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萨满的女儿妮雅嫁给了这个野蛮部落的首领,他们用这把小斧子到山上伐木

0 Comment


使鹿鄂温克人的故事——斧子

使鹿鄂温克人的故事——铜牌

元和清王朝的建立,反映了北方民族向中原内聚等历史主动性和汉族、蒙古族、满族轮流为天下主的趋势。蒙古人、满族人较多汉化与汉人不同程度地受蒙古或满族文化影响,相互激荡,构成了元、清两代多民族文化交流的基本风貌及走向。它体现了在汉族与各少数民族携手缔造多民族统一国家进程中北方民族的历史主动性,也披露北方民族向中原内聚和近千年来汉族、蒙古族、满族轮流为天下主的历史趋势。由于蒙古贵族和满族贵族先后入主中原,进而统一南北,在蒙古人和满族人较多汉化的同时,也发生了汉人不同程度地受蒙古或满族文化影响的情况[14]。[15]当然,因为文化积淀成熟度、族群规模等方面的差异,汉文化对蒙古人和满族人的影响既深且广,蒙古文化或满族文化对汉人的影响则相对小一些。

使鹿鄂温克人的故事——斧子

使鹿鄂温克人的故事——铜牌

满族;汉族;文化;中国;蒙古;王朝;汉人;中华民族;民族融汇;中原

过去,世界上曾经生活着兄弟俩人。他们是能工巧匠、大力士,又是美男子。可是,家里除了一把小斧子,一无所有。他们用这把小斧子到山上伐木,为自己盖了一座木头房。

从前,大兴安岭有一个野蛮的部落,萨满的女儿妮雅嫁给了这个野蛮部落的首领。在她出嫁的时候,母亲萨满送给了他一块铜牌,告诉她:如果你遇到危险的时候,就把铜牌抛向天空,我自然会来相救。女儿妮雅把铜牌放在怀中出嫁了。八月里的一天,妮雅吃饭的时候发现桦皮碗里有个小孩的手指头,知道了这是个吃人的野蛮部,就借口肚子疼跑出了撮罗子,把铜牌从怀里掏出抛向空中。突然天空乌云密布,黑云带着雷电的节奏开始下起了大雪,大雪把森林、妮雅和撮罗子埋上了。这时,暴风雪的空中飞来了四只犴皮毛腿雪板托起了妮雅飞上空中,开始翻山越岭,离开了野蛮的部落。她看见阿娜陀女神为她指引方向。阿娜陀女神告诉妮雅:孩子,飞翔吧,你的母亲在山的那边。妮雅在雪板上如风一样的飞驰,欣赏着夏天的雪景,唱起了一首献给母亲的歌:感谢你我的母亲······

摘要:五千年来多民族统一国家的成长发展,”历时性”地呈现先秦、魏晋南北朝、晚唐宋辽金元和明中叶到近代四次民族大融汇。基于长城内外农耕、游牧生产方式的世代并存,汉族与各少数民族携手创造了多元一体的中华民族及璀璨文明。元和清王朝的建立,反映了北方民族向中原内聚等历史主动性和汉族、蒙古族、满族轮流为天下主的趋势。蒙古人、满族人较多汉化与汉人不同程度地受蒙古或满族文化影响,相互激荡,构成了元、清两代多民族文化交流的基本风貌及走向。”崖山之战”,特别是清朝建立之后,的确已无汉族为首的大一统王朝。但元、清二王朝分别以”内蒙外汉”和”内汉外满”君临天下却方兴未艾。在中国的特定环境下社会经济固然充当主要原动力或主线,同时还应格外重视民族融汇第二条基本线索。5世纪以后的江南,逐渐成为中国经济重心及文化主脉所在,也是引领社会经济发展的新兴动力渊薮。唯有江南,能够充任华夏先进经济文化南渡转移的栖息地和再发展空间。北方民族南下及其所建立的元、清王朝,既带来一些积极向上的东西,也携入不少主从隶属等落后旧俗,后者直接招致诸色户计”配户当差”及”君父”至上的复燃,严重影响社会经济结构和帝制独裁。

图片 1

讲述人:维佳

关键词:民族融汇; 多元一体; 轮流为主; 华夷涵化; 第二条基本线索

图片1鄂温克猎民的斧子

时间:2009年2月14日

一、 农耕、游牧南北并存格局与中华民族多元一体融汇进程

一年秋天,湖里结了冰。哥哥踩着薄冰走过湖面,去山上伐木做窗户。不幸把小斧头掉进了冰窟窿里。

地点:阿龙山猎民点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栖息在幅员辽阔的东亚大陆。由于东南临太平洋,北边是大漠及西伯利亚,西面为帕米尔高原,西南横亘着世界最高峰所在的喜马拉雅山脉,崇山峻岭、荒漠和第一大海洋的四面围隔,致使中国的国土疆域相沿构成与大多数亚洲、欧洲及美洲古老文明距离甚远和相对独立的地理单元。

他祈求老水怪沃佳诺伊——据说是人类的供给神,把斧子还给他,否则他兄弟俩将无法生活。老水怪从水中伸出双手。一只手里举着他熟悉的那把铁斧子,另一只手里拿的却是一把银斧子……。那个长着绿胡须的水怪低声说:“喂,善良的小伙子,喜欢哪个就拿哪个!”

记录:顾桃

广袤的东亚陆地内,又依气候、地形地貌等自然条件,分为东部季风区、西北干旱区、半干旱以及青藏高寒区等大自然区,而且在植被、水资源等自然赐与方面,表现出很大的反差或不平衡。因地理环境复杂和经济生存条件差异,从新石器时代开始,中华民族大体步入种植族群和游牧族群的长期并存。根据栖息地不同自然条件及传统,从事种植业的族群和从事游牧业的族群又呈现地域上的分离。如《辽史》所云,“长城以南,多雨多暑,其人耕稼以食,桑麻以衣,宫室以居,城郭以治。大漠之间,多寒多风,畜牧畋渔以食,皮毛以衣,转徙随时,车马为家。此天时地利所以限南北也”[2]。拉铁摩尔(Owen
Lattimore)也说从东北向西南大致以长城为界,以南以东适合农耕,农作物茂盛,人口稠密;以北以西属干燥地带,不能直接靠种植为生,系游牧天地[3]。《大戴礼记·用兵》云,南部农耕民为“粒食之民”[4]。《汉书·匈奴传》称北部游牧民“随草畜牧而转移”,“肉食”[5]。长城内外农耕民与游牧民及其不同生活方式的世代并存,也是中华民族与生俱来的特色之一。这就构成了中国历史上民族融汇所依赖的基础性地理格局。

“老爷爷,我不要你的银斧子,最好还是将那把铁斧子还给我吧!”

题目:辑录者加

五千年来,无论是民族范畴的中华民族,还是文化综合体的中华文明,皆无例外地呈现“多元一体格局”[6]。中华文明多元融汇与大一统,应该是我们多民族统一国家成长发展的显著特征之一。

水怪笑了笑,就把那个铁斧子扔给了他。冬天到了,弟弟到湖上去采冰。湖水很凉。可是,那里好象有一个人正在采冰!弟弟的争强好胜心一下子被激起来了,于是就拼命地干了起来。由于用力过猛,斧柄从他手里脱出,斧子丢失了。这可怎么办呢?弟弟爬在那个冰窟窿上往下一看,里边黑洞洞的。

故事来源:顾桃:《忧伤的驯鹿国》,金城出版社,2013年10月第1版,第121页。

回溯五千年来多民族统一国家的成长发展,“历时性”地呈现先秦、魏晋南北朝、晚唐宋辽金元和明中叶到近代四次民族大融汇,以及在此基础上实现的大一统进程。不难窥见,四次民族大融汇内几乎都曾有一段政权割据、族群纷争和族群交融,之后又多是政治大一统。夏商周经历了黄河中下游为重心的首次夷夏蛮狄民族大融汇,其后迎来了秦西汉帝国的大一统。东汉末到南陈灭亡是长达四百余年的政权分立和“五胡乱华”,以及汉族、匈奴、鲜卑、柔然、突厥等民族大融汇,其后来临的是隋唐帝国的大一统。晚唐五代宋辽夏金又为长达四百多年的政权分裂对峙和汉族、回鹘、契丹、党项、女真、蒙古等第三次民族大融汇,其后就是元帝国的大一统及朱元璋建明帝国。明中叶“大航海”揭幕和满族入主造成了汉、满、蒙、回、藏等第四次民族大融汇,之后就是西方列强入侵,传统社会被“现代化”,以及抗日战争前后现代中华民族的最终确立。可以说,政权分裂和民族融汇是我们多民族统一国家成长中难以避免的过渡路径,大一统则是它的升华趋势和发展成果。前者凸显经济、文化和民族的多元或不平衡,后者又显示中华文明在多元融汇基础上的政治总体走向。

“我说沃佳诺伊神啊,请问,那个粗槐木柄的斧子在下边睡够了没有?请让他醒一醒,我需要用斧子干活啊!”

各兄弟民族和各地域子文明的汇聚滚动,血脉交融,共同缔造了中华文明的五千年辉煌。栖息在黄河中下游和长江中下游的汉族,最初是由中原不同族群融合而成,实乃多元一体的先驱典范。汉族人数最多,所在中原地区农耕生产经验最成熟,经济最富庶,文化最先进,借此对北方等周边民族发生着强烈的吸引力。匈奴、乌桓、鲜卑、柔然、突厥、回鹘、吐蕃、契丹、党项、女真、蒙古等先后栖息在北方草原及西部干燥或半干燥地带,主要依赖游牧及狩猎为生。他们因与农耕民交换贸易需要及中原吸引力,频繁挥戈南下及内迁,或与汉族融汇,或入主中原,13世纪以后,蒙古族和满族甚至走上了统一南北、与汉族轮流成为大一统中华帝国君主的舞台。正如《读通鉴论》所云:“自拓跋氏之兴,假中国之礼乐文章而冒其族姓,隋、唐以降,胥为中国之民,且进而为士大夫以自旌其阀阅矣。高门大姓,十五而非五帝三王之支庶,婚宦相杂,无与辨之矣”[7]。王夫之所述当主要是东汉末到隋唐黄河中下游的民族融汇,亦即第二次民族大融汇。不难窥见,历史上各民族之间虽然有军事冲突战争,更常见的是贸易、聘使、和亲、风俗熏染等和平交往,彼此依存,相互吸收,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血脉交融,联系越来越密切,逐渐形成一股强大的内聚潮流,由内聚逐步达到包括中原、江南、东北、大漠草原、西北、西南在内的全国性统一体。到近代,各兄弟民族在抵御西方殖民者特别是抗日战争前后最终汇聚确定为多元一体、休戚与共的现代中华民族。就是说,汉族与各少数民族携手共同创造多元一体的中华民族,共同创造多元一体的中华文明,是难以回避的历史逻辑与历史真实。

湖水翻腾起来,卷起黑色的漩涡,沃佳诺伊从水中伸出两只绿色的手来,一只手里拿着一把铁斧子,另一只手里举着一把闪闪发光的金斧子。这位水下君王低声说:“我说匠人啊,你相中哪个就要哪个吧!”

弟弟眼里闪着激动的光芒,双手颤抖着,抓起了那把金斧子。他心里想,这下我可变成富翁啦!现在我比所有的工匠都富有!

可是,发生了意外的现象:他用这把斧子破冰,斧子刃立刻卷曲了;砍树,斧刃钝得像铁片。将它磨一磨,仍然是一把金斧子。弟弟被捉弄得苦不堪言,于是返回去找水怪沃佳诺伊,说:“拿去吧,老家伙,还给你的‘宝贝’斧子!”说着把金斧子扔进了水里,但是刹那间他手里又出现了一把大斧子,非常重,压得他站立不稳,一下子滑倒在冰窟窿边沿,扑通一声掉进了水里。

失去了弟弟,哥哥非常难过。正是大忙季节,可他什么也干不成。世界上不乏善良之人,给他打了一把新斧子,比以前那个还锋利。哥哥拿到了新斧子,心里的悲伤减少了许多。他拿起这把新斧子整天出去帮助别人修建房屋,唯独自己的那间小屋总是顾不上翻修,以致到了老年连个栖身的地方都没有。后来他干不动活了,感激他的人们集合在一起,为他建造了一座富丽堂皇的住宅,在安放圣像的地方不是悬挂着圣像,而是嵌进了一把磨得锋利的斧子。老匠人生活得很幸福,最后他是坐在为人们做好事的那把普通的斧子下边,含笑离开了人间……

故事来源:伊·戈戈列夫等著
林文堂译《太阳的崇拜者》,内蒙古文化出版社出版,1991年7月底1版,第263-265页。

标签:,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