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他把宠妾陈妙登赐给了嬖臣李道儿,刘昱让左右抓住孙超使之不能动

0 Comment


对于后废帝刘昱的身世,史称刘昱是陈妙登与李道儿所生,所以民间都称呼刘昱为李氏子。刘昱后来也自称李将军或李统。刘彧即位的第一年,立妻子王贞凤为皇后。因为刘彧纵欲过度,后宫的其他嫔妃也没有生下一个男孩。眼看就要绝子,刘彧想出了一个办法,那就是向别人借种。他把宠妾陈妙登赐给了嬖臣李道儿。陈妙登是屠家的女儿,当年孝武帝刘骏常派尉司采访民间有姿色的女子。陈妙登家在丹阳建康县的边界,家里十分贫穷,只有草屋两三间。孝武帝出行时看见了,问尉司说:御道边怎么会有这样破旧的草屋,一定是家里太穷了。便赐钱三万令陈家盖起瓦屋。尉司亲自送钱过去,家人不在,只有时年十二三岁的陈妙登在家。尉司见她容质秀美,便对孝武帝说了。于是孝武帝迎陈妙登入宫,在路太后房内伺候,经过二三年都不见宠幸。太后便劝孝武帝将陈妙登赐给了刘彧。
刘彧曾经对陈妙登说:假如你生下儿子,我就立为太子。可惜陈妙登很久都没有怀孕。有一天,嬖臣李道儿在一边伺奉,刘彧问他说:你有几个孩子?李道儿回答说:臣一妻一室,每年生一个,现在已有十个男孩。刘彧说:卿可真是箭无虚发啊!到了夜里刘彧与陈妙登睡在一起说:明天将你赐给李道儿,你愿意么?陈妙登大惊说:妾虽然出身微贱,但身体是陛下的,怎么将妾赐给他人?刘彧说:没关系,只不过借你的肚子去接个种而已,有了身孕便召你回来了。陈妙登想了一想还是不妥,她说:妾一失节,再有何面目伺奉陛下?刘彧说:宗嗣的事大,失节的事小,你不要多顾虑。第二天刘彧假装迁怒陈妙登,将她赐给了李道儿,临走的时候嘱咐她说:有了身孕就立刻让朕知道。
再说到了李道儿的家里后,陈妙登与李道儿连日取乐,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怀孕了。刘彧知道以后高兴过望,连忙又将陈妙登迎还回来。到了十月怀胎后生下一个儿子,取名为慧震,刘彧当作是自己所生的。他又怕儿子半路夭折,便想出了一个更荒唐的主意,派人秘密察访诸王的姬妾里有没有孕妇,有的话就将孕妇弄进宫里,等到孕妇生下的是男孩就杀了母亲留下孩子,另让自己的宠姬充当孩子的母亲。这个孩子便是后废帝刘昱。

图片 1

刘昱(公元463年公元477年),南北朝时期刘宋第八任皇帝,生于刘宋大明七年正月辛丑,是宋明帝与贵妃陈妙登的长子,由于陈妙登曾经是李道儿的侍妾,刘昱的身世也一直被史学界所质疑。据史书记载,刘昱小时候聪明好动,在位凶狠残暴,元徽五年七月七日被杨玉夫等人杀害,时年十五岁,死后被废为苍梧王,史称宋后废帝、苍梧王。
刘昱恶贯满盈,天人厌弃。元徽五年,萧道成与直阁将军王敬则密谋废立。他们联络杨玉夫、杨万年等25人,遇借机杀掉刘昱。7月7日,刘昱带人到青园尼寺游玩,晚间至新安寺偷狗,往昙度道人处饮酒,归后醉卧仁寿殿。杨玉夫、杨万年潜入,用刘昱床头防身刀将其斩杀。事后,萧道成奏明太后,奉迎安成王入居明堂。太后在诏书中历数刘昱罪状。穷凶极暴,自取其灭。将他废为苍梧王。刘昱被杀,终年15岁。葬丹阳秣陵县郊坛西。史称后废帝。
刘昱的故事
刘昱从小就非常调皮,喜怒无常,残忍嗜杀,是历史上少有的荒唐皇帝之一。
刘昱即位后,尊王贞凤为皇太后。但刘昱并非王贞凤所生,开始还惧怕王贞凤,等到13岁举行加冕礼后,就无人能控制他了。元徽五年(477年)端午节,王贞凤赐给刘昱一把玉柄毛扇。刘昱非但不感恩,反而认为扇子不够华丽。对王贞凤心怀不满。一天,他让太医煮毒药,准备杀死王贞凤。随从见了,慌忙阻止他说:皇上如果毒死了太后,就要重孝在身,每日守在宫里,不可移到外面去玩了。听到不能出去玩,刘昱才作罢。
即位第四年,刘昱就无日不出,常常是夜里从承明门突出,夕去晨返,晨出暮归,从人各执长矛大棒,路上凡遇见男女行人及犬马牛驴立时杀死,致使人民惊扰,道无行人。
刘昱左右从人常携带钳凿斧锯,每每施行击脑、椎阴、剖心的刑罚以为乐趣,每日都杀死数十犯人。如果跟随他的从人中在施刑时面有不忍之色,刘昱就让那人立正站直,亲自用长矛刺穿杀掉。
刘昱还非常喜欢亲自动手杀人,对朝廷捕获的造反头目常常亲自杀死脔割。有一次,一个叫孙超的亲信口中有蒜味,为了证明他吃过大蒜,刘昱让左右抓住孙超使之不能动,用刀剖腹探视看看他肚子里到底有没有大蒜头。
不久,听说大臣孙勃家里金银财宝非常多,刘昱就亲率人马去劫掠,而且挺刀冲锋在前,身先士卒,第一个冲入。孙勃当时正居丧在家,眼看皇帝带兵前来,知道家族不免横死,就扑上前揪住小皇帝的耳朵,骂道:你比桀、纣还要坏,日后难逃屠戮!左右杀掉孙勃后,刘昱恨这位大臣敢揪自己的耳朵,亲自脔割尸体以解恨。
有一年夏天,刘昱暗暗闯入将军府。这时,将军萧道成(后为齐朝高帝)正袒胸露腹地躺在床上熟睡。刘昱见他的脐孔很大,竟说:好一个箭靶子!他命令萧道成起立,在墙边站直,又用笔在老将军大肚子上画个箭靶,引弓瞄准欲射。萧道成吓得动也不敢动,连叫老臣无罪!多亏卫护队长王天恩在一旁劝说道:萧将军腹部硕大,实在是一个好靶子,但是,今天一箭将他射死,日后就没有这么好的靶子了。不如用假箭练习,免得损伤靶子。刘昱换上一枝假箭,一发正中肚脐,投弓大笑道:这手活儿怎么样?萧道成从此忧心忡忡,担心不知何时会遭枉死。

刘昱,字德融,小字慧震,彭城绥舆里人。南朝宋第八任皇帝,宋明帝长子,母为贵妃陈妙登
大明七年出生,少时聪明好动。泰始二年,立为皇太子。在位凶狠残暴。元徽五年七月七日,被杨玉夫等人杀害,时年十五岁,追废为苍梧王,史称宋后废帝。
简介
刘昱,字德融,宋明帝长子。泰始二年被立为太子。泰豫元年四月,明帝崩,刘昱即皇帝位,由尚书令袁米、护军将军褚渊共同辅政。次年正月,改年号元徽元年。刘昱生性好杀,平时喜怒无常。刚即位时,内畏太后,外惮大臣,不敢过于放纵,后来便越来越无所顾忌。
从元徽四年起,与左右解僧智、张五儿经常夜出承明门,夕去晨返,晨出幕归,从者皆持鋋矛,行人男女及犬马牛驴,逢上便刺。民间畏惧,白天不敢开门,晚上行人绝迹。并置棍棒数十根,各有名号,针锤凿锯,不离左右,用以击脑、锤阴、剖心,日杀数人,见卧尸流血,方觉开心。常常杀人之后,亲自切割。一日无事,便觉惨惨不乐。又在耀灵殿上养驴数十头,将自己所乘的马养在御榻侧。有一次,他竟要以领军将军萧道成的肚脐作为箭靶练习射箭,左右劝用骨簇,一箭射中肚脐,萧道成才免于一死。杨玉夫本是刘昱心腹侍从,一天刘昱忽然翻脸,咬牙切齿便要杀杨取其肝肺。刘昱种种恶行,不一而足。
刘昱恶贯满盈,天人厌弃。元徽五年,萧道成与直阁将军王敬则密谋废立。他们联络杨玉夫、杨万年等25人,遇借机杀掉刘昱。7月7日,刘昱带人到青园尼寺游玩,晚间至新安寺偷狗,往昙度道人处饮酒,归后醉卧仁寿殿。杨玉夫、杨万年潜入,用刘昱床头防身刀将其斩杀。事后,萧道成奏明太后,奉迎安成王入居明堂。太后在诏书中历数刘昱罪状。穷凶极暴,自取其灭。将他废为苍梧王。刘昱被杀,终年15岁。葬丹阳秣陵县郊坛西。史称后废帝。
为政举措
后废帝刘昱生性残虐,不务正业,淫乱朝政,常常亲手杀人,并常到街巷中扰民,杀人成瘾,一日不杀人,就闷闷不乐。而且刘昱喜怒无常,左右稍有不合心意,就拳脚相向。即位第四年,刘昱就无日不出,常常是夜里从承明门突出,夕去晨返,晨出暮归,从人各执长矛大棒,路上凡遇见男女行人及犬马牛驴立时杀死,致使人民惊扰,道无行人。
刘昱喜欢亲自动手杀人,对朝廷捕获的造反头目常常亲自杀死脔割。有一次,一个叫孙超的亲信口中有蒜味,为了证明他吃过大蒜,刘昱让左右抓住孙超使之不能动,用刀剖腹探视看看他肚子里到底有没有大蒜头。不久,听说大臣孙勃家里金银财宝非常多,刘昱就亲率人马去劫掠,而且挺刀冲锋在前,身先士卒,第一个冲入。孙勃当时正居丧在家,眼看皇帝带兵前来,知道家族不免横死,就扑上前揪住小皇帝刘昱的耳朵,骂道:你比桀、纣还要坏,日后难逃屠戮!左右杀掉孙勃后,刘昱恨这位大臣敢揪自己的耳朵,亲自脔割尸体以解恨。刘昱左右从人常携带钳凿斧锯,每每施行击脑、椎阴、剖心的刑罚以为乐趣,每日都杀死数十犯人。如果跟随他的从人中在施刑时面有不忍之色,刘昱就让那人立正站直,亲自用长矛刺穿杀掉。有一次刘昱用铁椎刺入一个行人的阴囊,那个行人阴囊立刻破裂而死。一个侍从不忍心看,敛起眉闭上眼睛。刘昱大怒,令这个侍从脱下上衣站在地上,用矛刺穿了他的胛骨。大内耀灵殿原来是明帝处理政事的地方,刘昱在里面养了数十头驴。他自己的御床边也养了几匹马。
刘昱即位后王贞凤被尊为太后,陈妙登被尊为太妃。刘昱成年后天性好杀,身边常带着针、凿、锯,只要左右侍从稍有不如他意,他就要加以残杀,一天不杀人便怏怏不乐。王贞凤经常加以规劝,开始刘昱还听一两句,后来狂慝加剧,渐渐对王贞凤怀恨在心。元徽五年,王贞凤赐给刘昱一把玉柄毛扇,刘昱嫌其扇子不华丽,想要用鸩酒毒死王贞凤,便令太医煮药,左右劝止了他。
一次他进入领军府,当时天气酷热,将军萧道成正解衣袒腹卧在堂中,见到皇帝急忙站起来相迎。刘昱指着萧道成的肚子说:好大的肚子。接着命萧道成站立在室内,在他的腹部画了一个靶心,然后持弓引箭就要射。萧道成忙说:老臣无罪。左右都劝说:萧领军腹大,陛下这么好的箭法一箭就会射死他,以后就不能再射了,不如将箭头包起来再射。于是刘昱换了一支包起箭头的箭正中萧道成的肚脐。刘昱又曾亲自磨刀说:明日杀萧道成。
萧道成十分忧惧,秘密与袁粲、褚渊商量废去刘昱,褚渊不说话,袁粲不同意。萧道成寄书给儿子萧赜,让他暗中准备。越骑校尉王敬则密结萧道成,夜里穿着黑衣服,匍匐在路上听察刘昱的行踪。是年七月七日乞巧节,刘昱临睡前吩咐杨玉夫说:你在庭院里等着织女度河,看见了立刻报告我,看不见就杀你。牛郎织女相会只是一个神话,哪里看得见,杨玉夫十分恐惧,在刘昱熟睡的时候用刀子杀了他,当时刘昱十五岁。
评价
后废帝刘昱在历史上算是顶尖的暴戾残忍,比商纣王有过之而无不及。刘彧借腹生子,不料生下的儿子比自己亲生的更像他,真让人哭笑不得。南朝四个朝代的皇帝大多暴虐不堪,心理极其狭隘变态,可能与地理的狭仄有关,或者从幼年时期的记忆以及将自己投射成某些角色的倾向也可能造成偏差的行为有关,但更多的原因是没有节制的权力的滥用。可见,天下大事寄托在所谓明君的身上是不可取的,英明道德只是一件哄人的外衣,权力的制约才是根本。

标签:, , ,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