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当时的文化风貌和民族精神,这一地方的交通格局与民族关系

0 Comment


从公元前221年秦始皇实现统一至公元220年曹丕代汉,是秦王朝和汉王朝统治的历史阶段。当时的文化风貌和民族精神,有鲜明的时代特征。秦汉时期的社会结构和政治形式,也给中国此后近2000年文化传统的形成和历史演进的方向带来了非常深刻的影响。秦汉行政制度、司法制度、礼仪制度、文化制度对后世的长久影响为史家所肯定。3)秦文化、楚文化和齐鲁文化等区域文化因子,在秦汉时期经长期融汇,形成了具有统一风貌的汉文化。正是因为秦汉时期历史文化贡献的丰富,使得“秦”和“汉”,“秦人”和“汉人”,都长期成为代表我们国家、我们民族的公认的文化符号。鲁迅曾经面对铜镜这样的文物盛赞汉代社会的文化风格:“遥想汉人多少闳放,新来的动植物,即毫不拘忌,来充装饰的花纹。

自霍去病以军事方式结束了匈奴对河西地方的控制,汉武帝置四郡,长城防务体系延伸到连接西域的地方。这一地方的交通格局与民族关系,不仅关系到汉王朝西北经营的得失成败,也明显影响着东亚与中亚的文化交往,影响着世界文化史进步的历程。一、河西局势与“凿空”事业《史记》卷123《大宛列传》说“张骞凿空”,肯定张骞开通中原与西域交通大道的功绩。三、“南羌”与河西民族交往的复杂情势无论是《汉书》卷28下《地理志下》所谓“鬲绝南羌、匈奴”,还是《汉书》卷96下《西域传下》所谓“隔绝南羌、月氏”,“南羌”都是汉王朝战略防备的重心。在与丝绸之路河西段东端形成对应关系的汉金城郡以南以及东南方向与蜀地联系,也有交通道路实现四川平原与河西地方经济往来的条件准备。

图为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已出版的部分图书。

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提供

文化;民族精神;制度;影响;形成;后世;汉武帝;汉承秦;统一;鲁迅

匈奴;西域;交通;南羌;西北;河西地方;民族关系;隔绝;交往;长城

图为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已出版的部分图书。

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提供

中国历史经过夏商西周以及春秋战国阶段漫长的进步历程,进入到秦汉时期。从公元前221年秦始皇实现统一至公元220年曹丕代汉,是秦王朝和汉王朝统治的历史阶段。秦汉时期的文明创造和文明积累,在中国历史上呈示出耀眼的辉煌。当时的文化风貌和民族精神,有鲜明的时代特征。秦汉时期的社会结构和政治形式,也给中国此后近2000年文化传统的形成和历史演进的方向带来了非常深刻的影响。

秦汉王朝修筑长城以抵御草原民族南下的威胁。长城作为军事体系发生效能的同时,其交通体系的作用也得以显示。长城地带即秦汉人习称的“北边”,因工程、防卫、出击的需要,具有完备的交通条件。长城与直道及多条南北道路构成的交通系统,作用是显著的。农耕民族与草原游牧射猎民族的“关市”交易,以及匈奴南侵往往“攻当路塞”的历史记录证实了这一情形。自霍去病以军事方式结束了匈奴对河西地方的控制,汉武帝置四郡,长城防务体系延伸到连接西域的地方。河西走廊在外交史、军事史和边疆行政史上的意义益显突出。这一地方的交通格局与民族关系,不仅关系到汉王朝西北经营的得失成败,也明显影响着东亚与中亚的文化交往,影响着世界文化史进步的历程。

图片 1

为什么会有并说“秦汉”的习惯

汉镜铭文“宜西北万里富昌长乐”,体现当时社会对西北方向的特殊关注以及对于往西北方向人生进取前程之“富昌长乐”的乐观预想。河西形势无疑与这一社会文化现象有关。

西汉初期,可能人们已经习惯“秦”“汉”连说,将“秦汉”看作一个历史时期。如《史记》载:“释之言秦汉之间事,秦所以失而汉所以兴者久之。”事在张释之“为廷尉”的汉文帝三年之前,当时距刘邦建国不过29年,距“汉并天下”不过25年。司马迁在《史记》的《太史公自序》写道:“罔罗天下放失旧闻,王迹所兴,原始察终,见盛观衰,论考之行事,略推三代,录秦汉,上记轩辕,下至于兹,著十二本纪,既科条之矣。”所谓“略推三代,录秦汉”,应体现汉武帝时代普遍的历史意识与语言风格。

一、河西局势与“凿空”事业

图为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已出版的部分图书。

“秦汉”连说语言习惯的形成,很可能与秦汉制度的连续关系有关。这一政治史、法制史现象,史家总结为“汉承秦制”。《汉书》载“汉家承秦之制,并立郡县,主有专己之威,臣无百年之柄。”班固所谓“汉家承秦之制”,应当就是后来人们平素常用的“汉承秦制”之说的完整的经典话语。“汉承秦制”这种明朗的简洁表述,屡见于记述东汉史的文献。《后汉书》中《班彪传》记载班彪对隗嚣分析比较战国与当时形势,说道:“周之废兴,与汉殊异。昔周爵五等,诸侯从政,本根既微,枝叶强大,故其末流有从横之事,势数然也。汉承秦制,改立郡县,主有专己之威,臣无百年之柄。”
又如《续汉书·舆服志上》说乘舆等级:“秦并天下,阅三代之礼,或曰殷瑞山车,金根之色。汉承秦制,御为乘舆,所谓孔子乘殷之路者也。”所谓“汉承秦制”,后世为史家习用。

《史记》卷123《大宛列传》说“张骞凿空”,肯定张骞开通中原与西域交通大道的功绩。对于汉与西域外交关系的波折,司马迁又写道:“……楼兰、姑师小国耳,当空道,攻劫汉使王恢等尤甚。”《汉书》卷61《张骞传》也有同样的记载。颜师古注:“‘空,孔也。犹言始凿其孔穴也。’故此下言‘当空道’,而《西域传》谓‘孔道’也。”又说:“空即孔也。”。《汉书》卷61《李广利传》颜师古注也说:“空,孔也。”所说“《西域传》谓‘孔道’也”,即《汉书》卷96上《西域传上》“婼羌”条:“去阳关千八百里,去长安六千三百里,辟在西南,不当孔道。”王念孙《读书杂志·汉书杂志》“孔道”条提出“孔道”“空道”“犹言大道”的说法,而“大道亦谓之通道”,也就是通常所说的“通衢大道”。王先谦《汉书补注》引录此说。徐松《汉书西域传补注》卷上也采用了这一意见。河西地湾汉简可见“……当空道便处禀食如律……”简文(86EDT8:14A)。地湾汉简“当空道”文字与《史记》卷123《大宛列传》及《汉书》卷61《张骞传》“当空道”表述形式完全相同,是符合汉代通行的语言习惯的。

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提供

“依秦汉之制”,“摹秦汉之规”

由“空道”这一交通地理概念,可以真切理解“张骞凿空”的涵义。而河西走廊就是中原通向西北方向的最便捷最重要的“大道”。

内容提要:无论是从中华民族的历史记忆建构看,还是从清史研究的当代价值看,我们都必须高度重视清代历史、加强清史研究。当前,要科学研判清史研究状况,强化对清史研究的领导,牢牢把握清史研究话语权,让清史研究切实发挥以史鉴今、资政育人的功能,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发展提供历史经验和智慧。

秦汉行政制度、司法制度、礼仪制度、文化制度对后世的长久影响为史家所肯定。如《晋书》卷二四《陆机传》记载,陆机著《五等论》,其中写道:“夫体国经野,先王所慎,创制垂基,思隆后叶。然而经略不同,长世异术。五等之制,始于黄唐,郡县之治,创于秦汉,得失成败,备在典谟,是以其详可得而言。”陆机说“郡县之治,创于秦汉”,《周书》中《文闵明武宣诸子传》所谓“郡县之设,始于秦汉之后”,《北史》中《恭帝纪》所谓“狭殷周之制度,尚秦汉之规摹”,都指出了秦汉郡县制度对后世的影响。《旧唐书》又有“循秦、汉之规”,“因秦、汉之制”的说法,后世或言“依秦汉之制”,“摹秦汉之规”,也都指出了秦汉制度对后世的长久影响。

汉镜铭文“宜西北万里富昌长乐”,体现当时社会对西北方向的特殊关注以及对于往西北方向人生进取前程之“富昌长乐”的乐观预想。河西作为西北“空道”的交通形势无疑构成这一社会文化现象的重要条件。

历史研究是一切社会科学的基础。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历史研究有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重视历史、研究历史、借鉴历史,是中华民族5000年来生生不息、绵延不绝的一条宝贵经验,也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取得一个又一个胜利的重要法宝。当前,加强历史研究特别是中国历史研究,必须高度重视清代历史,牢牢把握清史研究话语权,让清史研究切实发挥以史鉴今、资政育人的功能,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发展提供历史经验和智慧。

自秦开始的专制政体的深刻的历史作用,也为人们所重视。李约瑟说:“以编订‘法律’为务,并认为自己主要的责任是以封建官僚国家来代替封建体制。他们倡导的极权主义颇近于法西斯,正如我们在前面已经提到的,后来当秦朝因做得过头而为汉朝所取代时,法家遭到了失败。”谭嗣同《仁学》写道:“二千年来之政,秦政也,皆大盗也。”这些持批判态度的评价,也指出了秦创建而为汉王朝所继承的制度的久远影响。

“空道”的概念后世依然沿用。如《新唐书》卷100《裴矩传》:“诸国亦自有空道交通。”《新唐书》卷218《沙陀传》:“汴人扼空道,晋兵不得前。”《新唐书》卷224上《叛臣传上·李怀臣》:“引众城长武,据原首,临泾水,以扼吐蕃空道,自是不敢南侵。”

必须高度重视清代历史

清朝是中国封建君主专制统治的最后一个王朝。如果没有建构起对清代历史的正确认识,我们对中国历史的认识必然是不完整、不全面的。无论是从中华民族的历史记忆建构看,还是从清史研究的当代价值看,我们都必须高度重视清代历史、加强清史研究。

清代是构成中华民族历史记忆的重要一环。清代历史,以1644年清军入关开始计,至1912年中华民国成立,时间长达268年。在268年的时间里,中国封建专制主义中央集权制发展到最高峰,统一多民族国家不断得到巩固;中国封建社会的经济得到长足发展,资本主义因素进一步增长;中国传统文化进入了系统总结的新阶段,《四库全书》的编纂客观上为中华民族保存了丰富的传统文化资源;等等。但也正是在清代,中国经历了从一个独立的封建国家到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历史巨变。清代历史早已通过各种物质的、精神的形式被中国人民所记取,有些则融入了中华民族的血脉里,影响了近代以来中国历史的走向。

清代在治国理政方面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也有许多深刻的教训,值得我们今天深入研究。明清易代后,清朝最高统治者在吸收和借鉴明朝制度的基础上,迅速重新确立了以正统儒学为核心的政治学说在意识形态领域的独尊地位,进而用以指导政权建设,不但在较短时间内实现了国家统一、重建了社会秩序,而且在此后很长的时间里一直比较有效地维护了大一统的良好局面。这个良好局面的形成,离不开清朝统治者建立的以内阁、南书房、军机处为核心的最高决策和执行机构,离不开其采取的以科举取士、严惩贪渎、养廉等为重要内容的选官治官体系,离不开其实施的以摊丁入亩为重点的税赋改革,更离不开其审时度势所实施的以改土归流、“因其教不易其俗”为方向的边疆、民族和宗教政策。与中国古代的其他封建王朝相比,清朝统治者的治国理政能力算是比较突出的。当然,在实施统治的过程中,特别是雍乾以后,清朝统治者出现诸多失误和错误,如政治上的僵化、文化上的专制、外交上的闭关锁国、重大决策上的失误等,这些都为近代中国的落后挨打埋下了深深的伏笔、带来了直接的恶果。清朝统治者治国理政的经验和教训,可为我们今天的国家治理提供有益的历史镜鉴。

当代中国是由历史上的中国发展而来的。作为距离现今最近的中国封建王朝,清朝奠定了今日中国的版图疆域。当今中国面临的一些问题,有的是从清代发展、演化而来的,有的或多或少可以找到清代的影响因子。尤其是一些涉及边疆、民族和宗教的重大现实问题,甚至与清代有着直接联系。这也使得清史研究与维护国家领土主权完整有着密切关系。还要看到,近些年来,一些意识形态领域的重大舆情,也往往与清代历史直接相关,清史研究事关意识形态安全。因此,如何看待清代历史特别是清代的边疆政策、民族政策、宗教政策,就不仅仅是历史认识问题,而且是具有重大现实意义的时代课题。

科学研判清史研究状况

牢牢把握清史研究的话语权,首先必须科学研判清史研究状况。翻检改革开放40年来的清史研究特别是近些年来的清史研究,其状况可以概括为以下两个方面。

首先,清史研究日益繁荣并不断发展。这主要表现在:相关理论不断丰富和发展,如以“过密化”“江南道路”“江南早期工业化”为代表的诸多经济史研究范式,进一步深化了对清代历史的认识;研究领域、研究方向不断拓宽,社会史、经济史、文化史、边疆史全面复兴并深入发展;专业学术机构不断建立,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人民大学、中央民族大学等单位专门从事清史研究的学术队伍不断壮大;清史研究成果多种多样,专业性学术论文、通论性清史著作、专题性学术专著、大型档案历史文献以及电子数据库等不一而足。以2016年为例,有学者粗略统计,在汉语出版物范围内,不计博硕士学位论文,公开发表的清史研究相关论文也在3000篇以上,出版研究著作60余部。在众多研究成果中必须一提的是,2002年启动的国家清史纂修工程进展顺利,取得不少高质量研究成果,目前已进入收尾阶段。

其次,毋庸讳言的是,清史研究初步繁荣的背后也隐藏着诸多问题,突出体现在:唯物史观虽然处于指导地位,但重实证、轻理论,重微观、轻宏观,重研究、轻应用的倾向比较明显。一些研究满足于对具体事件、人物和材料的考证,使清史研究陷入微观研究之中。一些学者缺乏理论兴趣和经世情怀,对强调宏观历史规律探讨的传统政治史、经济史的研究内容关注不够,对涉及国家领土主权完整、意识形态安全的重大选题着力甚少,使清史研究未能很好发挥资政育人作用。极少数学者对西方学术思潮缺乏应有的警惕,将国外历史虚无主义在清史研究领域的理论变种引入国内,有意无意地与以“超越中国的帝国模式”“内陆亚洲”等为核心概念的所谓西方清史学派进行“对话交流”,影响清史研究走向。正是因为存在诸如此类的问题,近年来尽管有关清史的研究成果层出不穷,但真正有利于正确认识清代历史的有分量的研究成果远远满足不了党和人民的需要,构建真正具有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清史研究体系仍然任重而道远。

强化对清史研究的领导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们党进一步加强对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有关部门采取有力措施加强对历史研究特别是清史研究的引导,取得了显著成效。今后,清史学界要始终坚持党对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同志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进一步强化领导、加强规划、明确责任,牢牢把握清史研究和宣传工作的主导权和话语权,努力为我们党治国理政提供更多智慧,努力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历史借鉴和精神动力。

一要提高政治站位,始终把坚持正确政治方向和学术导向摆在清史研究的首位。清史学界要对披着学术外衣的政治思潮保持高度警惕,坚决贯彻以人民为中心的研究导向,树立为人民做学问的理想,自觉把个人学术追求同国家和民族的发展紧紧联系在一起,服从服务于党和国家工作大局和根本利益,努力多出经得起实践、人民、历史检验的研究成果。

二要加强理论创新,始终把构建具有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清史研究体系作为不懈的学术追求。清史学界要在系统总结长期以来清史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始终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提炼、创造出符合清史研究长远发展需要和国家现实需要的原创性理论,为进一步深化清史研究提供理论支撑。

三要注意统筹规划,始终把全国清史研究的课题编制以及成果宣传转化作为重要的意识形态工作来抓。要克服当前清史研究中一定程度存在的闭门造车、自娱自乐问题,克服清史研究成果宣传的个体化、碎片化状态,让真正有高度、有水平、有情怀的优秀清史研究专家走出书斋、走向大众,加大清史研究成果的普及和转化力度,让人们正确认识清代历史,防止历史虚无主义在大众传播领域泛滥。

(作者为《历史研究》常务副主编)

作者简介

姓名:周群 工作单位:《历史研究》

职务:常务副主编

标签:,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