规模的反击。这其中首当其冲的便是卫青。汉武帝派卫青、公孙贺、公孙敖、李广兵分四路进军匈奴,只有卫青一路获胜,卫青因此一役成名。卫青打仗身先士卒,作战勇敢,有勇有谋,得到汉武帝重用,之后卫青又6次领兵北击匈奴,皆获全胜。

4、霍去病

霍去病是卫青的外甥,跟随卫青抗击匈奴,勇猛善战,“漠南之战”中,以“勇骑八百直弃大军数百里”,斩杀2000多匈奴兵,匈奴被追杀的如此狼狈还是第一次。霍去病被汉武帝拜为骠骑大将军,与卫青并重。之后霍去病独挑大梁,数次击败匈奴,向北深入到匈奴腹地,斩杀匈奴10余万,迫使浑邪王率部众降汉,大大伤了匈奴元气,为后来匈奴的彻底降伏、消除北境边患打下了基础。《史记》中说霍去病“为人少言不泄,有气敢任”,是一个有个性的人,并且“不至学古兵法”而每战必胜,是个战争天才。霍去病年纪轻轻,却抱负远大,汉武帝想给他建官邸,他却说“匈奴未灭,无以家为”,何等的气魄。

5、姜维

蜀汉末期的军事统帅。诸葛亮六出祁山,壮志未酬身先死。姜维继承诸葛亮的战略,以攻代守,九伐曹魏,声憾中原,一心致力于匡扶汉室、兴复大业。《三国志》中说姜维“据上将之重,处群臣之右”,却“侧室无妾媵之亵,后庭无声乐之娱”,位高权重却不骄不躁,是个老成持重、作风正派的好干部。可惜前有曹魏强敌,后有小人弄权,最终无力回天。罗贯中有诗云:“姜维独凭气力高,九伐中原空劬劳。钟会邓艾分兵进,汉室江山尽属曹。”从中能读出一种英雄的无奈。

6、祖逖

西晋末年,五胡乱华,司马氏退避江南。祖逖是河北人,也举家南下,由于他为人“轻财好侠,慷慨节尚”,被流民推举为首领。祖逖目睹中原丧乱,每日“闻鸡起舞”,欲图光复大业,又上书晋元帝司马睿,力请北伐。司马睿“方拓定江南,未遑北伐”,还没将此事列入议事日程。难得有人主动请缨,于是封祖逖为奋威将军、豫州刺史,给了些钱物,让他自己招兵买马,祖逖于是招募2000人誓师北伐。祖逖军纪严明,又“爱人下士”,部队战斗力很强,北伐进展顺利,一路势如破竹,打到黄河边上,使“黄河以南尽为晋土”,就连以凶悍着称的胡皇石勒都“不敢窥兵河南”。功高盖主历来是政治上的大忌,祖逖战功显赫,朝廷便不放心了,于是派遣戴若思为都督监督祖逖,祖逖“意甚怏怏”,最终忧愤而死。

1、亚历山大帝

我们或许对古代的宴会庆典好奇不已或早有耳闻,亚历山大大帝就是个“宴会狂”。当他在饱餐一顿,准备就寝的时候,若是突然遇到另外一个朋友的邀约,会不加思索的奔赴“第二块阵地”。他可以连续胡吃海喝两天,不用休息不会睡觉,直到自己身体实在受不了。他不是被毒死的,因为那时的毒药药效还很慢。事实是,亚历山大在过量饮食后突然病倒,并在10天后离世,想下毒的人也许还没来得及动手吧。

2、扎卡里·泰勒总统

扎卡里·泰勒,这是个不太知名的美国总统。政绩上或许成绩平平,但在其他方面却有有趣的事。他在当选美国第12任总统后的16个月后,迎来了美国国庆日庆典,当时正值盛夏(7月4日为美国独立日),他在庆典中吃了太多的冰镇牛奶和樱桃,这让肠胃不堪重负。不久就病倒了,5天后死于肠胃炎。

3、莫扎特

莫扎特,电影《莫扎特传》中,竞争对手萨里耶利因为嫉妒莫扎特的才能而杀死了他。但是事实并非如此,没有证据证明莫扎特死于谋杀。相反,这位伟大的作曲家是被没煮熟的猪排害死的。科学家们在莫扎特去世前写下的书信中发现,他不久前吃了太多的猪排,猪排没有完全煮熟,造成了寄生虫感染。顺便一提,可悲的是,这位音乐天才死后第7年,他的坟茔因为土地建设被挖开,尸骨可怜的散落四处。

4、阿道夫·弗雷德里克

阿道夫·弗雷德里克,阿道夫·弗雷德里克是瑞典的国王,于1751年至1771年在位。皇帝刚做了20年,他就在一次宴会中狂吃龙虾,鱼子酱,泡菜,鲱鱼和香槟,吃过这些后,他还没忘吃了14份自己最爱的甜品!就这样,折磨自己的消化系统,并最终搭上了性命。时至今日,瑞典小学课本里还有“把自己撑死的国王”的故事。

5、亨利一世

亨利一世从1100年到1135年做了35年的英国国王,他最出名的故事的当初在围猎中杀死哥哥,坐上王位,而不是暴饮暴食。但是他把自己撑死,却是事实。他一口气吃了太多鳗鱼,在痛苦中死去。

6、威廉·梅克匹斯·萨克雷

威廉·梅克匹斯·萨克雷,小说《名利场》的作者萨克雷是个有名的工作狂,但是也常常饮食过量,导致肠胃系统受损,影响了正常的消化。在享受了人生最后一顿美味后,他在第二天早上被发现死于家中,那是他才52岁,正是作家的黄金创作年龄。官方说法是他死于中风,也许是不想让这位大作家的死显得这么可笑吧。

-北匈奴被汉军打败后,余部西迁入欧洲,并在300多年后致使西罗马灭亡

-东西突厥政权被唐军消灭后,余部西逃,其后裔在欧亚大陆先后建立四大帝国

一只蝴蝶扇动一下翅膀,可能会在千里万里之外掀起一场风暴。因为它的翅膀振动了周围的空气,这种振动一波一波传导开去,可能会在很远之外,或者很长时间之后,造成很大的影响。

在中国历史上,有两位相距700年的帝王,就是这样两只蝴蝶。他们在各自的首都长安城里各自做出了一项决定,却在不经意间给欧亚大陆造成了长久的影响,而这种影响至今仍在被我们感觉到。这两位帝王,就是汉武帝和唐太宗。

1、汉武帝不经意改写了欧洲历史–裹挟、逼迫其他蛮族进入并最终导致西罗马灭亡

两汉相继对匈奴进行决定性打击,迫使北匈奴被迫西迁进入欧洲,最终导致西罗马帝国灭亡的历史假设,已为许多人所熟悉。根据中国史籍记载,对北匈奴的最后一场战役,发生在东汉和帝永元三年,“北单于复为右校尉耿夔所破,逃亡不知所在”(《后汉书·南匈奴列传》)。“逃亡不知所在”,这六个字是中国史籍对北匈奴的最后一次记载。北匈奴到哪儿去了?

在古罗马史籍记载中,公元374年左右,一支来自亚洲、从来没有见过的游牧部落,自东向西渡过伏尔加河和顿河,进入欧洲东部,并且带动、裹挟、逼迫许多其他野蛮民族一起向罗马帝国边界涌去,“一路扫荡破坏所遇到的一切”。公元5世纪,这些蛮族渡过多瑙河,进入罗马帝国东部地区。公元476年,经历了蛮族长期沉重打击的西罗马帝国灭亡。

渡过伏尔加河的这批凶狠、奇特的游牧民族是什么人呢?长期以来,欧洲人只称他们为Huns,读音既像汉语的“匈奴”,也像汉语的“胡”。中国学界根据如下假设,将其译为“匈人”或直接译作“匈奴人”。

18世纪,先是一些来到中国的西方传教士提出,也许这些匈人就是被汉朝打败的匈奴人的后裔。法国汉学家、历史学家德揆尼,与英国历史学家吉本,都进一步印证这一观点。从此之后,“匈人”就是匈奴人的观点就在西方和中国史学界开始流传。

如果这种观点成立,我们是否可以说,公元前2世纪末期汉武帝在长安城做出打击匈奴决定的那一瞬间,就等于一只蝴蝶开始扇动翅膀。西罗马帝国灭亡后,欧洲经历数百年“黑暗时代”后,通过文艺复兴、地理大发现、宗教改革、启蒙运动、政治革命和工业革命等伟大的社会运动,迅速崛起成为主导世界历史的力量,世界也因之而改变。有人说,自从汉武帝决定打击匈奴,或者是自从秦始皇修建长城——欧洲,从而世界的命运就已经被注定。

2、唐太宗再振翅膀,后果惊人–突厥人被迫向西发展,屡建帝国,屡次失败

汉武帝发动打击匈奴的战争700多年后,历史重演。唐贞观三年冬,唐太宗命十万大军北出雁门关,拉开唐与突厥30余年战争的序幕。又一只蝴蝶振动了翅膀。唐太宗和十万唐军的敌人,就是称雄漠北、多次进犯内地并对唐王朝构成严重威胁的突厥人。

反击突厥的战争分两个阶段,分别在唐太宗和唐高宗时期完成。第一阶段消灭了东突厥,解决了北部地区的边患。第二阶段完成的是在西域打击西突厥的战争,伴随着唐与西突厥对西域的激烈争夺。平西突厥的最后一战争爆发在显庆二年,西突厥首领阿史那贺鲁战败跳伊犁河逃往石国,被当地人擒获,送与唐军。西突厥自此灭亡。

其后唐朝对西域进行了有效的政治和军事统治,西突厥余部不但不能再威胁骚扰内地,而且也不再能够在西域继续生存下去,他们只好像他们遥远的祖先匈奴人那样向西发展。

从此以后,中国史籍中关于突厥的记载逐渐平息。不久之后,在中亚、西亚、欧洲,波斯人、阿拉伯人、拜占庭人以及后来西方人的史籍中,却有一批批的突厥人部落纵横驰骋在中亚、西亚和欧洲的大地上,一次次地发动进攻,一次次地建立帝国,一次次地失败,在长达千年的时间里,把欧亚大陆的许多地方也搅得天翻地覆。

标签:,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