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欧洲议会外事委员会通过一项报告,拉锯战加深英国内部分歧

0 Comment

核心阅读

“脱欧”拉锯战加深英国内部分歧.特雷莎·梅希望,欧盟可以以法律文件的形式向英国保证,
“备份安排”不会将英国无限期地捆绑在欧盟关税同盟内。

据外媒报道,当地时间21日,欧洲央行公布的会议记录显示,其决策者在此前政策会议上对欧元区经济持悲观看法,并要求迅速准备向银行提供更多长期贷款。

日前,欧洲议会外事委员会通过一项报告,呼吁欧盟委员会及欧盟成员国暂停与土耳其进行“入盟”谈判。其理由是“土耳其漠视人权和公民自由、干预司法、与塞浦路斯等邻国存在领土争端”等。土耳其外交部随后发表声明称,该报告“绝对不能接受”,并重申了加入欧盟的意愿。分析认为,这项报告将在3月提交欧洲议会表决,一旦获得通过,土耳其加入欧盟的希望将变得更加渺茫。

英国;欧盟;保守党;协议;备份

欧洲央行;欧元区经济;贷款;决策者;银行

欧洲议会外事委员会2月20日以47票赞成、7票反对的高票通过报告,呼吁暂停与土耳其进行“入盟”谈判。“这个表决结果传递出一个非常清晰且明确的信息:我们把土耳其‘入盟’谈判与土耳其政府的所作所为联系起来。”欧洲议会外事委员主席玛丽特·斯哈克说。

“脱欧”拉锯战加深英国内部分歧

中新网2月22日电
据外媒报道,当地时间21日,欧洲央行公布的会议记录显示,其决策者在此前政策会议上对欧元区经济持悲观看法,并要求迅速准备向银行提供更多长期贷款。

欧盟

核心阅读

由于经济成长连续第三季意外疲弱,决策者愈发担心全球不确定性正在阻碍欧元区的复苏,令欧洲央行多年来为刺激欧元区经济所做的努力付诸东流。

在现阶段土耳其加入欧盟是不可能的

随着3月29日英国正式退出欧盟日期的不断临近,“脱欧”越来越深刻地分化英国民众、舆论及政坛。目前英国与欧盟仍未就修改“脱欧”协议问题达成一致。按照目前安排,如果英欧双方未能在修改“脱欧”协议问题上取得进展,英国议会将在本月底投票决定下一步安排。由于在“脱欧”问题上存在巨大分歧,英国保守党和工党内部均有数名议员宣布将在议会下院以“独立议员”身份投票,这令英国政坛陷入深层分裂。

尽管刚刚结束了2.6万亿欧元刺激经济增长的债券购买计划,但欧洲央行现在正在为向银行提供更多多年低息贷款做准备,以确保即使在经济放缓期间银行也能继续向经济提供信贷。

斯哈克表示,欧盟与土耳其在安全、贸易和移民等事务上的合作是必要的,但土耳其需要尊重欧盟的价值观,“在现阶段土耳其加入欧盟是不可能的。”

2月20日,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带着新提议再赴欧盟谈判,力求解决围绕英国“脱欧”协议“备份安排”的争议。特雷莎·梅当天与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举行会谈。会后发表的声明称,在“备份安排”问题上,双方将就“如何给予英国议员进一步的保证”进行探讨,同时再次确认双方避免设置“硬边界”的承诺。

同时,这也将帮助意大利和其他南欧国家的银行避免在上一个定向长期再融资操作于2020年开始到期时出现资金断崖。

“土耳其正在大踏步地远离欧盟,因此,土耳其‘入盟’谈判事实上已经停止,这就排除了土耳其在可预见的未来加入欧盟的可能性。”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去年在土耳其总统选举之后措辞强硬地表示。容克之前也曾呼吁土耳其方面“遵守欧盟所奉行的价值理念”,否则“入盟”之路就会遥遥无期。

再谈“脱欧”,英欧瞄准“爱尔兰边界问题”

在1月份的会议上,政策制定者们表示,他们不会急于推出新一轮融资操作,但要求欧洲央行工作人员开始着手准备这样一个工具。

围绕2016年土耳其发生的未遂政变及其后修宪公投爆发的争端成为土耳其“入盟”谈判的障碍。土耳其2016年7月未遂军事政变后采取肃清行动并进行修宪公投,与欧盟多国产生纠纷。欧盟指责土耳其“民主倒退”,不符合欧盟候选国标准。土耳其则反唇相讥,认为欧盟采取双重标准。2017年,土耳其在欧洲多国的土耳其人社区为修宪公投拉票,遭到一些国家的抵制。2018年,土耳其总统选举之后,该国政体从议会制改为总统制,土欧关系进一步恶化。

特雷莎·梅希望,欧盟可以以法律文件的形式向英国保证,“备份安排”不会将英国无限期地捆绑在欧盟关税同盟内。但这一诉求还没有得到欧盟领导人的肯定答复。特雷莎·梅20日对媒体表示,英国“脱欧”事务大臣和总检察长还将赴欧盟进行磋商,继续探讨解决办法,“有序地离开欧盟符合英欧双方的利益”。

“尽管这方面的任何决定都不应过于仓促,但需要迅速进行为未来流动性操作准备政策选项所需的技术分析。”政策制定者表示。

不久前,欧盟委员会负责睦邻政策与扩大谈判的委员哈恩表示,对于土耳其和欧盟来讲,现在结束“入盟”谈判是“更诚实”的一种选择,因为土耳其距离欧盟成员国的要求越来越远。欧洲议会去年削减了对土耳其的经济援助,通过经济手段表明欧盟对土耳其现行政策的不满。

目前,“爱尔兰边界问题”是整个“脱欧”协议中争议最大的问题。根据“脱欧”协议,如果英国与欧盟在“脱欧”过渡期内无法协商出一份关于北爱尔兰地区贸易的更好方案,在过渡期结束时将启动“备份安排”。“备份安排”的主要内容是不在北爱尔兰地区与欧盟成员国爱尔兰之间设置“硬边界”,即避免重新设置实体海关和边防检查设施。

据悉,欧洲央行下次会议将于3月7日召开,预计决策者将讨论向银行提供新一轮贷款,即便最终决定可能还需数月的时间。

土耳其

批评人士认为,“备份安排”没有明确的截止日期,且英方无法单方面退出,这将使北爱尔兰地区受制于欧盟的贸易规则,从而在现实中将北爱尔兰“留在”欧盟,有损英国的独立性和完整性。“备份安排”饱受争议,也成为阻挠议会下院表决通过“脱欧”协议的最大障碍。

欧洲央行执委科尔和普雷特都在公开讲话中谈及新一轮融资操作,真正的问题是贷款将以何种条件提供。

欧洲议会发出“展示偏见的新信号”

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日前表示,只要欧盟同意对“备份安排”进行修订,“脱欧”协议就有可能在英国议会获得通过,这也是当前避免“无协议脱欧”的唯一途径。亨特还指责欧盟称,如果最终出现“无协议脱欧”,这也是由于欧盟的不作为造成的。

消息人士表示,欧洲央行正考虑以浮动利率发放贷款,可能与主要再融资利率挂钩,期限较之前的四年贷款要短。

土耳其外交部21日发表声明称,土耳其“绝对不能接受”欧洲议会的报告,“希望欧洲议会的最终报告能考虑土耳其的反对意见,做出必要的修正,土耳其只接受一个更为现实、公正和令人鼓舞的报告。”

英国反对党工党领袖杰里米·科尔宾表示,英国议会大多数议员也不支持“无协议脱欧”。科尔宾21日抵达布鲁塞尔,表示将与欧盟首席“脱欧”谈判代表迈克尔·巴尼耶等人进行会谈,探讨如何打破“脱欧”僵局。

然而,欧洲央行管委暨奥地利央行总裁诺沃特尼是唯一持反对意见的人,他21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认为“无需额外的流动性”,且欧洲央行早应该将存款利率上调20个基点至-0.20%。

土耳其外交部发言人哈米·阿卡索易认为该报告充满“无端指责”,欧洲议会对土耳其发出“展示偏见的新信号”。他说,加入欧盟依然是土耳其优先战略目标之一,土耳其作为欧盟候选国,一直致力于为“入盟”而改革,“入盟”符合土欧双方共同利益。

根据计划,英国议会2月27日将就“脱欧”协议提出下一轮修改提案并进行投票。而以目前的时间表来看,特雷莎·梅很可能无法在下周向议会提交一份新的“脱欧”协议以赢得议员支持。

然而,自欧洲央行1月警告欧元区经济面临“下行风险”以来,今年升息似乎不太可能。

土主流媒体《晨报》日前刊文把土耳其“入盟”前景形容为“一场遥遥无期的婚约”。报道表示,尽管土欧关系遭遇挫折,但双方在经济和安全领域内的合作不可或缺。当地分析人士指出,欧洲议会外事委员会通过的这份报告不具有法律约束力,今年3月欧洲议会对该报告的表决才是土耳其需要真正关注的焦点。在这段时间里,土耳其仍有与欧盟成员国进行斡旋的空间。

议员“退群”,英国政坛陷入深层分裂

欧洲央行另一管委暨芬兰央行总裁雷恩21日表示,如果形势进一步恶化,欧洲央行应准备好“采取一切可以采取的行动”。

早在1987年,土耳其就开始申请加入欧盟的前身欧共体。经过一系列政治改革,土耳其在1999年获得“入盟”候选国资格。欧盟与土耳其于2005年正式启动“入盟”谈判。然而,由于双方在包括塞浦路斯领土等很多关键问题上难以达成一致意见,谈判进程时断时续。

眼下,“脱欧”越来越深刻地影响着英国政坛。2月20日,三名保守党议员宣布,将以“独立议员”身份参与英国议会下院的投票,不再受保守党政策的束缚。就在此前几天,八名工党议员也宣布将不再“效忠”反对党工党,将在议会下院投票中结成“独立团体”,根据自己而非党鞭意愿投票。

尽管如此,在1月份的会议上,政策制定者继续指出,此次经济滑坡只是成长放缓,而不是欧洲下一次衰退的开始。

欧洲议会出炉的这份报告把土耳其与塞浦路斯的领土争端作为暂停土耳其“入盟”谈判的重要原因。报告明确指出,欢迎“在联合国主持下恢复塞浦路斯统一谈判的努力”,并要求欧盟及其成员国在推动谈判进程方面发挥更大作用。而土耳其政府则一直拒绝在塞浦路斯领土问题上作出任何形式的让步,始终宣称“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国”为主权国家。不仅如此,土政府2月22日还宣布将派出船只赴北塞浦路斯海域开展海上石油勘探。从目前情况看,土耳其和欧盟在塞浦路斯问题上短期内难以寻求到缩小分歧的办法。

这些议员在解释自己“背叛”所属党派时列举了众多原因,不少人直言“脱欧”是其“退群”的重要原因。三名保守党议员认为,保守党已被内部的强硬“脱欧派”——“欧洲研究集团”所控制,而无法听取其他人的建议。

尽管他们表示,需要下调2019年增长预期,但他们未明确指出是否需要调整对欧洲央行政策至关重要的中期前景。

舆论

工党的八名议员也表示对工党的“脱欧”政策感到失望,称科尔宾的“脱欧”立场是“对欧洲的背叛”,其观点狭隘、过时。

作者简介

分歧巨大,土耳其“入盟”前景暗淡

目前“独立团体”已吸纳了宣布“退群”的三名保守党议员,使其人数变为11人,是议会中继保守党314人、工党247人、苏格兰国家党35人之后的第四大团体,与英国自由民主党人数相同。他们表示,期待更多的议员加入他们这个团体。保守党议员莎拉·渥拉斯顿表示,如果英国选择了“无协议脱欧”,预计将有约1/3的保守党议员加入“独立团体”。

姓名: 工作单位:

近年来,土耳其与欧盟龃龉不断。外交上,土耳其在叙利亚等问题上与俄罗斯走得越来越近,甚至无视北约国家的反对购买俄制S—400防空系统。在经济上,因受到美国政府的制裁,2018年土耳其遭遇严重的货币危机,经济遭遇重大挫折,至今仍然没有恢复元气。在这种情况下,欧盟并不急于与土耳其推进“入盟”谈判。

英国前总检察长多米尼克·格里夫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采访时表示,如果政府将英国拖入“无协议脱欧”的境地,他便会退出保守党。英国前教育大臣贾斯汀·格里宁同样表达了类似的想法。这两人都被认为是具有重要影响力的保守党成员,如果他们退党,势必会让保守党的公信力再度受损。

欧洲舆论认为,欧洲议会此次高调呼吁暂停土耳其“入盟”谈判,目的是通过威胁来敦促土耳其重回所谓“西方价值观”。土耳其则认为,欧盟的不断责难违背了当初的承诺,是在故意制造借口来不断提高土耳其“入盟”的门槛。

议员“退群”乱局折射出保守党和工党内部的深层分裂,也令英国政局陷入混乱。分析认为,当前的局面让特雷莎·梅面临着两难的境地:如果坚持不惜以“无协议”为代价继续“脱欧”,将在议会失去大多数议员的支持;如果向“留欧派”妥协,软化“脱欧”立场,很有可能受到“欧洲研究集团”和北爱尔兰民族统一党的一致反对,导致政府下台。

英国伦敦国王学院欧洲问题研究学者亚历山大·克拉克森认为,欧盟与土耳其日积月累的矛盾和分歧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消除,双方最难跨越的障碍还是价值观冲突和缺少政治互信。不过,双方还会继续合作下去,发展一种松散但务实的伙伴合作关系。即使目前无法推进“入盟”谈判这一根本性议题,但双方仍有许多需要共同合作的领域,如应对恐怖主义、难民危机、振兴经济、地区冲突等问题。

踟蹰不前,“脱欧”进程冲击英国经济和民生

据悉,土耳其与欧洲国家领导人会议将于3月初在罗马尼亚首都布加勒斯特举行。土耳其政府视此次峰会为年内开展对欧工作最重要

英国“脱欧”进程的踟蹰不前还给英国经济带来负面影响。2月20日,国际评级机构惠誉在其正常评级安排之外将英国的AA评级列入“负面观察”名单,并表示“无协议脱欧”风险增大等因素可能导致其下调英国的评级。

的外交活动,期待有所斩获。分析认为,尽管欧洲议会已向土耳其释放出强烈信号,但土耳其“入盟”情结仍未了结,对欧盟仍然心怀期待,但由于土欧在众多议题上的分歧难以弥合,土耳其“入盟”前景日益暗淡。

惠誉分析称,“无协议脱欧”将导致英国经济和贸易前景遭到破坏,同时破坏程度相当不确定。特别是最近几个月来,英国的各项经济数据有所下滑,经济增速也出现放缓,表明英国“脱欧”进程的不确定性正在影响增长前景。

驻比利时记者 任 彦 驻土耳其记者 王传宝

英国广播公司报道称,自“脱欧”公投以来,英镑已贬值约15%,这导致英国物价上涨了约2%。汇率下跌还导致英国吸引投资的能力下降,使得英国企业的竞争力下降。

(人民日报布鲁塞尔、安卡拉2月24日电)

一些跨国企业为避免“脱欧”的不确定性,选择放弃在英国的生产活动。继日产之后,日本另一汽车制造商本田近日也宣布,将于2021年关闭其位于英国斯温登的汽车制造厂。该工厂目前拥有约3500名员工,加之与工厂相关的上下游产业链,受影响的工作岗位约7000个。

作者简介

对于汽车业而言,“脱欧”将在税收、供应链和市场等多方面给在英车企带来影响。特别是在“无协议脱欧”的情形下,除了英国向欧盟出口整车时关税会有所提高外,大多数英国汽车企业目前实行的低库存战略也将受到通关手续延时的影响,出现供应短缺。同样,关税、贸易等问题也会出现在其他的经济部门中,对英国的实体经济造成打击。

姓名:任 彦 王传宝 工作单位:

英国民众则更加关心“脱欧”后的生计问题。最近几个月来,一些英国人到超市采购大量保质期长、易于保存的食品,例如罐头、干面条等,甚至有人成箱地购买午餐肉和奶粉。他们担心“脱欧”之后物资供应会变得紧张,或是食品和生活用品价格上涨。一些食品零售商认为,如果没有达成“脱欧”协议,3月29日前几天可能会出现“抢购潮”。

(本报伦敦2月21日电)

本报驻英国记者 强 薇

作者简介

姓名: 工作单位:

标签:,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