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人类的祖先从非洲诞生,一些墓葬墓主人的腰部发现随葬多个骨甲

0 Comment

编者导读

中华文明5000年的说法可谓妇孺皆知,耳熟能详。近年来,一种新的说法见诸报刊:中华文明具有8000年的历史。

2018年初,央视《如果国宝会说话》纪录片在央视开播,其中一集讲述故宫收藏的凌家滩出土的玉龟和玉版。究竟它们是如何发现的,有着怎样的重要意义?作为曾经在凌家滩遗址工作22年、5次主持凌家滩遗址考古发掘的领队,我很愿意和大家讲讲考古发掘背后的故事。

人类的祖先从非洲诞生,又走出非洲来到世界各地。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近十几年来,迅速发展的古DNA研究,让我们可以在数以亿计的基因组中寻找蛛丝马迹,破译人类演化之谜。

提出中华文明有8000年历史观点的根据是:在距今8000年前,中国的史前文化已经取得十分显著的进步,进入了文明。

凌家滩遗址是1985年发现的,1987年5月进行第一次试掘。这次试掘在1985年所发现墓葬的地方开了4个5×5米的探方。第一次试掘就在墓葬M4中发现了玉版和玉龟,在M4墓口的上方正中央的位置,还发现了一个重达4.25公斤的石钺。

日前,被评为《自然》杂志中国十大科学之星之一的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古DNA实验室主任付巧妹,在中科院举办的“SELF格致论道讲坛”上就此做了讲演,我们特摘编部分内容以飨读者。

大约1万年前已经出现的稻作农业在经历了2000多年的初步发展后,在人们生活中所占的比重有所增加,各种手工业技术有很大提高,原始宗教、祭祀等精神层面的活动都取得了显著进步。

当时一看到出土了这么大一件石钺,大家都不敢动,因为意识到下面肯定会有非常重大的发现。按照程序绘图、照相、编号后,我们将巨大的石钺取出,开始清理墓葬。这座墓葬的随葬品是如此丰富,尤其是玉器,精美无比,数量众多,令照相、绘图、编号的考古人忙得不亦乐乎。然而在整理发掘完毕回到合肥打开相机冲洗时,才发现当时拍的胶卷都没有曝光,最后只冲洗出一张来,而冲洗出来的这张正好拍的就是玉版和玉龟。

1

在距今8000年的河南舞阳贾湖新石器时代早期遗址中,发现一定数量的栽培稻,一些墓葬墓主人的腰部发现随葬多个骨甲,里面装有多粒小石子,被认为可能是系在腰间,在举行祭祀时发出响声,类似于后来萨满身上系着的铜铃。在少数龟甲上还发现了刻画的符号,其结构与商代的甲骨文不乏相似之处。特别引人注目的是,在少数墓葬中,还随葬了用鹤类的翅根骨制作的七孔骨笛。经过音乐家试吹,音阶相当准确,完全可以演奏乐曲。这是迄今所知世界上最早的笛子。

据上古传说,《周易》和《洪范》来源于河图、洛书。传说伏羲时,有龙马从黄河出现,背负河图;夏禹时,有神龟从洛水出现,背负洛书。《周易》中,“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玉版图形中的四方和八方,正与以上四象和八卦的概念相合。四象和八卦,在季节概念上,就相当于农历的四时八节。玉版图形表现的有可能是远古的洛书和最早的八卦。

现代人和更古老人类有基因交流

在距今约8000年的内蒙古赤峰市的兴隆洼文化遗址中,出土了一定数量的栽培粟和黍,表明粟作农业同样在经历2000年的发展之后,取得重大进步。在这个遗址少数墓葬的墓主人头部附近,出土了玉制的玉玦和一件条形玉吊坠。这些玉器玉质为软玉,表面十分光滑。表明当时的人们已经能够辨认出这类玉料,并且掌握了琢玉的工艺和技术,开启了中华民族爱玉传统的先声。

远古没有文字,人们使用钻孔、画圈的办法计数,以代替五行交替时节转换。因此,河图、洛书就是历法,墓中出土的玉龟和玉版,几乎可以证实5300年前就有这种历法存在,也反映了我国夏代或夏代之前的律历制度。历法的出现表明当时的农业已经得到大发展。古人将他们的核心认识以最简单朴素的笔画表现出来,每一个细微之处都可能承载着极大的信息量。

在近十几年,古DNA研究发展非常迅速,我们可以利用高通量的数据结合很多古DNA技术,了解我们的过去,了解我们从何处来。

那么,是不是有这些考古发现就可以认为当时已经是进入文明了呢?

玉版上的圆形就是一个例证。玉版上的大圆和小圆,特别是小圆的左边弧度很不规整。古凌家滩人为什么不把它画圆呢?按照古凌家滩人琢玉的技术,琢一个圆很容易。带着这个问题我观察了凌家滩的日出日落,终于找到了答案。在凌家滩,春夏秋冬,日出时太阳都显得很圆,日落的时候,刚开始,太阳也显得非常圆,但逐渐往下落,太阳就像玉版上的小圆一样不那么规整了。多次观察证明玉版上的大圆小圆是用写实的手法表现太阳一天的运行。

人类的祖先最早是在180万年前走出了非洲,而且几十万年以来不仅非洲有古人类,欧亚也有,比如尼安德特人。在亚洲也曾经存在过我们非常耳熟能详的古人类,像北京人、大荔人、马坝人、丹尼索沃人等。

关于文明,国内外有各种见解。我们对“文明”的理解是:

除了玉版上复杂的纹饰,一同出土的玉龟也有着重要的意义,这件玉龟为什么会分为上下龟甲,这其中应该还有一些我们所认识不到的问题在里头。除了1987年我们发掘的编号为4的大墓,2007年发掘的编号为23的大墓中,还出土了三件玉龟,更重要的是,与玉龟一起出土的还有“玉签”。玉签上还有两道刻痕。这可能是中国最早发现玉签上面有刻画符号的标志,应是作为占卜使用的。

学术界的一种观点认为,当今现代人拥有一个近期的共同祖先(存在于大约10万至5万年前),也就是说,世界各地的远古人类中只有一处的人群成功地演化为解剖学上现代类型的智人。可能由于在解剖结构、生理功能以及文化、技术等方面拥有明显的优势,所以他们一经出现,便迅速地向四面八方迁徙,完全替代了其他地区的原住居民,并逐渐在适应环境的过程中形成了今天的各色人种。

文明是人类文化和社会发展的一个新阶段。这一阶段的特征是:物质资料生产不断发展,精神生活不断丰富,社会分工和分化加剧,由社会分工和阶层分化发展成为不同阶级,出现强制性的公共权力——国家。文明是在国家管理下创造出的物质的、精神的和制度方面的发明创造的总和。

在新石器时代,玉龟主要发现在红山文化、大汶口文化、凌家滩文化、良渚文化中。关于凌家滩文化年代,曾经做过几个碳14测年,一个数据是距今5500年,一个是距今5300年,还有一组数据将近6000年。这些年代数据与红山文化年代相当,表明两个文化在同时代都发展到这样一个高度。大汶口文化出土的玉龟较多,都是作为占卜工具使用,但是凌家滩玉版所展示的不仅仅是占卜,还有天文学。良渚文化出土的玉龟,比凌家滩文化晚1000年,显然是受了凌家滩的影响。

2010年以前,有关研究认为现代人对于当时的古人类是完全取代的关系,没有任何相互的交流。一直到2010年,人们才通过尼安德特人的基因组草图,了解到尼安德特人其实对于我们现代人的欧亚人群都有1%-2%的贡献。

物质文明是生产力发展水平的体现,包括文明赖以存在的物质资料的生产以及科学技术发展状况,主要是指农业、畜牧业、手工业生产技术的发展和自然科学知识的进步,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人们认识物质世界和改造物质世界的能力。

在考古发掘简报发表之后,凌家滩发现的玉龟和玉版引起了学术界的高度关注。饶宗颐先生曾经撰文写道,“这是中国考古学革命胜利的成果,也是历史里程碑性的发现”。关于它的讨论今天仍在进行中。

大家可以通过右图这两个骨架比较一下,右边是现代人,左边是尼安德特人。大家可以明显看到,左边的尼安德特人的整个肋骨情况跟现代人是不一样的。现在我们仅仅能看到这些信息,如果我们能获得相关的古DNA,那么我们就能够了解更多人类的过去。

精神文明是文明社会的观念和意识形态,是物质文明和制度文明在人们头脑中的反映,包括人们对世界的认识和理解,主要表现为宗教信仰、意识形态、伦理道德以及文化艺术方面所取得的成就。

如果仅仅是出土了大量与日常生活相关的玉器,还不足以诠释凌家滩的含义,当体现了古凌家滩人智慧及精神世界的玉龟、原始八卦图玉版,穿越5000多年的时光,散发着遥远而神秘的气息出现在我们的面前时,就不能不让我们对这块土地,以及曾经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古人的智慧叹为观止。

另外一点,丹尼索沃人也很有意思,丹尼索沃人并没有像尼安德特人那样,对那么多的欧亚人群有影响,更多的影响是对于大洋洲的人群,对他们有4%到6%的遗传贡献。

制度文明是文明社会的组织形式,包括国家政体、社会的权力结构、管理系统、政治制度等。

作者简介

通过一系列的研究,大家可能会去畅想,在过去几万年阶段里,曾经的人类,尤其是我们现代人的祖先,在不同阶段形成什么样的特点?什么时候才有东亚人?什么时候才出现所谓的欧洲人?还有在不同的阶段人群是不是有相互的影响?此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影响就是当时的现代人——也就是我们现在的祖先——他们曾经跟这些灭绝的古人类,比如尼安德特人、丹尼索沃人,在共存的时间里面发生过什么?

文明形成的标志是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都取得了显著的进步,达到一个新的水准。更为重要的是,社会的组织和结构也进入一个新的阶段,即进入文明社会。其特征是:社会的阶层分化加剧,出现阶级和作为最高统治者的王以及为维护其统治服务的职业官僚阶层,社会各个阶层的等级及其人们的行为规范被制度化,出现强制性的、以社会管理为主要职能的公共权力——国家,国家的出现是进入文明社会最根本标志。

姓名:张敬国 工作单位:

2

文明形成在考古学上可以找到表征。我参与领导、进行了15年的国家科技支撑计划项目——“中华文明探源工程”,根据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结合中国的实际,提出了辨识的标准:农业和手工业取得显著进步,部分手工业尤其是高等级的物品的生产专业化,出现了需要组织大量劳动力修建的大型公共工程(通常是作为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的巨型都邑,也有些地方是防止水患的大型水利设施),都邑中出现权贵阶层居住的高等级的建筑区——“宫殿”,出现了规模超群且有大量随葬物品(特别是表明墓主人高贵身份的物品——“礼器”)的大型墓葬,王权控制重要的资源,战争和暴力成为社会生活的一部分,出现比较稳定的区域性政体等等。

早期现代人是辐射性迁徙

在8000年前的中国史前时期,虽然在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层面取得了显著进步,但是社会整体上还是一个较为平等的原始社会。刚刚出现了社会分工和分化的端倪,远远没有达到明显的阶层分化,更不要提阶级的出现和国家的产生。所以,当时的社会只是开始迈向文明社会的进程,也就是文明起源的开始,距离进入文明社会还相当遥远。

关于过去4.5万年到7千多年前的人群,我们获得了非常多的基因组。这一时间段非常特殊,因为这是末次冰期,尤其在这个阶段里,还经历了末次冰期里最寒冷的阶段,就是末次盛冰期。

在距今5500至5300年前后,在长江中下游、黄河中下游和辽河流域等一些文明化进程较快的地区,出现了明确的社会分工和严重的阶层分化,形成金字塔形社会结构。位于社会最顶层的首领——王,掌握军事指挥权和祭祀神灵的权力,掌控高等级手工业的生产,占有大量社会财富,他们组织动员数以万计的人力修建大型公共设施(如城池、大型水利工程),住处与一般社会成员居住区相隔绝,他们的墓葬往往有着数以百计的珍贵随葬品(一般是制作精美的玉器),尤其是一定随葬表明其高贵身份的礼器。他们控制住较为固定的区域,区域内有若干臣属被他们的下级贵族分别掌控,这些社会已经进入文明阶段,形成初期的国家。在中国古代文献中,称这些政体为“邦”或“国”,如“禹会诸侯与会稽,执玉帛者万国”,据此,可称各个区域的这些初期文明为“邦国文明”。从这些区域性的初期文明的形成时期算起,中华文明有5000多年的历史。

在末次盛冰期阶段里,人类的很多生存环境已经被冰盖覆盖了,可以想象当时的环境是非常恶劣的,大概一万多年前的时候,也就是末次冰期快结束的时候,猛犸象、披毛犀都灭绝了。在这样严峻的环境下,人类何去何从?人类本身又是怎样变化的?之前并不是那么清楚,但是通过古DNA,我们能够抓取一些非常重要的片断。

文明起源与文明形成是两个阶段。我们说中华文明有5000年的历史,是实事求是,是尊重历史真实。她是世界四大古老文明之一,又是其中唯一未曾中断、延续至今的文明,为世界人类文明的发展做出了持续而独特的贡献。

比如,我们知道了4万年到4.5万年前,曾经存在过还没有成为欧洲人或者亚洲人的人群。比如西伯利亚的Ust’-Ishim个体,这个个体距今4.5万年,可以说是目前除了非洲和近东以外,有最古老的直接测年的早期现代人。

作者:王巍,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教授、博士生导师。第十二届、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第七届国家学位委员会委员兼考古学科评议组组长、国家社科基金考古学科评审组组长。德国考古研究院通讯院士、美洲考古研究院终身外籍院士。“中华文明探源工程”总负责人。《中国考古学大辞典》和第三版《中国大百科全书考古学卷》主编。

通过对这个个体的线粒体、Y染色体和核基因组的分析,都发现他没有出现和现在欧洲人、亚洲人更相近的情况,所以只能说他是一个欧亚大陆人。这至少告诉我们,当时的早期现代人其实是一个辐射性的迁徙,并不是一个单一路径的迁徙。

作者简介

姓名:王巍 工作单位:

标签:,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