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一个民族的历史是一个民族安身立命的基础,《元史》所载蒙古妇女守节与其汉文化水平并无直接关系

0 Comment

习近平同志高度评价历史的地位和作用,他深刻指出:“一个民族的历史是一个民族安身立命的基础。习近平同志强调,我国古代优秀思想文化“体现着中华民族世世代代在生产生活中形成和传承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审美观等,其中最核心的内容已经成为中华民族最基本的文化基因”。”(习近平:《在颁发“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仪式上的讲话》,
2015年 9月
2日)一个民族和国家如果失去民族脊梁的支撑、民族最闪亮坐标的引领,肯定是没有希望的民族、没有前途的民族。在近代中国,各个阶级挽救民族危亡斗争失败的情况下,中国共产党挺起民族脊梁,挽狂澜于既倒,解民族于倒悬,救人民于水火,无数共产党人和革命先烈用生命和鲜血铸造了一部波澜壮阔的英雄史诗,砌起一座“民族最闪亮坐标”的万里长城。

内容提要: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培育基于对中国民族关系史、中华文化的认同。如何认识中国各民族在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形成中的地位和作用,杨建新先生的“各民族共创中华”论通过对中国历史的梳理,从主体论层面回答了在中国多民族国家的形成过程中即中华民族共同体、中华文明形成的过程中,各民族在政治、经济和文化的联系中共同创造了中华文明。三、“各民族共创中华”主体价值作用的历史发展脉络纵观中国历史发展的脉络,创造中华文明的各民族成为共同体——民族共同体和文化共同体,经历了从自在阶段到自觉阶段的历史过程,各民族在互动交融中发挥了“共同创造中华”的主体价值作用。发生民族交融,有落后民族融于先进民族的,也有先进民族的一部分融于落后民族的。

通过考察《元史》所载蒙古节妇具体事例,并结合同时代蒙古、波斯文献以及外国人游记收录的有关蒙古妇女守节的内容,《元史》所载蒙古妇女守节与其汉文化水平并无直接关系。34)表面上看,帖木儿不花虽为蒙古人,但其有明显汉文化烙印,其举以“守节”乃“莫大之幸”来为高丽氏辩护,并最终得到了元政府的认可,这似乎隐约反映出该文作者的文化倾向,即接受汉文化的蒙古人站在道德伦理的高度反过来对蒙古传统习俗进行批判,同时也表现出直至元末。萧启庆先生《论元代蒙古人之汉化》一文从诸多方面论述了蒙古人受到汉化影响之表现,并指出:“本文虽强调过去学者低估了蒙古人所受汉文化的影响,但并不认为蒙古人真正汉化。

中华民族;基因;文化;中央文献出版社;历史是;习近平同志;英雄;中国共产党;学习;革命精神

文化;中国;中华民族;形成;认同;汉族;少数民族;统一;杨建新;政治

元史;守节;公主;中华书局;汉文化;汉人;蒙古妇女;元代蒙古;蒙古人;黑塔尼

习近平同志高度评价历史的地位和作用,他深刻指出:“一个民族的历史是一个民族安身立命的基础。”(《十八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上〉,中央文献出版社2014年版,第694页)深入学习习近平同志这一科学论断,仔细研读其关于历史重要性的论述,我们至少可以从以下五个维度来把握这一论断的深刻内涵。

内容提要: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培育基于对中国民族关系史、中华文化的认同。如何认识中国各民族在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形成中的地位和作用,杨建新先生的“各民族共创中华”论通过对中国历史的梳理,从主体论层面回答了在中国多民族国家的形成过程中即中华民族共同体、中华文明形成的过程中,各民族在政治、经济和文化的联系中共同创造了中华文明。

内容提要:一般认为,元代蒙古妇女守节乃是受到汉文化之深刻影响。通过考察《元史》所载蒙古节妇具体事例,并结合同时代蒙古、波斯文献以及外国人游记收录的有关蒙古妇女守节的内容,《元史》所载蒙古妇女守节与其汉文化水平并无直接关系。她们的这些行为是明朝政府出于巩固政权、推行风教等目的,以及受到理学发展之影响,而被加工、重塑后列入《元史》当中以加强文化认同。《元史》有关蒙古列女形象的书写,恰好反映出元明之际多民族交融的历史事实。

一、历史是民族的根源

关 键 词:中华民族/历史认同/中华民族共同体

关 键 词:蒙古节妇;《元史·列女传》;历史书写;元代;民族融合

习近平同志指出,“历史是现实的根源”,任何一个民族,任何一个国家的“今天都来自昨天”,都是历史发展的结果。(习近平:《在布鲁日欧洲学院的演讲》,2014年4月1日)

标题注释: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民国时期西北边疆地区现代教育的推进与民族文化互动研究”。

作者简介:肖超宇,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博士后,合作导师为刘正寅研究员,北京
100081

历史都是从昨天走到今天再走向明天,“历史、现实、未来是相通的”。(《习近平谈治国理政》,外文出版社2014年版,第67页)它是人类活动的客观连续进程,紧密关联,无法割断。一个民族的历史永远是其民族的基础和根源。

作者简介:娜拉,天津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博士,主要从事边疆史地研究。

《元史·列女传》里记载了一则值得注意的材料:“脱脱尼,雍吉剌氏,有色,善女工。年二十六,夫哈剌不花卒。前妻有二子皆壮,无妇,欲以本俗制收继之,脱脱尼以死自誓。二子复百计求遂,脱脱尼恚且骂曰:‘汝禽兽行,欲妻母耶,若死何面目见汝父地下?’二子惭惧谢罪,乃析业而居。三十年以贞操闻。”①一般认为,元代蒙古社会盛行收继婚,②那么如此情况下,脱脱尼以死拒绝再嫁,并将这种收继习俗斥为“禽兽行”,岂不是有悖蒙古社会传统的“逆举”吗?为何后世史家却视之为“列女”,将她塑成道德的榜样?果真如部分学者所言,以脱脱尼为代表的蒙古妇女自发的守节行为皆是受到汉化、理学的影响,③或者另有其他原因?带着这些问题,笔者试图对元代蒙古妇女贞烈事迹书写背后做一些粗浅的探讨,不当之处,尚祈方家指正。

历史虽是人类过去活动的记录,带有主观性,但毕竟“昨天的历史不是今天的人们书写的”。(习近平:《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招待会上的讲话》,2015年9月3日)历史过程、历史事件、历史人物、历史演变等都是客观存在。“历史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形成、发展及其盛衰兴亡的真实记录”,(习近平:《在中央党校2011年秋季学期开学典礼上的讲话》,2011年9月1日)是历史本体的载体,是通往民族根源的桥梁。

中图分类号:C951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4-662705-0012-05

元代蒙古妇女守节的行实,主要集中在《元史》里。除前引脱脱尼事外,《列女传》尚有只鲁花真、贵哥、也先忽都、卜颜的斤诸人或誓不贰婚,或以身死节的记载。其中,也先忽都、卜颜的斤二人遭遇相近,皆因将面临战乱被俘,而选择殉节。史载也先忽都为大宁路达鲁花赤铁木儿不花妻,至正十八年红巾军攻破大宁,时铁木儿不花已坐事免官,而也先忽都被擒后仍称“我达鲁花赤妻也”,拒绝为敌效命遭到杀害。④然而,实际上大宁路为红巾军所破当在至正二十年,《元史·顺帝本纪》载:至正二十年春正月“癸卯,大宁路陷”,⑤此前大宁路仍属元廷掌管,⑥所以该则材料时间记载有误,致使其真实性值得怀疑。卜颜的斤乃宗王黑闾之女,黑闾其人暂不可考,明军攻破大都时,卜颜的斤谓其夫观音奴曰:“我乃国族,且年少,必不容于人,岂惜一死以辱家国乎!”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也先忽都死后,其子与夫出城就执于敌,子乃请以身代父死,“贼爱完者姿秀,遂挈以从。久之,乃获归脱,访母尸并玉莲葬焉”,⑦玉莲是铁木儿不花妾,其与也先忽都皆见杀,也先忽都子完者后来合葬其母与父妾,可推知当时铁木儿不花并没有死。至于卜颜的斤,《列女传》记其向观音奴交待完后“遂自缢而死”,说明她也是亡于夫前。据此观之,也先忽都、卜颜的斤选择殉节,或许更多地出自她们的自尊心,而不一定与其汉化程度高低有关。

历史是民族安身之基,承载了民族的一切。我们应该尊重历史,保护历史,学习和研究历史,牢记历史。这样我们才能“知道自己是谁,是从哪里来的,要到哪里去”。(《十八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中〉,中央文献出版社2016年版,第6页)“一个不记得来路的民族,是没有出路的民族”,(《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2卷,外文出版社2017年版,第49页)就会失去根基,失去方向,随波逐流,无以安身。

在中央民族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加强中华民族大团结,长远和根本的是增强文化认同,建设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园,积极培养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着眼于中华文明源远流长的发展史、中华民族始终追求团结统一的奋斗史,深刻指出加强中华民族大团结、构筑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园的方向和路径。培育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其中贯穿着一个关于回答“认同”的问题。在多民族国家社会生活中,认同起着一种最为基本的凝聚作用,凝聚力来自国内各民族价值相通,归属相一。所谓共同体认同,是一种社会群体性的认同,它是诸个体对地位、价值、意义等方面的同感共享,与个体认同相对应,共同体认同是认同发展的一种高级阶段或高级形式。民族历史价值认同,对民族与国家之间的认同统一、培养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有着重大的意义。

贵哥拒嫁的事例比较特殊,《元史·列女传》载:“贵哥,蒙古氏,同知宣政院事罗五十三妻也。天历初,五十三得罪,贬海南,籍其家,诏以贵哥赐近侍卯罕。卯罕亲率车骑至其家迎之。贵哥度不能免,令婢仆以饮食延卯罕于厅事,如厩自经死。”⑧可见贵哥因其夫罗五十三遭流贬,而受到牵连。一般认为,元朝的流刑遵循“南之迁者之北,北之迁者之南”的原则,而由于元代流刑犯是终身不赦,所以法律通融规定:“妻子从流,听。”⑨但是此处贵哥却被元文宗下诏赐给近侍卯罕,说明其人身自由已遭限制。类似的有至元二十八年行台监察御史周祚因得罪桑哥,被流于憨答孙,妻子家资入官。⑩结合周祚遭流、妻子入官的经历,或可认为贵哥时已没入官籍,属于“官家财物”,因此才会被赐予他人。所不同的是,周祚平反后朝廷“复其妻子”,而贵哥眼见拒婚无望,于是选择了自杀。虽然在天历二年,曾有陕西行台御史孔思迪对罪臣之妇的处理方式不满,向朝廷建议:“人伦之中,夫妇为重。比见内外大臣得罪就刑者,其妻妾即断付他人,似与国朝旌表贞节之旨不侔、夫亡终制之令相反。况以失节之妇配有功之人,又与前贤所谓‘娶失节者以配身是己失节’之意不同。今后凡负国之臣,籍没奴婢财产,不必罪其妻子。当典刑者,则孥戮之,不必断付他人,庶使妇人均得守节。请著为令”,但统治者似乎并未采纳这一建议。而且元文宗曾表示“流窜海岛,朕所不忍”,竟对曾以贪赃得罪、矫诏独行、私测皇帝在位时曰长短的前丞相别不花网开一面,御史原本建议“宜窜诸海岛,以杜奸萌”,但最终只是“并妻子置之集庆”。相比之下,罗五十三却没能得到皇帝的宽恕,不仅身遭流贬,妻子也受到连累。贵哥身为罪臣之妇,抗旨不遵而死,从元廷的角度来看,无论如何也没有理由为其旌表节义。

二、历史写着民族的灵魂

一、培育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基于对中华历史文化的认同

习近平同志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文化兴国运兴,文化强民族强。”文化植根于历史,内涵于历史,在历史中创造,历史中传承,历史中熔铸,历史上都写着民族的灵魂。他借用德国前总理勃兰特的话说:“谁忘记历史,谁就会在灵魂上生病。”(习近平:《在德国科尔伯基金会的演讲》,2014年3月28日)“历史和现实都表明,一个抛弃了或者背叛了自己历史文化的民族,不仅不可能发展起来,而且很可能上演一幕幕历史悲剧。”(习近平:《在中国文联十大、中国作协九大开幕式上的讲话》,2016年11月30日)

在培育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探索中,离不开对中国历史、中国民族关系史进行唯物论立场的解读。首先,承认历史。历史是所有事物的来源,任何事物都不是凭空产生的,而必然有其渊源。历史有保留“集体记忆”的功用,所有事物的现今都是前因的后果或流变。“灭人之国,必先去其史。”[1]其次,尊重历史事实。历史认同在维系一个国家公民或民族的凝聚力、弘扬爱国情操和民族精神时会产生极大的作用。“人类常情,必先‘认识’乃生‘情感’……若一民族对其以往历史无所了知,此必为无文化之民族。此民族中之分子对其民族必无甚深之爱,必不能为其民族真奋斗而牺牲,此民族终将无争存于世之力量……故欲其国民对国家有深厚之爱情,必先使其国民对国家以往历史有深厚的认识。欲其国民对国家当前有真实之改进,必先使其国民对国家以往历史有真实之了解。”[2]

中华民族之所以能够生生不息绵延发展,饱受挫折而又不断浴火重生,关键就是中华民族具有五千多年一脉相承的中华优秀文化。它包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党领导人民创造的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培育了共同的情感和价值、共同的理想和精神”,(《十八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中>,中央文献出版社2016年版,第121页)这是维系和支撑中华民族生存发展的强大精神力量。

“各民族共创中华”①论是我国著名历史学家、民族学家杨建新先生提出的。杨先生提出的“各民族共创中华”学术理论观点不仅在学界当属首创,而且对目前在我国各民族中树立正确的中华民族历史观,培养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民族自豪感、自信心和凝聚力,加强民族团结,具有十分重要的理论与现实意义。杨先生认为,“从历史上到现在,对各民族共同创造中华这一历史事实,特别是对各少数民族也是共创中华的主体这一历史实际,有许多人认识不足”[3]。中国自古以来就是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少数民族历史是中国历史的重要组成部分,不了解少数民族历史就不能完整地了解中国全部的历史。在整个中国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各少数民族都起了重大作用,整个中国历史的面貌与中国少数民族的活动分不开,有些时期中国历史的面貌就是少数民族活动所造成的。因此,在中国历史研究中,杨先生始终秉持以中国民族史、民族关系史的历史事实轨迹来解读“各民族共创中华”这一命题②。目前,这一学术思想观点得到民族学界、民族史学界广泛关注。一些研究论著“以杨建新先生‘各民族共创中华’的理论为学术指导,以中华大历史为背景,以各民族的主体性及其实践为主线,建构多民族社区的变迁轨迹”[4]。

中华民族精神是我们赖以长久生存的灵魂。它是民族凝聚的坚韧纽带、民族发展的内在动力和生命维系的血缘根脉,是中华民族凝聚力、创造力和生命力的源泉。失去民族精神,中华民族就难以自立,无以自强、无法生存。中华民族精神是中国人民在长期奋斗中孕育的,更是中国共产党人在革命、建设和改革的伟大历程中培育、继承、发展起来的。它底蕴深厚,内涵丰富,历久弥新,包括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团结统一、爱好和平、勤劳勇敢、自强不息的伟大精神;包括中国共产党人在革命、建设和改革中所创造的革命精神和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其科学内涵集中体现为中国人民的伟大创造精神、伟大奋斗精神、伟大团结精神、伟大梦想精神。民族精神是凝心聚力的兴国之魂、强国之魂,我们必须大力培育和弘扬民族精神,不断增强民族发展的强大动力。

“各民族共创中华”论包含以下层面内容:中国各民族的族体是在各民族互动的关系中形成和发展的,在族体上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互相吸纳,共同发展。中国辽阔的疆域有一个形成发展的过程,从总体上看,这个过程就是中国各民族共同开拓的结果,是各民族共创中华的一个具体体现。生活在不同地域环境下的各民族,创造了多样的经济生活和生计方式,为我国的经济发展做出了卓越的贡献。中国政治历史文化传统以“大一统”为最高原则,在维持中国的政治历史文化传统中,汉族起了主导的不可替代的作用,同时应该看到,中国的少数民族起了巨大的作用。边疆少数民族的向心力,反映了在不同时期对统一中国大业的贡献。我国每个少数民族都有自己独特而丰富的文化,各少数民族的文化以其绚丽多彩的风格,极大地丰富了中华文化宝库。各民族自强不息、共同发展,共同铸造了中华民族精神[5]。

历史是民族的立命之所,无史则无魂。我们要认真汲取敌对势力颠覆苏联历史、否定苏联文化、搞乱苏联人灵魂,“苏联共产党偌大一个党就作鸟兽散了,苏联偌大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就分崩离析了”的前车之鉴!(《十八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上>,中央文献出版社2014年版,第113页)我们要坚决反对历史虚无主义虚无中国历史,颠覆中华民族精神、价值观和共同理想信念,搞乱中国人的灵魂,搞垮我国的图谋。我们要高度重视历史,大力弘扬中华民族精神,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坚定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理想信念,不断推进中华民族发展和国家强盛。

标签:,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