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建立了一套企业管理理论—,Theory)中首次提出扎根理论的概念与方法论体系

0 Comment


一、管理学的发展过程是一部人类社会变革的编年史。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

扎根理论(Grounded
Theory,GT)是一种产生于社会科学研究的定性研究方法,其主要目的在于建构社会科学理论,近年来受到国内外管理学界的广泛关注,并已经在管理研究领域有所应用。从起源与哲学思想上看,经典扎根理论受到现象学和符号互动论的影响,适用于对微观的、以行动为导向的社会互动过程的研究,管理学的研究对象也具备微观性与社会互动性的特点,因而适合采用扎根理论的研究方法。但扎根理论起源并发展于社会科学领域,而社会科学研究从学科属性到研究范式均与管理研究有很大的不同,因而在管理研究中引入扎根理论方法体系时不能盲目,需从根源上了解并分析管理学与社会科学研究的异同,在了解扎根理论思想与方法起源的基础上,运用经典扎根理论思想形成基于扎根理论的管理研究方法体系,并予以灵活运用,以实现管理学研究的目的。综观国内外现有管理研究领域的扎根理论探讨与应用研究,缺乏基于扎根理论起源思想与起源学科研究属性的探讨,更缺少同管理学科研究属性与研究方法体系对比与融合的研究。本文在系统分析管理学科属性及研究范式基础上,通过对扎根理论的方法论体系与传统管理研究方法论体系的对比分析,将扎根理论与传统管理研究方法进行融合,以寻求更加完善、更为科学和适用的基于扎根理论思想的管理研究方法论体系。

人是社会动物。人们从事的生产活动和社会活动都是集体进行的,要组织和协调集体活动就需要管理。但是社会生产力水平直接影响到管理水平、管理范围和管理的复杂程度,因而对管理学的发展也会产生影响。

2013年9月30日,《中国社会科学报》刊登吴大新先生《罗纳德·科斯的“会计学之旅”》一文,详细梳理了刚刚去世的199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科斯的研究生涯,指出法学出身的科斯正是由于受到老师普兰特的影响,从会计研究入手,打开了以往经济学理论研究中的“企业黑箱”,为经济学理论研究开辟了新领域。吴先生的文章对于从事经济理论研究的学者破除对会计理论和方法的偏见,提供了非常有益的建议。但文中提出“会计理论是企业理论的一部分”的观点值得商榷。

一、扎根理论的起源、发展与思想背景

在原始社会,生产力水平极其低下,当时的管理水平也与之相适应。随着人类社会的不断进步,管理思想有了很大发展,如埃及的金字塔、古巴比伦国王汉穆拉比颁布的第一部法典、古罗马建立的层次分明的中央集权帝国以及古中国的《孙子兵法》都闪现出了管理思想和管理方法的火花。18世纪中叶开始的产业革命,使社会生产力有了较大发展,管理思想也发生了一次深刻的革命,计划、组织、控制等职能相继产生。在这一期间,亚当·斯密发表了他的代表作《国富论》,对管理思想的发展有着重大贡献,他的分工理论为管理学的形成奠定了重要的理论根基。

在学界,企业理论是经济学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以此推论,会计理论也应该是经济学理论的一部分。那么,会计理论是不是经济学理论的一部分呢?回答这个问题,对于今天我国会计理论研究有着正本清源的作用,可以进一步从历史和逻辑两方面进行梳理。

扎根理论产生并发展于社会科学领域,是一种经典的社会科学定性研究方法,虽然其概念的提出只有几十年的时间,但其形成过程融合了近百年来深厚的西方哲学思想,是一种具有深厚理论背景的社会科学研究方法。20世纪60年代,哥伦比亚大学的格拉斯(Barney
Glaser)和芝加哥大学的斯特劳斯(Anselm
Strauss)在对死亡问题研究时基于对实证主义研究范式的批判创建了扎根理论的方法体系,并于1967年在他们的专著“扎根理论的发现:质化研究策略”(The
Discovery of Grounded
Theory)中首次提出扎根理论的概念与方法论体系,所谓扎根是指扎根于经验资料来建立理论的方法,扎根理论实质是在研究过程中逐渐形成理论的一整套方法论体系。

进入前工业社会,社会分工、分层及人们之间的社会关系和社会活动日趋复杂,资本主义国家中劳资双方矛盾日趋突出,生产力水平也日趋提高,急需一套系统的管理理论和科学的管理方法与之适应。尽管早期的管理思想有其科学的一面,但毕竟非常零散,没有系统化,工厂主不可能完全认识到怎样进行管理才能既解决劳资关系问题,又不减少所获取的剩余价值。因此,如何改进工厂和车间的管理成了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当时,泰罗抱着解决劳资双方矛盾的初衷,以追求经济利益为人类的基本需要这一经济人假设,重点研究了企业内部具体工作的作业效率,建立了一套企业管理理论—“科学管理—泰罗制”。与此同时,法约尔把企业作为一个整体加以研究,系统地提出了十四条原则、五种管理职能,创立了组织管理理论。泰罗的科学管理理论与法约尔的组织管理理论,具有较强的系统性和理论性,使管理学体系初具雏形。

会计理论先于经济学理论诞生

经典扎根理论在哲学思想上起源于芝加哥大学米勒的符号互动论,米勒认为社会是通过个体行为和互动而得以繁衍,社会学研究应注重对社会行为意义的研究,强调意义是个体在与他人互动中所创造的。而在社会行为意义的研究中主张对符号互动过程及结果进行描述和解释,从而达到对个人行为的理解。除融合了芝加哥大学的定性研究基因外,扎根理论还融合了哥伦比亚大学社会学量化研究的传统。哥伦比亚大学的社会学研究以定量化的实证主义见长,强调规范的统计分析及解释的逻辑性,要求研究者不仅有清晰的概念架构,而且能系统地将研究资料、研究假设予以编码以及发展相应的验证程序。所以扎根理论强调研究过程的逻辑性与严密性,是一种定性与定量融为一体的研究方法。

泰罗的科学管理论和方法在20世纪初对提高企业的劳动生产率起了很大作用,但要彻底解决提高劳动生产率的问题是不可能的。因此,一个专门研究人的因素、以达到调动人的积极性的学派—人际关系学派应运而生。它超越了泰罗的经济人假设,提出了社会人假设,为以后的行为科学学派奠定了基础,成为科学管理向现代管理过渡的跳板。

从历史发展来看,现代会计的起源“复式记账法”诞生于11世纪的意大利城邦国家,产生的背景是,罗马法复兴运动之后意大利北部诸城邦的商品经济繁荣。1494年11月1日,意大利传教士卢卡·帕乔利(Luca
Pacioli)的《数学大全》在威尼斯出版。该书第三部分是《簿记论》。《簿记论》的问世,被学界普遍认为是现代会计理论的研究起点。反观经济学,1776年亚当·斯密《国富论》的发表,标志着经济学理论的诞生,比会计理论的诞生晚了280多年。而作为经济学理论分支的企业理论,其理论源头如果从1937年科斯发表的论文《企业的性质》算起,则比会计理论诞生晚了440多年。因此,从历史发展顺序角度看,会计理论的诞生远远早于经济学理论和作为经济学理论分支的企业理论。

二、社会学与管理学研究属性及范式

在工业经济时代,生产力飞速发展,生产社会化程度迅速提高,市场不断扩大,企业竞争日趋激烈,这就要求管理水平不断提高,以适应新的经营环境。因此,许多管理学者社会学家、心理学家积极从事管理研究,创立了许多新的管理理论,出现了管理学说丛林。如以西蒙为代表的决策理论学派以管理的关键在决策”的思路,对社会人假设进行了升华,提出决策人假设。

为什么现代会计理论诞生于15世纪末的威尼斯,而不是其他国家和地区?这需要梳理现代会计理论的发展逻辑。诚然,现代会计理论是在商品经济环境下产生的,但仅仅有商品经济,并不足以产生现代会计的方法和理论。意大利北部城邦商品经济的发展繁荣,有其更重要的历史背景,即始于11世纪末意大利博洛尼亚的罗马法复兴运动。马克思指出,“当工业和商业——起初在意大利,随后在其他国家——进一步发展了私有制的时候,详细拟定的罗马私法便又立即得到恢复并取得威信”,“这种发展在所有国家中都是以罗马法典为基础的”。因此,从理论发展逻辑来看,现代会计理论的产生不仅仅是由于商品经济的发展,也不仅仅是一种专门的记账方法的发明(因为商品经济和数学方法几千年前就存在了),而是源自以罗马法为基础的民商法理论。伴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现代会计理论逐步把民商法规则、会计方法、计算技术和应用原理统一起来。制度化程度越高,统一程度便越高,进而理论化程度就越高,会计信息质量就越好,建立在会计信息上的财产权利的保护就越完备,市场经济规律的作用就发挥得越大。

在众多学科研究中,学科属性各有不同,人们求知的途径及研究范式也各有差别。从学科属性上看,假定科学研究处于纯逻辑一端,思辨研究处于纯直觉一端,社会科学与管理学科处于自然科学与人文学科之间,而从研究范式上考查,从思维方式、研究方法到知识的形成与运用上亦可在二者之间找到一定的位置,见图1。

综上所述,管理经历了传统管理、科学管理、现代管理三个阶段,每一阶段的思想理论都是前一阶段的扬弃、修正,最终形成了系统的管理学体系。

我国会计理论研究应更多着眼于对规则体系的完善

图片 1

二、管理学的发展趋势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结果。

在已经完成工业化的国家,会计理论仅涉及各种经济活动数量分析及其细节的完善,会计理论的发展看起来没有大的突破,原因在于西方工业化国家的民商法理论和实践,以一百多年前德国民法典颁布为标志,已经基本成熟稳定,会计理论的研究框架也随之稳定下来。西方发达国家会计理论突破不多,不代表会计没有理论,更不代表会计可有可无。肇始于2008年9月的国际金融危机,从控制角度看,其直接原因就是由于对投资银行各种复杂的衍生金融工具监管不力,不能正确确认各种会计信息、计量和报告的纰漏、虚假和不完善。

图1 学科定位频谱图

管理学的实质是探求外部环境、内部条件与管理目标三者之间的动态平衡,而人类社会总是由低级阶段向高级阶段发展,即管理主体的外部环境总是变化的。因此,为了寻求三者之间的平衡,管理学也必须动态地发展。进入20世纪90年代,特别是进入21世纪的后工业社会,科学技术飞速发展,必将推动管理学的进一步发展。从它的发展趋势看,笔者认为主要表现在以下三方面:

在全球化背景下,当今中国仍处于工业化进程之中。中国工业化进程不应仅被看成是经济总量和结构改进的进程,从理论角度来看,更应被看成是规则进步的进程,是逐步建立现代产权制度、“保护人民产权”的进程。在我国,作为现代产权制度一部分的会计规则和方法,其理论研究应更多关注转型时期的会计规则、会计制度以及会计伦理的领域,这也是作为社会科学之一的会计理论的价值所在。从事会计理论研究的学者需要更多学习、关注和讨论的,不仅是数量模型、经济理论,而且是民商法知识。正如科斯生前最爱引用的米勒教授的话:“中国不缺经济学,缺的是法律。”中国会计学者更需要了解形形色色的经济问题背后,有什么样的制度和组织,用以保证进行商品的交易,制度变化会对人们的行为产生什么样的影响等等,注重会计理论的历史和逻辑统一。会计理论研究并非价值中性,而是有着鲜明的价值取向,即“保护人民产权”。这样的会计理论研究才能对中国现代化进程有更大的贡献。

1.社会学研究的属性与范式

管理学对人性的假设由经济人、社会人、决策人假设向复杂人假设转变。

总之,会计理论和经济学理论虽然都诞生于现代商品经济的大背景下,但会计理论不是经济学理论的一部分。从历史发展和理论逻辑看,会计理论的源头是民商法理论。当代中国经济学家如果想脱离“黑板经济学”,离现实近一些,实现更大的学术研究价值,就应该懂一些会计理论和会计方法,知道企业的交易或事项是如何生成为会计信息的,会计信息是如何被确认计量和披露的。只有这样,在一些重大理论问题上,如国有企业效率提升、资本市场上投资者权益保护、企业创新行为的比较,甚至包括自由贸易区谈判等,才能有更深刻的理解、更深入的分析、更可靠的指标设计和模型建立,才能得出更有价值的观点。

从起源上看,社会学的形成与发展受到自然科学的鼓舞,并脱胎于人文学科,研究范围包括社会学、政治学、经济学和法律学等,其研究对象是人类社会。而人类社会不仅包括客观环境因素,还包括人类主观意志形成的社会构件,如社会制度、社会关系、社会组织和社会机构等,因而社会科学研究很难做到研究主体与研究情境的彻底分离,研究过程也会受到研究者的阶层地位、政治倾向、文化观念、宗教信仰、知识结构和时空环境等因素的影响。从方法论上考证,社会科学研究之所以从人文学科中分化出来,主要受到自然科学研究方法的启迪。所以社会科学研究符合科学研究的基本特征,其最主要的标志是研究对象的客体化,在研究过程中要最大限度地排除研究者的主观价值判断,寻求研究对象的客观规律。但因为社会现象具有不确定性,人类社会中不存在永恒的、普遍适用的社会定律,社会规律只适用于一定的历史时期和一定的社会条件,因而社会科学研究产生的理论相比于自然科学而言适用期较短,适用范围也有限,所以社会学又被称为“软”科学。

早期管理思想中,把人当作会说话的工具,认为人总是好吃懒做,好逸恶劳,毫无责任心,麦格雷戈把这种传统的人性假设称作X理论。

2.管理学研究的属性与范式

以泰罗为代表的科学管理理论强调人追求经济利益的本性,使管理学与经济学的人性假设趋于一致。之后,梅奥从霍桑实验”中认识到除了对经济利益的需求外,人们对社会和心理方面的需求也很重要,因而否定了经济人假设,提出了社会人假设。其他行为科学理论的代表人也从不同侧面强化了社会人假设,其中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把社会人假设发展为一个精典而又精致的需求模型。

管理学自20世纪30年代左右开始自成学科,从学科属性考查,它介于社会科学与人文学科之间,但又与社会科学联系更为紧密。管理学具备社会科学的科学性特征,又有人文学科的艺术性特征。在科学、技术、经济、知识不断突飞猛进的今天,社会、经济甚至社团组织的核心不是技术,也不是信息或生产力,而是作为社会最基本单位的管理完善的组织,而管理作为特定的工具、功能和手段,能使这些组织创造出社会效益,而管理的范式是对影响组织绩效与产出的各种因素进行管理,管理的中心与责任也在于此,不管这些因素是组织内部的还是外部的,也不管是组织能控制的还是完全控制不了的。从研究方法起源上考证,管理学与社会科学均受到自然科学研究的启迪,具备一定的科学性,但管理研究比社会科学更接近人文学科,形象思维和思辨方法也有较多的用武之地。

当代管理学派中对人性的假设也犹如丛林,其中较有代表性的是西蒙在他的决策理论中阐述的决策人假设。他认为管理就是决策,并且在组织中,不同层次的员工都在做决策,所以都是决策人。

图片 2

从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中可以看出,由于个人目的、个人偏好、个人利益的存在,人就会有多种需求。这些需求,会产生各种各样的动机,因此引发出各种各样的行为来满足个人的自我发展、自我实现和自我完善的需要。在当今社会人们受经济、政治、文化道德等方面的陶冶和洗礼,人性变得非常复杂,如果管理者不及时审时度势,引入激励机制与员工真诚合作,以满足员工的需要,充分调动他们的潜能,组织效率就不可能真正提高。因此,随着知识经济时代的到来,管理学对人性的假设必将超越经济人、社会人、决策人假设,升华为复杂人假设。

三、经典扎根理论与传统管理研究方法论的融合

管理职能由计划、组织、人事、领导、控制向信息职能延伸。

社会学与管理学研究在研究属性范式上有很大不同,产生于社会学研究的经典扎根理论与传统管理研究在方法论体系上也各自不同。产生于符号互动论的扎根理论尤其适合于对微观以行动为导向的社会互动过程研究,而管理学正是探讨组织内人与人、人与组织以及组织万组织的互动过程,具备对象的过程性、互动性与方法的根植性特点,因此管理学研究非常适合采用扎根理论的方法论体系。但管理研究又不同于社会科学研究,二者在学科属性及研究范式上存在根本的不同,所以管理研究中引入扎根理论时,在研究方法论的选择设计上可以考虑与传统管理研究方法体系的融合。

传统的和现代的管理职能,构成了一个管理循环体系,使管理工作周而复始地进行,每循环一次,管理水平就提高一级。但随着全球经济由工业经济向信息经济转变的进程加快,缺乏信息渗透的管理工作将显得苍白无力,要么管理节奏跟不上,要么管理质量得不到保证。因此,在管理工作中,强化信息职能,将是管理学发展的趋势之一。其表现有三,首先,信息职能能革新企业内部的生产力要素结构,使资源转换系统的生产率大幅度提高,并同时以不断增加的柔性适应市场需求结构和消费结构的快速变化。

图片 3

其次,信息职能能促成管理系统的优化,促进组织的创新,使组织的绩效不断上升。信息职能能提高计划与决策的科学性和及时性,成为信息时代企业生存、发展、竞争致胜的有力武器。

图2 基于扎根理论的管理研究论证过程

信息职能的引入,与传统管理职能将构成一种相互依存、相互促进的管理职能系统。信息职能为传统管理职能的发挥提供了全方位、全过程的信息,反过来,传统管理职能又促使信息职能去开发、收集、处理、传播、分配信息资源。

1.传统管理研究方法论体系

管理学新的理论前提—“合工理论”向传统的分工理论提出了挑战。

从总体上看,传统的管理研究包括两个阶段,问题辨析和主题验证,见图2右侧路线。问题辨析或阐明(Problem
Formulation)阶段主要找出主题和提出假设树,此阶段要明确分析单位、研究的侧重点以及时间维度等问题,在研究情境清晰后要对主题进行提炼,并从不同视角和层次去研究,形成假设树。问题阐明阶段是研究者某种设想或创意概念化过程(Conceptualization),为使这些概念转化成在现实世界中可观测的变量,设计出可操作的数据观测方案,就需要进行变量设计,即操作化过程(Operationalization),变量设计需要设计操作变量,并对变量属性及尺度进行选择。在确定主题和假设树并完成变量设计和抽样方案后即可进行假设的论证,论证方法基本包括两大类,即理论研究和实证研究。实证调查阶段取得的数据需进行分析和处理,即将原始观测数据转换成清晰规范的数字和代码以供后续定量分析之用,数据分析需要从实际观测数据中发现变量的特征、变化规则以及变量之间的关联。数据分析得出结果后要对已进行的全部研究工作加以评估,视评估结果来调整或修改问题辨析或假设论证工作的内容,迭代进行,直到满意。

200年以前,亚当·斯密以制造针为例论述了劳动分工的作用。而且,他的这一分工理论成了近代产业革命的起点,也成了后来的管理学家创建管理学的理论前提。确实劳动分工较大幅度地提高了劳动生产率,也有利于专业化和职能化管理。但是,这种理论发展到今天,负面效应日益显露出来。现代社会,一方面追求产品个性化,生产复杂化,企业经营多元化,如果片面强调分工精细和专业化,则使得企业的整体协调作业过程和对过程的监控越来越高,结果致使企业整体效率低下;同

2.经典扎根理论的方法论体系

时,把人分成上下级关系的官僚体制,使人的积极性、主动性得不到充分发挥,相反腐蚀着人的精神,摧残着人的身心健康,以至于走到了分工与协作原则初始动机的反面。

经典扎根理论方法的主要工作体现在不断的比较和理论抽样过程中。持续比较(Constant
Comparison)要求数据收集和分析同步进行,并不断提炼和修正理论,研究者在收集数据时不断发现新问题,根据新问题寻找新的信息源,再进行数据的收集,同时将新收集的数据与前期形成的类别与范畴进行比较,当出现与已有范畴不同的新范畴时进行理论修正,将新范畴纳入理论,如此反复进行直至达到理论饱和。经典扎根理论方法的数据分析与处理过程主要通过开放性译码、主轴性译码和选择性译码过程完成,见图2左侧路线。

另一方面,高科技的发展,特别是计算机的普及运用,使简化管理环节成为可能。同时,与市场变化和高科技发展相对应的是劳动力素质大大提高,员工不再满足于从事单调、简单的复杂性工作,对分享决策权的要求日益强烈。

开放性编码(Open
Coding)是扎根理论的基础,是对原始资料的初步探索,是经由密集地检测资料来对现象加以命名与类属化,不仅要将收集的资料打散,赋予概念,而且要以新的方式重新组合并予以操作化,本阶段产生的理论解释是粗浅的、简陋的、未定型的。主轴性编码(Axial
Coding)是将分散的资料以新的方式重新组织,发现与建立主要概念类属与次要概念类属之间的各种有机联系,从而发展出模型。在主轴式编码中,研究者一次只能对一个类属进行深度分析,围绕着该类属寻找相关关系。由于扎根理论是一种强调行动与互动取向的理论建构方法,因此,在主轴编码阶段要尽量地反映出行动主体的行动与互动策略、目标、结果、影响因素、情境条件等状况。选择性编码(Selective
Coding)是在主轴性编码整合了复杂资料并建立了初步模型的基础上从已发现的概念类属中选择一个核心类属概念,在此基础上有效地把零散的、碎片化的概念类属整合、串联、集中起来,形成一个系统的理论架构,最终达到理论的饱和性和完整性。

与分工理论相比,合工理论显示出其强大的优势,即借助信息技术,以重整企业业务流程为突破口,将原先被分割得支离破碎的业务流程再合理地组装”回去,将几道工序合并,归一人完成,也可将分别负责不同工序的人员组合成工作小组或团队,以利于共享信息、简化交接手续、缩短时间。另外,减少管理层次,提高管理幅度,建立扁平化的组织结构,从而打破官僚体制,减少了审核与监督程序,降低了管理成本,减少了内部冲突,增加了组织的凝聚力,大大调动了员工的积极性,促进了员工的个人发展。

3.经典扎根理论与传统管理研究方法的对比与融合

经典扎根理论与传统的管理研究方法都具有严格的认知及研究逻辑、方法及规范严谨的研究过程,但二者在具体方法论体系上又有很大不同,经典扎根理论目的在于从理论层次上描述现象的本质和意义,从而建立一个适合于资料的理论,而传统的管理研究在于发现并解决管理中存在的各种问题,二者在方法论上最大的不同在于研究逻辑上的区别。传统的管理研究注重演绎式的实证研究,是一种自上而下的论证过程,而扎根理论在进入实际调查之前并不提出理论假设,而是直接着手于调查资料,在经验概括中提炼出反映社会现象的概念,进而发展范畴和范畴之间的关联,是一种自下而上的归纳式研究,研究过程中通过强调理论取样和持续比较来产生新的理论,并不是盯住先验假设不放。

经典扎根理论与传统管理研究都是动态的研究过程,既有规范的研究程序,又要根据研究的进展进行动态调整,传统管理研究的动态性体现在对原设定理论模型在实证过程中进行的不断修正,即在实证过程中若发现模型偏离数据所显示的实际情况,则修正模型,然后再检验,不断重复直到实现拟合性好、且各估计参数又能赋予合理的解释。经典扎根理论的动态性表现在理论形成过程中的持续比较与取样。作为一个科学系统的方法论体系,扎根理论几乎适用于各层面各领域的管理问题研究,管理研究中融入扎根理论思想及方法是对管理研究方法论体系的补充与完善,二者在分析与论证过程中可以基于同一套资料与数据,形成的阶段性成果可以相互支撑,形成的研究结论可以相互协调与补充,或进行相互对比验证,以增加研究结论的信度与效度。

作为相对比较成熟的两套研究方法论体系,其融合需依具体研究问题及研究过程而定,但在研究设计时可以考虑在研究过程中两个团队两条思路两条腿走路,也可以一个团队分两线进行,或者是一个团队一线进行。一条线进行的思路需将扎根理论与传统的研究方法进行混合设计;如果是两条腿走路,那么两线进行中在研究过程、方法与结论上需注意协调与互动;如果是一个团队两线进行,需解决研究过程与结论上相互混淆的问题。图2的研究设计是两线进行的情况,但无论是传统的管理研究,还是扎根理论方法,都是形成管理理论与方法的过程,其起点都在于对资料的初步形成与分析,虽然研究逻辑和具体的研究方法不同,但研究过程中都强调运用理论触觉结合系统严密的研究设计和实施进行持续不断地调查分析与反复论证,都会不同程度地融入科学与思辨的方法,将理论分析与实证研究相结合、定性与定量分析相结合。

经典扎根理论的资料与数据收集与传统管理研究中的实证调查方法可以互相融合。扎根理论是通过深入到研究现象的生活背景中,以理解和解释现象为目的,强调数据的丰富化和多元化,其资料收集过程强调访谈法、观察法及实地调查的运用。采用扎根理论方法,一般在研究开始阶段采用开放型访谈,以便了解参与者所关心的问题和思维方式,随着研究的深入,需要对开放型访谈中存在的问题进行追问,从而逐渐转向半开放型访谈。当采用观察法时,可以选择完全不参与的方式从侧面进行观察记录,或者选择参与的方式利用非结构性观察,或利用量表等工具进行半结构、结构式观察。扎根理论在资料收集过程中非常强调作备忘录,将备忘录看成是重要的数据来源,能够提高概念化水平及引导理论的发展,使研究者深入理解数据并激发理论思考。无论是访谈、观察法,还是实地调查,都是传统管理研究方法论体系中的核心实证调查方法,而作为扎根理论方法的拓展,在针对管理问题的扎根理论研究中,可以将传统管理研究中的实验调查及统计调查中的座谈、问卷调查等引入持续比较和理论抽样中,并贯穿整个编码过程。而作为传统管理研究方法论的拓展,扎根理论编码过程形成的概念、范畴及至理论都可以作为传统管理研究假设形成的基础,或成为其假设检验的标准,两个体系交叉互动不仅使数据来源更加丰富,而且使发展的理论与方法更加科学可信。

四、结语

作为一种系统规范的定性研究方法,经典扎根理论非常适用于实践性很强的管理问题研究,通过扎根理论所形成的管理理论与方法深深扎根于管理实践,而且其研究过程能够被迫溯检查,甚至在相当程度上能够进行重复检验,提高了研究结论的信度和解释力,实践性也更强。但任何一种方法都有其优劣,扎根理论及其不同流派间的争议与探讨一直就存在,经典扎根理论本身虽然强调研究中不先入为主,但研究过程中也难以避免受研究者教育背景、经历等因素造成的主观性影响,而且人类社会没有固定不变的自然规律,学科存在环境因素的改变对学科研究的范式也会不断提出新挑战,因此在扎根理论与传统管理研究方法融合进行管理研究时,在研究的范式与方法论体系上需要进行不断审视与变革,针对具体的研究问题会有不同的研究设计,二者整合的内容与方法体系也会有所不同,这方面的探讨可在后续的研究中继续不断丰富与拓展。

标签:,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